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章注解
Annotation

序言

访谈:沙尔·耶舒夫·柯文拉比,末底改·维恩嘉顿拉比的两个女儿——玛莎(Masha)和丽玮卡(Rivka),萨福克军团的指挥官G. W.哈珀中校,阿希亚·哈拉比,威廉·菲茨杰拉德爵士,阿兰·康宁汉爵士,戈登·麦克米兰爵士,C. P.琼斯准将,阿兰·康宁汉的助手理查德·奇切斯特(Richard Chichester),《纽约时报》的达纳·亚当斯·施密特,《伦敦每日电讯报》的埃里克·道顿。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文字来源:《晚祷报》(Ma’ariv )、《纽约先驱论坛报》、《纽约时报》。

1.在法拉盛草地公园做出的决定

来自联合国分治辩论及其背景材料。在阿拉伯方面,来自查尔斯·马利克博士、卡米尔·夏蒙、法里德·采尼丁(Farid Zeinedine)、贾马尔·侯赛尼和阿拉伯国家联盟的阿扎姆·帕夏;在以色列方面,访谈了多弗·约瑟夫、迈克尔·柯梅(Michael Comay)、摩西·托弗(Moshe Tov)、罗斯·哈普林(Rose Halprin)、沃尔特·伊坦(Walter Eytan)、莫里斯·里夫林和亚瑟·劳里(Arthur Laurie),他们当时在成功湖和纽约为犹太代办处工作,访谈了伦敦和华盛顿的代办处代表约瑟夫·林顿(Joseph Liton)和以利亚胡·伊拉特(Eliahu Elath)。对哈罗德·比雷爵士的访谈则提供了关于英国立场的信息。对罗伊·亨德森、罗伯特·洛维特、雷蒙德·哈尔(Raymond Hare)、塞缪尔·罗森曼(Samuel Rosenman)法官和卡洛斯·罗慕洛(Carlos Romulo)法官访谈则提供了关于美国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材料。

文献资料:Alan R. Taylor, Preclude to Israel ; The Forrestal Diaries ; Jon Kimche, Seven Fallen Pillars ; 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Sumner Welles, We Need Not Fail ; Anny Latour, The Resurrection of Israel ; Sami Hadawi, Bitter Harvest ; Zeef Sharaf, Three Days ; Harry S Truman’s Memoirs ; Maurice Samuel, Light on Israel ; Fred J. Khouri, The Arab-Israeli Dilemma ;利雅得·索尔和贾米尔·马尔丹姆的私人文件;卡米尔·夏蒙(Camille Chamoun)和查尔斯·马利克博士纽约和贝鲁特往来的电报和通信;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报告;耶路撒冷犹太复国主义档案馆藏,阿巴·希列尔·希尔瓦拉比传记材料;杜鲁门总统图书馆,总统通信和电报,1947;The New York Times ,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The Times , London。

1947年以前有关阿拉伯和犹太复国主义的背景文字多来自书面资料。但是,还包括一些和大卫·本-古里安、阿扎姆·帕夏、约翰·格拉布爵士、安东尼·努丁(Anthony Nutting)、阿列克·科克布瑞德爵士和约翰·马丁爵士(Sir John Martin)的访谈。书面资料有Jon Kimche, Seven Fallen Pillars ; John Marlowe, The Seat of Pilate ; Sami Hadawi, Bitter Harvest ; Fred J. Khouri, The Arab-Israeli Dilemma ; 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Geoffrey Furlonge, Palestine Is My Country: The Story of Musa Alami ; Christopher Sykes, Crossroads to Israel ; Maurice Samuel, Light on Israel ; Jean-Pierre Alem, Juifs et arabes: 3000 ans d'histoire ;联合国巴勒斯坦特别委员会报告,以及1947年6月委任统治当局递交给该委员会的统计材料;Leonard Stein, The Balfour Declaration; Michael Adams, “The Twice Promised Land,”Manchester Guardian , Nov. 9, 1947; Anny Latour, The Resurrection of Israel ; Marius Modiano, Les Juifs, le juddisme ; Christopher Sykes, Orde Wingate ; Cecil Roth, History of the Jews

2.“终于,我们是一个自由的民族了。”

