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释

虽然我在本书中援引了范围极广的档案和第二手资料,但有几个资料来源与本书的主题直接相关,因此特别有价值。其中档案资料包括:亚伦·亚伦森的日记(以色列的济赫龙雅各布档案馆)、库尔特·普吕弗的日记(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威廉·耶鲁的未出版的回忆录(波士顿大学),以及英国外交部和陆军部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档案资料(英国伦敦丘园的国家档案馆)。因为其中有些资料到2002年才被解密,所以我有机会参考到一些此前从未公开过的资料。

另外,我要感谢Donald McKale的传记《库尔特·普吕弗:从德皇到希特勒时代的德国外交官》,这是关于库尔特·普吕弗早年生活的少数资料来源之一。在关于T.E.劳伦斯的资料中,John Mack的《我们的混乱时代的王子:T.E.劳伦斯传》是有史以来最深刻描写劳伦斯心理的著作。最重要的是,我非常感谢Jeremy Wilson和他得到劳伦斯本人授权的传记《阿拉伯的劳伦斯》。Wilson的研究极其详尽,是所有关于劳伦斯的严肃学术研究的起点。在描写本书的某些特定背景方面时(如战前的德国),我还参考了其他一些第一手和第二手资料,我在相应的尾注中标出了我认为特别有用的资料来源。

BU—William Yale Papers,Boston University(威廉·耶鲁文件,波士顿大学)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GLLD—George Lloyd Papers,Churchill College(乔治·劳埃德文件,吉尔学院)

H0—Hoover InsliUition,Stanford University(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MSP—Mark Sykes Papers,Middle East Centre,St.Antony’s College(马克·赛克斯文件,圣安东尼学院中东研究中心)

NARA—National Archives(U.S.)(美国国家档案馆)

PAAA—Political Archives of the German Foreign Ministry,Berlin(Polilisches Archiv des Auswärtigen Amtes)(德国外交部政治档案馆,柏林)

PRO—National Archives(formerly Public Records Office)(UK)(英国国家档案馆,即原公共档案馆)

PRO - ADM—Admiralyy Records(海军部档案)

PRO - CAB—British Cabinet Records(英国内阁档案)

PRO - KV—Security Service Records(安全部门档案)

PRO - FO—Foreign Office Records(外交部档案)

PRO - WO—War Office Records(陆军部档案)

SADD—Sudan Archives,University of Durham(苏丹档案,德伦大学)

UNH—William Yale Collection,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威廉·耶鲁收藏品,新罕布什尔大学)

UT—T.E.Lawrence Collection,University of Texas(T.E.劳伦斯收藏品,德克萨斯大学)

YU—William Yale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