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也不嫌多

交易员通常有一个底薪,按照银行业内的标准至少还算过得去。高级员工和低级员工的底薪相差不大,他们大部分的收入来自奖金。一个底薪为10万美元的顶尖交易员能拿到100万美元的奖金,因此大家都很关心奖金。

按照大多数的标准,交易员的收入是最离谱的。交易行业是这个星球上投入少,但回报最丰厚的行业之一。2004年在位于伦敦金丝雀码头的汇丰银行总部里,董事长约翰·邦德(John Bond)召开了股东年会。年报中最让人感兴趣的是一条附注。这条附注显示邦德先生当年赚了350万美元,但最吸引分析师眼球的是汇丰投资银行5名成员合计取得了6080万美元的收入。邦德先生谦虚地说这5名员工的薪酬比他高是因为“他们为股东创造的价值比我大”。这就是行业的美妙之处。交易员是独立的,他们可以赚得比他们的老板还多。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取得高收入的关键在于按劳分配,你可以将你个人的投入和创造的利润挂钩。一个外科医生可以救人一条命,但这条命值多少钱?正因为如此,一些交易员能够获得高得没边的收入。

交易员的职业生涯很短,因此人们误认为交易员是个高薪职业。这个职业高风险,工作时间长,而且你晚上睡觉都得开着屏幕,每隔两个小时就得起来看看市场行情。有时候压力大得不可想象;这样的生活不可能不影响到人际关系和婚姻。这些损失只可能由收入来补偿,如果你的收入足够高的话。但很少有交易员能够赚到上百万的。

按劳分配也会出现一种尴尬的局面。我以前的一家公司使用“自我评价”单来记录你对公司效益所做的贡献。如果你将单子上每个人的贡献都加起来的话,你会发现银行的收入应该是实际的100倍。这里面有重复计算的因素。

在一些银行里,重复计算已经成为一种制度,并被称为“影子记账法”。任何一项收入都被归入到参与交易的每一方,这就出现了新的收入数字,可能是实际的两倍、三倍。

我还记得一个绰号叫“税吏”的人。似乎每个金融机构都有这样的人。只要参与交易的金融机构是他的客户,他就要求对收入抽成。他什么也没做,但他负责的部门是公司里赚钱最多的部门。等到发奖金的时候,他就到处去收他的账,这也就是大家为何叫他“税吏”的原因。

理论上奖金是由老板决定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奖金是通过公式计算出来的。你的奖金首先取决于你对公司做出了什么贡献。这大概是你为公司取得净收入的10%。也许还有其他一些人为因素在里面,但最主要的还是取决于你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在其他行业,你很难找到这种和公司效益直接挂钩的情况。因此,虚报收益就很自然了,大家都玩起了按市值计价的估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