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市场

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我去了趟孟买。那里的股票交易所正在力推电子化交易,但遇到了一些阻力。大家就是否转向电子化交易展开辩论。交易所邀请一位得过诺贝尔奖的美国金融经济学家在会上做演讲,希望能够说服经纪人采用电子交易。

这个经济学家滔滔不绝地大谈特谈“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降低交易佣金”“提高价格能力”和“提高定价透明度”。台下的经纪人差不多眼泪都要出来了——是笑得不行了。他说完之后,我似乎和一些经纪人赞同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观点。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想不明白您是怎么获得诺贝尔奖的,先生。”其中一个经纪人直言不讳地对经济学家说,“只有当我的客户不知道价格是多少的时候,我才有饭吃。塔塔公司的股票也许100卢布/股,但我的客户并不知道这点。我就会告诉他塔塔公司的股票105卢布/股。我就能将股票以105卢布/股的价格卖给他,加上我的价差,再加上我的佣金。他会很高兴,我也一样。但如果他知道价格的话,他会不开心,我也不开心。我不知道高效有什么好?像我们现在就很好啊。我想美国人很蠢。”

这个演讲嘉宾目瞪口呆。他无言以对,只好又搬出“效率”和“透明”那一套。嘉宾的愚蠢太让这位经纪人失望了,那个经纪人已经对他的理论失去了兴趣。他说的有他的道理。

可惜,效率的脚步是不可能阻挡的,你只能拖延它的进程。孟买的交易商成功地将电子交易系统推迟了好几年。幸运的是,你很难改变客户的自我麻痹。

一些交易商曾经向橘子郡提示过风险。那时候,罗伯特·西特伦(Robert Citron)自认为是个天才,而且听了那些靠他的“睿智”赚钱的交易商的话,更加自我感觉良好。他容不得别人的批评,并这样告诉一个交易商:“我们的投资策略你理解不了。我劝你不要和我们做交易。”投资失败之后,西特伦说自己是个“投资菜鸟”。他后悔不已。“回过头去看,我显然选错了道路。我将抱憾终身。”橘子郡的损失更大,高达15亿美元。

一个基金经理认为投资者不应该投资自己不理解的项目。他指出,大家对全民投资的金融产品都或多或少地缺少了解,往好听了说,所有的东西都是已知的未知;往难听了说,所有的东西都是未知的未知。

在他看来,如果你想深入了解每种投资产品,那么你先把钱压在床底。如果你胆子稍微大一点,那么你就投资政府债券,最好是短期国库券。除此之外呢?你有投资已知的未知吗?他并没有说。但他似乎偏爱混合指数。一组已知的未知或者未知的未知要好过单个已知的未知或未知的未知。交易商喜欢资深的投资者,因为他们更容易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