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西蒙巡演回来了。霍普到处搜集房屋信息,想要找一个她买得起的套间。萨姆之前在朗悦中心给她留了一笔钱,以防万一。四十年后,这笔小钱积少成多。

卢克想办法让这笔钱回到霍普的手中。他还动用自己的关系,为霍普在学校图书馆谋到一个职位。她可以一边工作,一边慢慢计划自己的将来。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西蒙最终说服霍普,让她继续留在他家。他说,她留下来实际上是帮了他的忙。因为他经常要外出巡演,有好长一段时间都不在家。霍普来了以后,家里的绿植长得前所未有地好。没办法,他的门房很不善于伺候花草。

西蒙在家的那一周里,也帮着霍普一起找人,经常好几小时都挂在网上,利用社交网络寻找一个名叫乔西、与霍普所爱的人相符的男人。

有时,他们会因为看见一线希望而心跳加速。可深究之后,他们又陷入失望。

一周后,西蒙再次登上飞机,两人之间维持着邮件往来。

自从霍普从楠塔基特回来后,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霍普一直在寻找乔西。她在全国各大报纸和科学杂志上刊登了寻人启事,她甚至去了他们以前经常去的那家咖啡馆。因为西蒙提醒她,不要忽略“犯罪现场”。

一天晚上,门房打电话通知霍普,说有个女人在楼下大堂等她,希望跟她见面。

“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霍普问。

“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门房在电话里轻声说,“好像是日本人。”

门房的话还没有说完,霍普就已经冲到门外。

和子走出电梯,先是吓了一跳。她久久地看着霍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是太不公平了。”她笑着说,紧紧地拥抱了霍普。

霍普请她到屋里坐,并给她端来一杯茶。

和子在沙发上坐定,目光一刻也不能从眼前这张新面孔上移开。

“难怪我怎么都找不到你。”她最后只能这样说。

“应该我来找你才对。说实话,我没想到你还留在波士顿。我的状态有点混乱,最近几个月发生了太多事情……”

“我知道。”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卢克最终跟我说了实话。自从你在中心苏醒以后,我每天都向他询问你的情况。最近一段时间,我明明看出他在撒谎。我对他说,如果他还满口胡言的话,我就跟他分手。他这才承认,第102号病人最终重建了记忆,而这份记忆是属于你的。他还提到你父亲留给你的那笔钱,以及他帮你在图书馆找工作的事。我去图书馆要到了你的地址。说真的,霍普,以你的科研能力,真的要做图书馆管理员吗?”

“恐怕我的科研知识已经过时了。图书馆有那么多科学著作,我可以自由阅读,还可以拿工资,这份工作不赖。不过,到目前为止,我连一本书都没打开过。我把所有时间都花在寻找乔西这件事情上。这些你都知情吧?”

“不,我只知道神经链接系统自动运行了第102号记忆转存程序。在运行过程中,系统发生过异常现象,这让我暗自期待……”

“期待什么?”

“期待你回来。卢克想要中断操作,不过我把进入程序的密码改了。就算不改的话,我想神经链接系统的设计也不会让他有干涉的可能。弗兰奇已经把协议内容编入系统的源文件中。”

“卢克为什么要中断操作?你说的是什么协议?”

“说来话长,霍普。我这次来,就是为了告诉你这个故事。它不仅关系到你,也关系到乔西。”

“你知道乔西现在在哪儿吗?”

“不好说,情况很复杂。”

“他后来结婚了是吗?只要他幸福……”

“别吵,听我说。事情本来就很复杂,我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从与乔西有关的事情说起。我只关心这个。”

“乔西一直不能承受与你分开的事实。不只在你死后,他向来如此。在你去世之前,他就已经开始在头脑中酝酿一个大胆而疯狂的计划。他瞒着所有人,把这个计划付诸实践。我说的‘所有人’,包括你、我和卢克。你还记得吗,当你们从楠塔基特回来,决定复制你的大脑内容后,他就把那张他坐了好几个月的躺椅让给了你。当时,他的记忆存储已经基本完成。你去世后的第二天,他就来到中心。我和卢克都不敢相信,他竟然如此坚强。当然,我们以为他是化悲痛为力量,除了佩服他的勇气,我们都不知道其中真正的原因。因为他瞒过了我们所有人。当他的记忆存储完成时,他就去找过弗兰奇,这位不一般的老先生。乔西在没日没夜照顾你的同时,一刻也没有停止发挥他的科学天才,向不可能挑战。大家都知道,在他和卢克组成的二人组中,他才是最有头脑的那个。卢克对此非常嫉妒,他为赢得弗兰奇的宠幸而付出的一切努力,统统白搭。如果说是他俩共同解开了记忆编码之谜,那么找到重建记忆秘诀的人是乔西。当时,他的发明尚处于起步阶段,还需约三十年的时间才能最终成型。不过他已经完成了整体框架的搭建工作。他是记忆重建技术真正的、唯一的发明者。”

