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的终结,终结的开始

1997年7月,就像大师预测的那样,亚洲的繁荣开始解体了。泰铢急剧贬值。泰国的中央银行拿出泰国全部的外汇储备,希望能让泰铢维持在预定的汇率范围内。但努力最终宣告失败,泰铢进入了浮动利率时代。但无奈水性太差,泰铢浮不起来。事实上,它没有任何向上的浮力。它迅速下沉,不出几天,泰铢的汇率只有之前的一半了。交易商开玩笑说这是个“沉没市场”(submerging market)而不是“新兴市场”(emerging market)。

投资者事后评估投资的价值。曾经光鲜、被称为佼佼者的企业实际上却没有收入、没有现金流,也没有资产。大多数是房地产投机的工具。投资者开始抛售,但麻烦的是没有下家。在抢椅子游戏里,当音乐结束时,每把椅子上面都已经坐好了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曾经光鲜、被称为佼佼者的企业实际上却没有收入、没有现金流,也没有资产。

很快,韩元、马来西亚币和菲律宾比索也相继沦陷。即使是亚洲价值最坚固的堡垒,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也四面楚歌。印度尼西亚卢比呢?它几乎消失了。印度尼西亚央行之前将汇率维持在一个固定的区间,1美元大约能换2000卢比。现在卢比的汇率急速下跌,在8000∶1的水平上强撑一会之后,节节败退,跌穿10000∶1之后一路降到12000∶1。

OCM算完了。这场危机促使美联储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决定降低利息,以维持金融系统。美元利率的降低和卢比的溃败意味着OCM末路的开始。

交易商行使了期权,互换的规模由此翻了一番。现在OCM欠了交易商6亿美元,而且它需要在合同剩余的期限(3年)内支付固定的利率。OCM之前借了1.2兆的印尼卢比(6亿美元乘以汇率2000)。在新的汇率下,OCM需要支付6兆印尼卢比(6亿美元乘以汇率10000)。单单在汇率上,OCM就损失了4.8兆的印尼卢比(6兆减去1.2兆)。折成美元,这就相当于4.8亿美元。事实上,真正的损失比这还要大,差不多是5.5亿美元。

因为后面的“0”实在太多,我的计算机都不能显示了。这就像大富翁游戏里的纸币,好多的面条。OCM没有这么多钱,这个损失超出了公司的实收资本。交易商一定开始担心起来,但不是担心OCM的命运,而是OCM可能无法偿还这笔债务。

交易商内部的邮件往来顿时乱了套。“这笔交易产生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必须立即采取措施。”鉴于外部发生重大变化,公司的授信部门要求终止这笔交易,这就要求OCM立即付清全部债务。授信部门在和交易员算旧账。

交易员则另有打算。他们已经提前拿到了这笔交易的好处(根据一个叫公允价值会计的核算法则)。可惜的是,投资银行不开明的管理层不允许交易员在第一年就得到他们应有的好处。一部分收益会被递延到今后3年确认。如果终止这笔交易,OCM无法偿还债务,那么这些收益将被一笔勾销,交易员就吃亏了。怎么也不能让OCM在交易员把他们的收益拿到手之前死掉。交易员在整体跳槽过来之前就和新公司谈好了利润分成比例(据说是三七开)。

交易员和OCM达成了一项新的协议,其创新程度又提升了一个高度。按照新的协议,原先的交易被取消,OCM不用支付任何费用。取而代之的是一项新的互换。新交易价值6亿美元。按照互换协议,在接下来的3年里,OCM需要每月支付固定金额的美元利息,金额为400万美元。交易商将相应向OCM支付一笔钱,其金额按照一个复杂的公式计算:

Max[0,NP×{7[(LIBOR2×1/LIBOR)-(LIBOR4×LIBOR-3)]}×当月的天数/360]

其中NP=6亿美元,LIBOR=6月期的美元LIBOR利率。

这个方程看起来很吓人,但有一个问题。如果你把这个复杂的方程进行约分简化,你会发现它始终等于0。实际上,交易商从来不用向OCM支付什么钱,而OCM要连续3年每月向交易商支付400万美元。这就是交易商想达到的目的。

这差不多就是整个交易的内容。此外还有“展期”期权。交易商可以单方面将合同的期限再延长3年。这个期权每3年延长一次,最长期限可以达到30年。“对这种交易来说,这种做法是个惯例吗?”莫里森问道。我给出了否定的回答,我以前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交易商想让这笔交易一直延续,直到30年后到期为止,而这个交易的唯一目的就是想掩人耳目。OCM需要把上一笔互换交易中的损失加上利息以月付的形式还上30年。”“太有趣了。”莫里森评论道。

“这不是变相的贷款吗?”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伙人安德鲁斯一上午都没说话,这时突然开口了。我同意他的说法。“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莫里森一边评论,一边用他的铅笔做笔记。他的铅笔现在应该已经钝了。爱德维科和布迪则显得闷闷不乐。我想他们怎么也不会觉得这个交易“有意思”到哪里去。

OCM预付了头3个月的钱,这是合同的条款之一。公司用仅有的现金支付了这笔钱。之后,它就停止付款了。交易商终止了这个交易,并向OCM追讨不到5.4亿美元的欠款。这就是我们今天凑到一块儿的原因。

OCM找了许多律师。大的律师事务所都以利益冲突为由,拒绝代理这个案子。一些律师事务所已经代表了交易商,但即使没有,这里面也似乎存在着利益冲突,因为这些事务所担心潜在的利益冲突。意思很明确——它们不会和一家大投资银行对着干,不然可能断了以后的财路。

只有掳客·鲁克律师事务所愿意接手这个案子。莫里森是这家律师事务所其中一名创始人的后代。这家事务所擅长打航运,尤其是船货抵押借款方面的官司。这次的案子是事务所历史上接手的最大的一次。莫里森向我拍胸脯说诉讼是公司的强项,而且也必须是他们的强项。庞大的基勒姆·比勒姆事务所(Killem&Billem)[2]作为美国交易商的代理律师想给我们予以毁灭的打击。他们正在申请简易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