酒足饭饱

我当时正在伦敦看望尼禄。他现在主管销售工作,和对冲基金打交道。“最近怎么样?你这老狐狸。”他已经不怎么记恨我当初跳槽去买方了。我告诉他我知道的一切都是他教的。我经常拿这个逗他。我觉得他相信了。

一个交易员正在打电话。“那帮家伙在问保证金的事。他们想跟你谈谈。”这个长着娃娃脸的交易员对尼禄说。“是他们。”尼禄冲我眨了眨眼。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尼禄指的是一家顶尖的对冲基金。当对冲基金和银行进行衍生品交易的时候,对冲基金需要交付保证金。银行每天会根据当天的价格计算一笔交易到底是赚还是亏。如果经过计算,对冲基金在交易完成后欠银行钱,那么对冲基金就必须交付现金或者政府债券来填补潜在的交易损失。这样,交易商就避免了因对冲基金不能履约而产生的风险。现在,对方不认可尼禄等人计算出来的损失,他们认为银行要的保证金太多。

这家对冲基金是银行的座上客。它们的交易频繁,单单交易量就能让它们成为优质客户。它们有种神秘感,精于赚钱。交易员喜欢和对冲基金打交道,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对冲基金还能够影响价格。而且,如果你能知道这家对冲基金在干什么,那你自己也能做相同的业务。

对冲基金需要银行,但它们在每一笔交易上都斤斤计较,把银行的利润压到最低。它们会告诉你它们准备做一笔1亿美元的买卖;你之后会发现它们和市场里的其他银行同时做了好几笔相同的交易,这样你都不能出清你的仓位。对冲基金手法隐秘、冷酷无情、傲慢,和交易商毫无两样。

有传言说“他们”遇到了麻烦。尼禄拿起电话说:“听着,你这家伙。”他用对待优质客户特有的礼貌语气说:“就是这个数。这是市场行情。你要不喜欢就马上结束交易。我会叫人给你们发账单的。”电话那头传来痛苦的抱怨声。

“你聋了吗?”尼禄冲我眨了眨眼睛,“就是这个数。你要么现在把钱给我拿过来,要么我现在停止一切交易,把你踢出去,就现在。”那头又是痛苦的尖叫。“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这家伙。再不交钱我们就给你平仓了。我会通知街上的每个人,而且我会平了你的仓。听明白了?”尼禄十分开心,“祝你愉快,哥们。”

尼禄转过来对我说:“他们惨了,乖乖。该收网了,他们死定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几个月之后,这家对冲基金倒闭了,而银行通过结算它们巨大的头寸赚得盆满钵满。这家对冲基金似乎相信了它们自己的谎言。作为买方的大公司和投资者屡屡死在真实的谎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