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能得到,这自然是好工作

交易员要想涨薪水,最常规的方法就是不停地跳槽。在衍生品行业,跳槽的几率越来越大,有经验的员工总是很吃香。还有其他方法提高收入,比如跳槽补偿奖金。如果你愿意在年中跳槽,那么下家就会补偿你因为跳槽而损失的这部分奖金。这个奖金数很难证实。你下一家怎么来确认?他们会给你的老板打电话问吗?对,没错。如果你十分被看好,或者你的专业技能是市场急需的,你可以拿到不错的离职补偿,或者一到两年的补偿奖金,甚至上下家通吃。

在花旗银行和信孚银行等大公司里就出现了衍生品交易员集体跳槽的现象,整个交易团队从一家公司跳到了另一家公司。对于接收的公司来说,这样比一个一个招人更有效率。而且团队跳槽给交易员更大的谈判筹码:他们能为自己争取到良好的待遇和固定的收入分成。此外,他们还能达成特殊的协议,比如成立单独运作的部门。他们有自己的风险控制经理、会计和产品负责人,而且出自己的盈利报表。这就好像让学生自己出题考试,然后自己评分一样。当他们加入新公司后,他们就马上用老东家的名义将自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通常还有种做法就是创立新的业务部门。20世纪80年代末,许多专业人士跳到保险公司,成立了衍生产品交易部门。衍生产品专业和保险公司高级别的信用相结合,将带来一个高利润业务。事实上,游戏已经变了。

这些衍生产品专家和保险公司达成协议,他们可以按照固定的比例从公司的收益中抽成,而此时的收益是按照市值计价的,据说这是市场惯例,保险公司再明白不过了,它们可以凭借高等级的信用评级发行期限较长的产品,时间可以长达30年或者更久。由于竞争对手不多,因此收益率相当不错;由于市场价格不容易获取,估值也就比较困难;这是按照模型计价的方法。这种情况下,计提的准备金最少。这些衍生产品交易员很快就富了起来。一家保险公司旗下的衍生产品公司主管据说赚得比董事长还多。但好景不长。这家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和约翰·邦德不同,他并不认为这些衍生产品交易员比他还有价值。

如果保险公司没录用你,你可以试试银行。交易商之间具有严格的等级。处于第一级交易商队列的有摩根士丹利、美林银行、高盛银行、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和瑞银。如果你想为它们打工,你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你的收入会相对低一些,大部分的钱是要靠公司的名声赚来的。你可以跳槽到二流银行。它们为了获得一流、资深的人才,不惜血本。如果你脑子活,签约奖金、任职期的固定奖金和固定分红等好处你都能享受到。新闻会说“你接受挑战,敢于开展新业务”。等你把固定奖金都拿到手之后,你可以再回到第一流的银行。你学到了许多东西。你可以赚到更多。带薪学习真是好事。

在早期的信用衍生产品市场上,许多人经常跳槽。跳槽的人超过实际的交易数量。有些人深谙跳槽的技巧:在顶尖的交易商那里短暂工作一段时间后,他们成了信用衍生品方面的专家了。一个交易员这样说过:“衍生产品交易商谈起市场来就像一个满脸雀斑的小男孩在那儿对性品头论足一样。许多人都把自己当成了不起的专家,但真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就不知所措。”一个专家会在许多家公司之间跳来跳去,每一次跳槽都会给他带来签约奖金和固定奖金等好处。交易员在这段时间里什么也没做。在每一家企业里,他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建立新业务部门,所以也没什么时间去做交易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