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费站

赚钱要靠低买高卖,或者有时候你先卖出去,然后以更低的价格买回来。这对衍生品交易也同样适用。

要想赚钱,你得先知道你买卖的价格。对大多数的商品而言,价格比较接近它的成本。大多数商品的成本能够准确核算,但核算金融产品的成本却并不那么容易。金融产品的价格相当于买方愿意支付的金额;在金融市场上,想要赚钱就得知道对方愿意出什么价钱。就像买卖艺术品一样,如果买家对产品一窍不通或者不知道产品的价值,那么你就有优势。我们的印度尼西亚朋友就是个鲜活的例子。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衍生品赚钱有两个方式:代理业务和自营业务。代理业务是运用可知的已知赚钱。如果你是销售方,你需要知道其他人愿意以什么样的价格卖给你。如果你是购买方,那么你需要知道其他人愿意以什么样的价格从你那儿购买。在一个可知的已知世界里,你只需要处理好这两个方面,就能轻松赚到钱。

在一个可知的已知世界里,你只需要处理好这两个方面,就能轻松赚到钱。

而自营交易则是运用可知的未知来赚钱。你卖出一件产品,同时希望从别人手中以更低的价格买入。你不知道价格。你希望高价卖出,低价买入。或者反过来,你希望以一个你认为便宜的价格买入一个产品,然后以高价卖给别人。

衍生品交易员将整个产品拆分成更小的产品,然后把这些风险部分零散买入或者卖出;当初交易商就是这样把一个复杂的交易分解之后卖给印度尼西亚人的。这就好比你买了一辆车,把它拆成各个零部件,然后卖一个个的零部件。你希望这样能够赚到更多的钱。我有一辆简陋的车,以我购买备用零部件的经验来看,这种方法能挣不少钱。

交易商大部分的利润来自代理业务。他们撮合买卖双方,然后从中赚一笔手续费。这种买卖收入丰厚,风险又低。代理业务就好比一条收费的公路,你铺了一条路,然后你就坐在路边,向每个经过的路人收费。钱来得非常容易,关键是如何让别人不得不从这条路上经过。在金融市场上,你就得想办法让他们和你交易。

期货和期权交易商赚钱用的就是这个方法。你必须和交易所的会员进行交易。交易商是交易所的主人。有些国家的监管机构也帮了不少忙,他们规定某些衍生品必须通过交易所才能交易,垄断给交易商们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收入。交易商只有为争夺份额才在交易所内部展开竞争。这就好比你在你收费的公路以外的其他道路上都埋下地雷。

OTC市场上的交易商则采用不同的策略。他们靠的是“品牌知名度”,比如赞助音乐剧、电影明星诗歌朗诵会、体育和文化赛事。大量朗朗上口的广告语诱使你和他们做买卖。销售人员向你提供服务,把大量无关和冗余的研究报告发送给你。接着就是屡试不爽的马屁和贿赂策略。

交易商的一名高级总裁在路上来回花了一整天的时间,目的只是为了和一个客户开个两小时的会。这个客户是一个基金经理,对此他十分得意:这家投资银行“对我们太上心了”。当时我一定满脸狐疑,因为他问我为何对这次关系毫无反应。我什么也没有说,但心想,他们一定从你这儿赚了不少钱。

每当交易商公开夸奖客户多么聪明、经验多么丰富时,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橘子郡就是在衍生品交易中被交易商一步一步摧毁的。事后证明,它的经验丰富和宝洁公司那帮“乡村狂欢节上的农家子弟”没什么区别。负责橘子郡的美林银行销售人员迈克尔·斯特蒙森(Michael Stamenson)在证词中说:“橘子郡的资金经理西特伦先生是个资深、经验丰富且知识渊博的投资者。”接着,斯特蒙森说他从西特伦身上学到了很多。也许他想说的是他从对方手里赚到了很多。据报道,美林银行从橘子郡手中赚走了上百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