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位数风险

风险管理一直处于变化当中,这使得管理的进度或成果很难衡量。目前风险管理的中心是运营风险或者叫企业风险管理,包括人事风险、操作风险、系统风险和法律风险。它本身非常模糊。用精确的数字去衡量一笔冒险交易的风险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在实业行业流行着瑞士奶酪理论。人们开发出“深度防御体系”:体系内设置了多层防火墙,当前一道防火墙失效时后一道墙就会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只有当所有的管控都失效的时候,损失才会发生,就好比瑞士奶酪里的气孔都在一条直线上。只有当整个监管部门都被蒙骗了,测谎仪也没有测出对方的谎话,同时DNA测出“不守规矩的基因”,运营部门的人又和交易员有暧昧,主管因为对方给自己儿子的骨髓移植手术帮了大忙而对其感激不尽,而审计师是个睁眼瞎的时候,不守规矩的交易员的交易才会发生巨额损失。在现实世界中,这样的事似乎经常发生。金融奶酪比瑞士奶酪的漏洞还要多,更要命的是,它们会神秘地移动并排成一条直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个推销员上门向我推销运营风险数据库软件。他说他的软件和“自营”工具能够轻松算出不守规矩的交易员的概率,并且概率精确到万分之一。我当时满脸狐疑。最后他拿出了王牌销售词:“所有的银行都在用我们的系统。”

ERM将风险整合,为使用者提供一个全局观,比如问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同时发生的概率是多少。这样算出来的是一个叠加的误差,因此结果更加不准确,但这并不影响那些鼓吹者的热情。

大约在1999年,我见到了一个ERM的忠实粉丝达德利。他是一家投资银行的风险管理部门主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见我,后来才发现他用了ERM系统。这是最新的理念,具有划时代意义。达德利走在了行业的前沿。他向我展示他正在建模的一个模型。

“假设我们的首席交易员采用的投资策略十分复杂,只有他一人能够明白。”我点了点头,心想只要交易员用了,没有什么策略可以复杂到别人理解不了的程度。更多可能是别人不知道,而这个交易员也没有告诉其他人。“假设这个交易员骑着自行车去上班。”我觉得这不太可能,交易员喜欢开着保时捷去上班。为了让他快点说完走人,我也就没有打断他。

“在上班途中,他被一辆汽车撞了。他的手机摔坏了。他昏了过去。假设与此同时某个突发事件使得市场上的价格发生变动。这个事件关系到交易员的头寸。他已经不省人事,其他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的头寸。”我点点头。“这还没完。假设在另一家银行里发现了舞弊行为。”这时,我真心地点点头,觉得这比较靠谱。“这家银行就破产了。金融危机开始了。这也影响到交易员的头寸。他当然无法知道,他休克了。”我着急死了,希望他尽快切入主题。

“与此同时,一家发电厂发生了安全事故,全城漆黑一片。银行的备用发电机出现故障。机械师忘了检查油箱。银行的计算机系统就瘫痪了。此时,这个交易员得不到价格信息,也无法测算出头寸的风险值。”我不得不提醒他这个交易员已经昏过去了,可能已经死了。他高兴地说:“没错。”又继续讲下去。

最后,他把这个复杂的悲剧讲完了,终于进入了主题。“我现在想建立一个模型,能够把这样一个事件发生的概率算出来。”对我来说,为了寻找“全方位的风险”,这一步迈得太大了。风险管理好像沦为了纯粹的娱乐。达德利似乎属于那种担心喝口水都会被淹死的风险管理经理。

我很好奇印度尼西亚人是否引进了ERM系统。但这没有什么意义。我记得,他们说他们“没有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