“这事与弗兰奇有什么关系?”

“有重大关系。你很快就会明白为什么。乔西与弗兰奇签订了一个协议。他把自己的发明出让给弗兰奇——不仅仅是他已有的发明,还包括他余生所有的发明。也就是说,通过一纸协议,乔西把自己的一生都卖给了朗悦中心。”

“他想要交换什么?”

“两个承诺。乔西认为神经链接系统在为一百个病人重建记忆之后,就是一项成熟的技术,不会有任何危险。这时,朗悦中心就要负责将你的记忆输入第一个合适的人体。乔西从来没有相信过人体冷冻技术。当时他之所以多此一举,完全是出于对你的爱。相反,他对自己执掌的项目坚信不疑。跟所有只靠自己的骗子一样,乔西不相信任何人。弗兰奇必须给他进入神经链接系统内核的授权,更准确地说,是进入这项人工智能系统的编程程序的授权。协议就是在这一点上缔结的,可以说达到了双赢的效果。从第一百个病人开始,神经链接系统将自动在第一个出现的合适的人体上重建你的记忆。而第102号病人就是它遇见的第一个合适的人体。”

“你不是说协议有两个承诺吗?另一个承诺是什么?”

“乔西就是下一个……”

“这不可能。不可能存在两个拥有相同记忆的不同个体。”

“是的,这不可能。神经链接系统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想不明白。”

“弗兰奇在签约的时候也被骗了。乔西花了十一个月的时间来修改神经链接系统的编程。他把自己存储完成的记忆录入神经链接系统的服务器中。他终于达成了最初设定的目标。”

“他的目标是什么?”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死去,然后和你在同一时间复活。乔西在你生日的那天自杀了。”

霍普沉默了好久。她说不出话来。和子留下来陪她,帮她做晚餐。当她们围着茶几吃饭时,霍普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

“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找到与他相匹配的身体,让他……复活?”

“今天上午,乔西的记忆重建已经完成。他睁开了双眼。我知道你的地址已经好几个星期了,但我一直等到今天才来找你,就是为了回答这个你一定会问的问题。”

“乔西在波士顿吗?”霍普充满期待地问。

“不,自从神经链接系统进入实际运用阶段以来,朗悦就在全国开了好几家中心。我动用一切关系,才得知乔西‘复活’的时间和地点。乔西的记忆被存储在位于西雅图的中心。我自作主张,给你买了一张飞往西雅图的机票,并在中心附近给你租了一个小套间。”

“小套间?”

“霍普,你们的情况一模一样。你们在几乎相同的时期,经历了几乎相同的治疗。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乔西苏醒后会处于跟你当时相同的状态。你要拿出耐心来,等待他恢复记忆,再次找到他。”

和子留在霍普家过夜。第二天,她开车送霍普去机场。

道别的时候,和子请求霍普试着原谅卢克。

“你离世的那一年,他同时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一个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自从你们在学校的草坪上相遇,他看到你的第一眼起,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你。你什么都不要说,我希望在我们四个人中,至少有一个人没有说过谎。你一直都知道,卢克爱你。为了掩饰这份爱,你才把我介绍给了他。其实我早就心知肚明,只要看看有你在场时卢克的表现就能明白。不过,我倾尽所有地去爱他,即使在他心中你永远都排在我之前。我只要占据他内心的一部分,就已经很幸福了。我一点也不后悔。当你苏醒过来时,他很害怕。我可以理解他。其实我也很害怕。去吧!我们的生命已经渐渐走到终点,而你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你们要好好珍惜,才对得起所经历的这一切。请你们一定要幸福。”

和子拥抱了霍普,然后目送她向登机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