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克疗法

在我进入银行业不久,我就听说了风险控制。我当时是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的秘书长隆的助手。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是风险控制部门的雏形,主要职责是确保银行的风险在有效的控制范围之内。但要做到这点很难,因为管理委员会本身在利率上押注,希望从中获利。私底下,资产负债管理委员会也被称为“赌博委员会”,这个称谓才名副其实。

我的职位微不足道。作为一个刚出校门的人,我协助隆将利率上下调整0.5个百分点,然后分析利率对盈利的影响,编制利率风险报告。假设利率是10%,我就会加减0.5%,然后算出这些变动对银行收益的影响。当时还没有电子表格,我只能用会计信息和计算器。一旦计算过程中出现小错误,我就得重头再算一遍。这个过程得花上好几个星期的时间。等委员会知道银行的风险的时候,已经是6个月之后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有一天,我问隆我们为何要用5%的震荡比例。他满脸惊讶地看着我,沉默了1分钟之后,他严肃地说:“我得想想再告诉你。”看来我提的问题并不简单。过了几天,他来到我跟前,我正坐在那儿赶报告,算数字。“我考虑了你的问题,”他开口道,“如果我们选择一个低的比率,比方说2%,那么没人会相信最后得出的风险水平。如果选择高的比率,比如10%,那么风险会非常高。这样会把大家吓坏的,实在没那个必要。而5%就刚刚好,这个数字也是大家希望看到的。”显而易见,设定适当的“震荡”范围是很重要的。不能震荡过头,把大家都吓坏了。

风险管理就像宗教信条:没有人会在公开场合批评,在私底下几乎没有人会完全遵守。所以,交易商如何应对风险?他们就只在数字上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