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特殊的毒品

我说我们对技术上瘾,不只是一句空话。我们不仅是真的上瘾了,还被套牢了。

套牢我们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我们不断追寻的那种执着。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人体会产生一种叫多巴胺的强大化学物质。多巴胺一度被认为控制着大脑的“愉悦”系统。外界认为,是多巴胺让你感受快乐和愉悦,并驱使你寻找某些东西,比如食物、性爱和毒品。科学家们最近发现,多巴胺根本和愉悦感无关。愉悦感是我们从类阿片系统中获得的最终结果。多巴胺是一种关于寻找的大脑化学物质。它关乎我们寻找的猎物,关乎下一步会怎么样。对于喜欢慢慢损耗多巴胺的大脑来说,互联网就是一个完美的圈套。

你有没有在谷歌、雅虎或YouTube的搜索栏里输入一个问题,但一小时之后,你发现自己在看完全不同的内容?

你有没有说过“我就看一分钟脸书”“我就看一分钟推特”或“我就看一分钟Instagram”,但30分钟后,你发现自己陷入了互联网的黑洞里?

上网的人几乎都遇到过这种情况。互联网的设计完美配合了喜欢探索的大脑和多巴胺,因为,你其实可以在网上“发现”无限多的数据。

如果没有奖励,搜寻也不会持续很久,而类阿片系统(本质上相当于让你快乐的内置毒品)就紧跟在你的网络搜索后。它其实像是一种即时满足。新增粉丝的每一次通知,一条状态获得的每一个“喜欢”,鼠标滑过Instagram时展现的每一张照片,大脑都像是抽到了一点鸦片,因为它有了一些新发现——随后就会释放更多的多巴胺,因为,它想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

关于面对你最喜欢的技术,大脑会如何反应,这真的只是最基本的了解。不过,你有希望看到恶性循环是怎么形成的。了解了多巴胺,也就解释了成年人依赖电子设备,就像孩子依赖最喜欢的玩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