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和未知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思考着我们的处境。我们知道哪些?我需要知道什么?哪些我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国的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不经意地提出了理解现代世界的框架。这个世界上有已知的已知,就是那些你知道你知道的事情;有已知的未知,就是那些你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有未知的已知,就是你不知道你知道的事情;最后还有未知的未知,就是你不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这套方法在衍生品行业也管用。衍生品从业人员一天到晚与已知和未知打交道。未知,无论是已知的还是未知的,带来恐惧和疑虑。已知的就是贪婪的代名词。早在国防部长阐述这个原则之前,贪婪就已存在。他们不知道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一点,这就是未知的已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衍生产品是一种已知的已知,它们被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总之,名人沃伦·巴菲特曾经这样说过,看来它们无疑是存在的。在金融史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的死伤随处可见——巴林银行、宝洁公司、吉布森贺卡公司、橘子郡、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等。一个已知的未知是人们为何要把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这绝对称得上是已知的未知。

衍生产品是一种已知的已知,它们被称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未知的已知不言自明。衍生工具是贪婪和恐惧的简单结合。客户利用这些工具来赚钱(贪婪)或者用来保护自己避免损失(恐惧),但他们经常把两者混淆。客户害怕他们自己失去稳赚的机会,担心错过贪婪的机会。交易商也用这些工具来赚钱,通常是为了他们自己(贪婪)。他们经常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因为害怕自己不用,对手就会超过他们(恐惧)。他们也同样害怕错过贪婪的机会。交易商也害怕在做衍生品买卖当中,他们的贪婪会导致损失(更多的恐惧)。但行业里谁也不能承认这一点,尤其是他们不能对监管部门和政治家承认这一点,否则对方就会有所行动(所有恐惧的一切)。

未知的未知就更加难以描述。可能有许多,但没有人知道,当然,至少现在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