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互换

俾斯麦(Bismarck)的理想是国家能够向年老的人发放养老金,使他们能安享晚年。无微不至的企业希望能够为自己的员工提供养老金。但不幸的是,人们开始提前退休,同时,现代医学的发展使得人类更加长寿。这意味着实际支付的养老金比之前预计的要多。现在反倒是保险公司和养老金需要领救济金。

现在反倒是保险公司和养老金需要领救济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精算师在计算用于支付养老金的保费时,会假设保费能带来一定的收益。低通货膨胀率使得利息收入和投资收益低于养老金的支出。养老金会计准则允许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用预期收益而不是实际收益来计算它们的投资能否偿还它们的负债。问题只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人们发现这些保险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付这些保单和养老金。用大白话来说就是米袋是空的。参保的年轻人缴纳的保费和养老金能够暂时缓解资金不足的问题,但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增速放慢,寅吃卯粮的办法也不再有用。

政府努力地制定长期的策略。对公司而言,下个季度的报表数就是长远目标,在政治上,一个星期就算得上是相当长的一个时间段。政府不是将脑袋埋在沙子里,一味拖延直到他们丢掉了选票,就是将这个问题丢给别人。聪明的政府则将这个问题“私有化”,转嫁到选民头上。工薪阶层被迫每月把固定的一部分收入存入强制养老保险账户中。

公司向员工提供“固定收益”养老金计划。退休之后,员工每月按照他退休时工资的一定比例领取养老金。公司意识到自己无心的慷慨之后,亡羊补牢,现在转向了“固定缴费”养老计划。你现在拿到的养老金相当于你交的钱加上这笔钱之前投资的回报。

这个养老计划以市场经济、自由选择、个人责任、养老金可操作性强和体现公平性等名义向大众推广。所有这些,都是真实的谎言。养老金的缴费和风险责任都由个人来承担了。如果你的养老金不够支付住宿、粗茶淡饭、看病和丧葬等费用该怎么办?没人管你,当初是你做了不明智的选择,将钱投到了不适合你的投资项目和养老金计划上。

在过去,富人才有钱投资。到了20世纪80年代,共同基金和单位信托基金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普通的老百姓都能集中资源,享受到“专业”投资机构的理财服务。资金从银行流向了基金管理公司,投资的本钱更加充足了。

来自养老基金和普通民众源源不断的资金让投资市场发展起来。新一代的基金管理公司产生了。保险公司改头换面成了财富管理公司了。新的基金管理公司比比皆是。

来自养老基金和普通民众源源不断的资金让投资市场发展起来。

基金管理公司靠投资回报和新理财产品相互争夺资金流。他们运用衍生工具来获得更高的投资回报、杠杆率、提供各种不同类型的投资回报组合。当投资回报越来越低时私人银行和投资者也发现了衍生工具。交易商们成功地将衍生品嵌入到票据里面,投资者可以买卖其中的衍生品而不需要转手票据。现在所有的投资者都在买卖衍生品。如今,70%以上的衍生工具交易行为发生在投资者之间,用的就是你的资金。

投资者甚至开发了新的产品。“死亡互换”是由加拿大寿险公司和养老基金共同生产的特产。这些机构在你的寿命预期上有着截然相反的利益:寿险公司希望你长生不老,这样他们就不需要支付赔偿了;但养老金机构则巴不得你快死,这样他们不用向你支付退休金了。实际死亡率和按照正态分布预测的死亡率是不同的;当两者差异巨大时,寿险公司和养老基金可以互换实际死亡率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