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终人散

参与注资的银行和公司的管理层花了一年的时间将公司的头寸清理完,并提前收回了资金。之后,约翰·梅里韦瑟又创立了一家新的对冲基金公司,但这次并没有多少管理层跟随他。斯科尔斯和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原来几个高层建立了另外一个对冲基金。

公司破产之后,公司的高层人员抱怨交易商如何趁火打劫,这真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在金融市场上,任何陷入困境的公司都像案板上的鱼肉。要是有机会,长期资本管理公司也会做出同样的事情。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默顿和斯科尔斯到处做演讲。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交易属于防御型的,它们是合理的。从长期来看,价格均衡是主流。“人们真的明白股票市场的波动率达到35%到底是什么意思吗?”“信用价差已经远远超越了有史以来信用损失的最高水平。交易模型并没有问题,是市场出了问题。斯科尔斯还在推销新的金融产品——流动期权。它们能够用来对付打垮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流动性风险。”

长期资本管理公司的数理金融和风险建模的遭遇并没有让人失去信心。他们将建立更好,更先进的模型。约翰·梅纳德·凯恩斯说过:“当市场回归理性的时候,你可能已经破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