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幕

我被领进了会议室。会议室的装修古朴:深色的木质墙板,书架上码着一溜陈旧的法律报告,上面一层薄薄的灰尘。律师自豪地抵制着和现代相关的事物,尤其是英国的律师。在投资银行和交易商的概念里,和现代相关的事物就是那些天才设计出来的时髦建筑物。这些建筑通常外面用大块大块的玻璃、钢筋和大理石堆起来,里面安了些硬邦邦的椅子。掳客·鲁克事务所(Lucre&Lucre)对这些潮流并不感冒。厚皮靠背椅才叫舒服。我担心这次会议又要开很久。

客户已经到了,来的是两个华裔印度尼西亚人。他们来自由东南亚华人构建起来的盘根错节的商业网络。我们交换了名片。为了表示恭敬,我身体稍稍前倾,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名片。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按照礼节,我仔细地看了一下名片。爱德维科(Adewiko),50岁左右的样子,是执行董事。他身材矮小,穿着不太合身的西服,不苟言笑。另外一位叫布迪·蒂特拉(Budi Titra),年纪较轻,应该不超过30岁。布迪是首席财务官。名片上印着他有MBA学位。年轻人轻快的神情和整件事的严重性有些格格不入。

在场的另外两个人来自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其中一家。(最初成书时,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指普华永道、毕马威、安永和德勤)。经过这周新一轮的并购,四大可能变成“三大”。年纪稍大的安德鲁斯(Andrews)是合伙人,他说话声音刺耳,长着一对小眼睛。另一个是普通职员,一副少不更事的样子。他并没介绍自己,在开会时也一直没说话。

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也到了。“阿尔伯特,叫我阿尔比就行,大家都别见外。”合伙人姗姗来迟。莫里森·鲁克(Morrison Lucre)拖着矮胖的身材缓缓地走进会议室。又一轮介绍和寒暄之后,我们就开始进入正题,且慢!莫里森掏出四支铅笔,将它们仔细地削好。然后,他将这四支铅笔放在厚厚的拍纸簿旁。这个过程大约花了五六分钟。按照在场专业人士的时薪计算,削这几支铅笔得用2000美元,每支差不多500美元。这真是一刻值千金啊。

“我们开始吧,”莫里森庄重地说。“我觉得可以先梳理一下交易的来龙去脉。”我发话道。莫里森面带微笑地说:“好!”在场的每一位应该对交易很熟悉了,但我们不是按小时收费吗?

“OCM是做面条的?”我问道。“没错。”这次轮到布迪说话了,他接着就把公司历史详细地介绍了一遍。其间,爱德维科会插进来做些补充。这些都与交易无关,甚至说不上有趣。我打断道:“说些和交易有关的吧。”“好。说些有关的。”说话的是莫里森。

“OCM在印度尼西亚做生意?它的收入是以印尼卢比记账?”我问道。布迪报以肯定的回答。“1995年,你们决定将你们的贷款兑换成美元?”我赶紧追问,免得布迪又开始东拉西扯。“是的。”布迪回答说。“为什么?”我继续问道。布迪说:“便宜啊,非常便宜。”爱德维科在那儿默默地点头。

“外汇风险怎么办?你借入了美元贷款,但没有美元的收入。如果美元兑卢比走强,那么美元贷款就会出现损失。你们当时考虑过外汇风险吗?”我步步紧逼。“没有风险,没有。”布迪回应道。“为什么呢?”“卢比是和美元挂钩的,所以没有。”布迪接着回答。爱德维科点了点头。“因此你就认为没有风险了?”“没有风险,没有。”布迪有点恼火了。我这个专家证人在这种基础问题上似乎缺乏专业素养,这让他感到不屑。

“银行告诉我们,这样做没有风险,”爱德维科插进来说,“银行告诉我们这样可以降低融资成本,没有外汇风险。”我一脸疑惑。莫里森、阿尔伯特和那个普通职员都在仔细地做着笔记。

“银行告诉他们,没有风险。”莫里森用他的铅笔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