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各个角度看风险

讲课的人大步走上讲台,然后躲在讲台后面,一张张地放幻灯片。从一个新的角度看问题总是有好处的,而且对风险管理来说,你需要从不同的角度看待它。这就是风险管理的DEFCON等级。

在美国军队的术语里,DEFCON的意思是防御准备状态。当全国出现紧急状态时,军队会使用7个等级的警报状态。这7个警报等级可以分为5个防御等级和2个紧急等级。具体如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DEFCON 5级:和平时期正常状态。

DEFCON 4级:正常状态,加强情报和安全措施。

DEFCON 3级:高于正常的战备状态。

DEFCON 2级:更高级别的战备状态,但低于最高警备状态。

DEFCON 1级:最高警备状态。

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美国战略航空司令部首次启用了DEFCON 2级状态。

我不知道DEFCON和风险有什么关系;但不管怎么样,我们从DEFCON 5级升到DEFCON 1级,然后又从1级回到5级。我的DEFCON风险等级就像下面一样:

5级:去吃午饭。午间的铃声响起,“一切正常”。

4级:一切照旧。

3级:酒精测试显示你遇到麻烦了。为了逃脱责任,你小心翼翼地提出问题,避免听到那些你不希望听到的答案而给将来带来遗憾。

2级:各家媒体给你打电话,让你就某事发表看法。你知道你的交易员损失了一笔钱,但金额不详。你谢谢他们告诉你这件事。

1级:银行倒闭了。你被开除了。你开始到处演讲,和尼克·利森等风险专家一起分享你的经历。

此外还有快/慢、聪明/愚蠢等类型(我感觉演讲嘉宾属于快/聪明类型的)。嘉宾提到了风险“蒙昧”;为了和国防主题搭调,嘉宾还是用了“死亡人数”这样的术语。为了让风险管理看起来像一门科学,嘉宾又用了一大堆术语,如“风险统治”、“不确定性殖民化”和“有麻醉效用的风险管理”。他还提到了大量毫不相干的名人,比如马克·吐温、约吉·贝拉(Yogi Berra)和巨蟒戏剧团。

嘉宾坦诚地说他的日常工作都是和技术、高深的数学打交道,总也脱离不开偏微分方程。他还告诉大家他周末大都会阅读和质数相关的书或者小说。他提到了巴尔扎克、简·奥斯汀和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他提到他读小说经常忘了那是为了打发时间的,而不自觉地在故事中寻找起风险结构和随机模式来。大家听了之后,都佩服他知识广博。

我的结论?理论家似乎想说风险管理其实就是常识。你应该照着谚语去做——不要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骄必败、不要孤注一掷、祸不单行。在现实生活中,常识并非每个人都有,尤其是那些风险管理经理。

对风险管理这个话题阐述最好的要数日本一家银行的高级风险经理。当时是在一场风险管理交流会上,但从这位经理的表现来看,这场交流会就像是风险行业的单口相声表演。显然,西方的企业把精力过多地放在了衡量和理解风险上,而日本的银行却喜欢“消化风险”。

大家原本吃完午饭在课上舒服地打着瞌睡,突然打起了精神。当时,日本银行刚刚因为不良贷款损失了它们大部分的资金。大家一开始还饶有兴趣听他讲述风险管理的新思维,但很快变得警觉起来。到最后,人人都在打手机。日本银行的股票被做空了。日本银行的交易限额被降低了。

那么在实际当中,银行是怎么管理风险的呢?它们靠玩弄数字。除此之外,风险管理并不简单。

那么在实际当中,银行是怎么管理风险的呢?它们靠玩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