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相对表现

投资业绩的好坏是比较出来的。你赚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你和大盘比,你超出它多少。

20世纪90年代,我给一家养老基金当顾问。当他们的资产管理顾问提交业绩报告后,基金的受托人都不知道该问什么问题,因此希望有一个具有金融专业知识的人能够帮助他们。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如果说基金经理是牧师,那么资产顾问就是红衣主教。资产顾问向投资者提供建议,评估基金管理公司,将资金投资于各个基金管理公司并评价投资业绩。基金经理对交易商颐指气使,但在资产顾问面前则战战兢兢。那家养老基金的资产顾问从一开始就对我产生了敌意,因为我是个麻烦制造者。

在我上任之前,这个顾问已经说服受托人将一小部分资金投向新兴市场。当时还是1996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让新兴市场愁云密布。这个资产顾问用一个花里胡哨的幻灯片向受托人汇报他们投资组合的表现。他开门见山地说道:“新兴市场投资组合的表现已经超过标准的3%。”我问:“那绝对收益是多少?”

那个资产顾问转过来对我说:“这并不重要。我们只关心收益高出基准多少。”我又问了一遍,他没有理睬我。董事长正好坐在我旁边,他对我提的问题毫无头绪,只是感觉到资产顾问不愿意透露这个信息。“是啊,我们的‘缺对手艺’[16]是什么?”他紧追不舍。其他受托人也都受到鼓舞,开始追问,因为他们也想知道这“缺对手艺”是多少。

这个资产顾问虽然很不高兴,但没有办法,只好回答说:“投资组合损失了45%,但大盘缩水了48%,所以我们比基准好3%。”我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它就隐藏在资产顾问那堆厚厚的报告里。其实这个损失相对于整个投资组合来说很小。“什么?我们损失了将近一半?”董事长一脸疑惑。“并不完全是这样。我们的表现超越了大盘。”他的回答并不巧妙。董事长恼火地说:“年轻人,你赔了钱就不可能同时还挣钱。”资产管理顾问不安地来回换脚,脸看起来有点发烫。“你说谎了。”董事长怒斥道。其实不是,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玩的。受托人会议从此有了改观。

[16]董事长对投资毫无所知,他将"absolute return"听成了"about turn"。由于汉语缺乏这种表达法,只能用谐音。——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