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中错[20]

运用市值计价法就需要给每一个产品进行定价,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市值计价法通常错误连连。

理想状态下,你需要准确的价格。只有那些标准产品才有价格,但即使这样还要考虑买卖价差、仓位、市场流动性等差异。而那些流动性较小或者非主流的产品就很难定价。这时交易商就发挥他们的创造性:市值计价法就变成了公允价值法(对交易员公平)。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衍生工具很少用实际价格来定价,而是运用定价模型来定价。你输入几个参数,然后放入定价模型这个黑匣子,最后得出目前的价格。这些参数包括资产的价格(外汇、股票和商品)、利率和(期权的)波动性。利率和波动性很难从市场直接获得,于是交易商就用近似值。运用科学方法取得的近似值算是有根据的猜测。有时候他们也会随意想个数,用来做参数。波动性有时候很难取得,尤其是某些期权或者在新兴市场上。此时你需要做些估计。当然,你得先相信定价模型是正确的。

对仓位进行定价的需求催生了一个行业,其最重要的原则是“独立评估”,也就是需要一个独立的第三方来评估价值。其中一个方法就是从其他独立的第三方获得价格信息或者参数来审核交易商的报价。主要的数据来自电子交易系统,经纪人的报价很少能够做到独立于交易商。当交易商参与到交易当中时,情况会变得最糟,因为经纪人的价格其实就是交易商自己的价格,只不过是借用了经纪人的名义。

安然公司在它还没有倒闭之前是电力和天然气交易巨头。如果你想拿到客观独立的报价来重新评估他们的头寸,那简直是浪费时间,因为你拿到的报价无一例外是安然自己的报价。“独立”的价格评估师发现了这里面的商机,纷纷自立门户。你从几个巨头那里拿到价格数据,然后稍微加加减减(术语是数据调整)发给那些付费的客户。这些客户再把这些数据卖给别人。你从中收取高额的费用,美其名曰提供增值服务。

人们总是努力保证价格评估尽可能地准确,于是出现了互查制度。你派一个员工去管理另一个员工的业务;如果你是被调查的那个员工,你事先并不知道会受到检查。你早上来上班,还没等你坐到办公桌前,你老板就把你叫到他的办公室里。他分派给你一个新任务,在接下来的三天里去帮后台员工发询证函。另外一个交易员被派去管理你的业务。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检查你是否有造假行为。我一直很喜欢互查,我喜欢派其他办公室的交易员来查他讨厌的那个人。这样有助于内部团结。

日本的交易商必须执行互查制度。井口俊英是日本大和银行的一个交易员,他在债券交易中累计损失了11亿美元,但这个损失在11年之后才被发现。滨中泰男是日本住友银行的首席铜交易员,在10年里损失了18亿美元而没有被发现。井口和滨中都是十分敬业的员工,从来没有休过一天假。现在看来,他们的这种敬业精神并不奇怪。

[20]标题用的是莎士比亚喜剧的名字A Comedy of Errors。——译者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