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石头上刻的就是你的名字咯?”

“是的。”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那‘乔西’是谁?”

“他是我倒悬的地平线。”

“为什么要把石头放在这里呢?”

“因为它标志着一个藏宝的地点。你们帮我一起来挖吧?”

不用多说,三个小孩很快动起手来。不多久,在他们满是沙子的小手下,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霍普给了他们足够的钱买冰淇淋,三个孩子便开心地跑开了。他们欢叫着,比赛看谁先到达商店。

只剩下她一个人了。霍普打开箱子的插销,翻开箱盖。

箱子里有一封信,还有几件她熟悉的物品——都是她在周日跳蚤市场上淘来的战利品。其中,一架木头做的小飞机让她顿时泪如雨下。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展开信纸。

霍普,我的爱人:

如果你打开了这个行李箱,就意味着我们完成了一项不可能的壮举。

多么矛盾的感觉!给你写这封信的时候,我心情沉重;但一想到某天你会读到它,我的内心又充满了希望。

我们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相爱的方式。是我们相爱的方式塑造了“我们”。我原以为,一个人小时候以何种方式被爱,决定了他长大后会以何种方式去爱。但我错了。真正的爱,在于毫无顾虑、毫无保留地给予别人我们曾经缺少的。这一点,是你教会我的。

当属于我们的最后几晚来临时,我会守在你身边,倾听你的呼吸,捕捉你的气息,把它们永远刻进我的记忆里。我会把头靠在你身上,沉浸在你皮肤的暖香之中,回忆我们过往的日子。在那些日子里,当你纵声欢笑,当我们共浴爱河,当我紧贴你微汗的乳房,我觉得我已经学会了生活的点金术。

死神是闯入我们生活的亵渎者。它把我们的生命一同掳走。

在你离开后,我会翻天覆地地寻找,只为祈求爱与人性的零星残渣。我会从两个牵着手的陌生人身上,看到我和你的影子。我会去周日跳蚤市场,追寻我们的足迹、担忧和欲望。

我知道,比起要离开的你,你更担心要留下的我。你要我继续活、继续爱,我知道,为此你曾多么努力。你耗尽所剩的全部气力,就是为了让我慢慢学会这一点。可是,若看不到你在我身边,我又如何去看世界?若没有你的笑脸,生活又怎么会有欢颜?若不能与你共读,哪本书又值得我去翻阅?人们说,生活的意义源自它带给我们的感触。没有你的气息,我怎么去闻?没有你的声音,我怎么去听?没有你的眼神,我怎么去看?没有你的双手,我怎么去触碰?没有你的肌肤,我怎么去体验?没有了你,我怎么活?

我知道,你一定会让我发誓,不在死神面前低头,不把你给我的爱全部当成献给死神的祭品。当你躺倒在死神的怀抱中时,请要求死神让时间过得快一些,让我可以迈着苍老的步伐回到我们曾经一起跑过的街,让我可以为不久之后与你的重逢而微笑。

请告诉死神,我们的爱远比它强大。因为这份爱能超越死亡,继续存在。

你是我在最疯狂的梦中都不敢奢望的女人。你瞧,说来说去,你才是我生活的点金术。

在我们手牵着手离开这座岛屿之后,我不知道还要煎熬多长时间。但我知道,以后的任何一天,没有哪个清晨我不会睁开双眼就向你道早安,没有哪个夜晚我不会闭上双眼就看见你的脸。

如果你能读这一封信,那就轮到我请求你去完成一项壮举:爱。用你整颗心去爱,毫无保留、义无反顾地爱。我们曾经幸福过,就要对这份幸福负责。

愿你拥有美好人生,我的爱人,正如你给予我的人生一般美好。

认识你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

我爱你。

你的乔西

霍普一手拿着信,一手握着木头小飞机,在海滩上一直待到晚上。

然后,她把东西重新装回行李箱,带着箱子离开了海滩。

据说,人在离世之前,一辈子的时光会如倒播的电影一般展现在他眼前。复苏后的霍普,看到的却是以正常顺序演播的人生。

在返回科德角的轮渡上,霍普沐浴着海风,目送楠塔基特岛渐行渐远。她想起当初在岛上时,她与乔西最后的那场对话。那时,他们正要把此刻她紧搂在怀中的行李箱埋进地里。

“那你呢,我的乔西?在这段时间里,你会继续生活、慢慢变老?”

“不。我会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