关于分治之夜的事件,我们访谈了安巴拉·哈利底、萨米·阿布琐安、纳速拉丁·纳萨希比、阿布杜勒-阿齐兹·科里纳将军、拉基布·哈利底博士、贾布赖尔·卡图尔、布罗斯·哈希卜、凯蒂·安东尼奥丝、萨米·哈达维、哈希姆·努赛比、哈梅赫·玛贾吉、海答尔·侯赛尼(Haidar Husseini)、梅厄·拉宾诺维奇(Meir Rabinovitch)、革顺·阿弗纳尔、内塔尼尔·罗尔赤、乌里·柯文、莫纳·吉夫顿和以撒·吉夫顿(Mona and Issac Givton)、大卫·本-古里安、果尔达·梅厄、吕便·本-约书亚、鲁斯·科尔什(Ruth Kirsch)、海因茨·格鲁斯潘(Heinz Gruenspan)、雅科夫·所罗门、吕便·塔米尔、乌里·沙斐尔、以斯拉·斯派斯汉德勒、乌里·阿弗纳尔、大卫·罗斯柴尔德。和埃米尔·高里以及伊斯雷尔·阿米尔的访谈提供了双方前期准备的材料。

关于开罗所发生事件的描述是来自法鲁克的宫廷随从赛义德·莫尔塔基(Said Mortagi),以及诺克拉西·帕夏手下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

文献资料:The New York Times ;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 L'Orient , Beirut; Haaretz , Tel Aviv; the Jerusalem Post ; Anny Latour, The Resurrection of Israel ; Walter Lever, Jerusalem Is Called Liberty ; 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Benoist Mechin, Le Roi Saud ; Eretz Israel , Vol. 8, Sukenik Memorial Volume。

3.“父已归。”

关于耶路撒冷穆夫提的材料来自对穆夫提本人、他的亲属海答尔·胡赛尼、达伍德·侯赛尼和贾马尔·侯赛尼、拉萨姆·哈利底(Rassam Khalidy,曾与他一起入狱)、拉希德·贝比尔(Rashid Berbir,他在柏林的最后一顿晚饭就是由他招待的)、埃米尔·高里以及许多其他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访谈,有的是他的朋友,也有的是他的敌人。阿列克·科克布瑞德爵士提供了英国方面的材料,而图维亚·阿拉兹和摩西·伯尔曼(Moshe Pearlman)则提供了来自犹太人方面的信息。

文献资料: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Christopher Sykes, Crossroads to Israel ; Walter Lever, Jerusalem Is Called Liberty ; Jon and David Kimche, Both Sides of the Hill ; Joseph B. Schechtman, The Mufti and the Fuehrer ; Netanel Lorch, The Edge of the Sword ; Lukasz Hirszowicz, The Third Reich and the Arab East ; Minutes of Session No. 63, Criminal Case No. 40/61, District Court of Jerusalem: The Attorney General of the Government of Israel v. Adolf, the Son of Adolf Karl Eichmann。此外,还有藏于贝鲁特的穆夫提日记。

商业中心骚乱的阿方材料,取自对哈吉·爱敏·侯赛尼、埃米尔·高里、卡末尔·伊雷卡特、贾米勒·图侃、布罗斯·纳希布、哈赞·哈利底(Khazem Khalidy)、纳迪·达耶斯、凯伊·阿尔宾那、吉哈德·哈提卜、萨米·阿布琐安博士等人的访谈;兹维·西奈、约瑟夫·尼沃和伊斯雷尔·阿米尔则提供了哈加纳方面的材料。也用了一些对耶路撒冷地区高级专员詹姆斯·波洛克的访谈。文献资料:the Palestine Post; Haaretz, 特拉维夫;L’Orient ,Beirut; The New York Times ;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 The Times , London。

4.两位前往布拉格的乘客

和犹太人、阿拉伯人采购武器有关的文字来自对大卫·本-古里安的、以户·阿弗里尔、以利亚胡·萨卡罗夫(Eliahu Sacharov)、约瑟夫·阿维达尔、扫罗·阿维戈尔、哈伊姆·斯拉文尼、鲁道夫·G.苏纳伯恩、阿扎姆·帕夏、阿卜杜勒-阿齐兹·科里纳将军、福阿德·马尔丹姆、萨米·索卡尔(Sami Shoucair)上校和阿赫迈德·谢拉巴提的访谈。关于通往耶路撒冷的公路的文字,包括和伊果尔·雅丁和米夏尔·沙哈姆的访谈。

文献资料:Edgar O’Ballance, The Arab-Israeli War, 1948 ;以利亚胡·萨卡罗夫1947—1948年写给本-古里安的武器购买的报告;以户·阿弗里尔、扫罗·阿维戈尔和约瑟夫·阿维达尔的私人文献;Munya Mardor, Strictly Illegal ;贾米尔·马尔丹姆的私人文献;the Jerusalem Post ; Haaretz ,特拉维夫;L’Orient , Beirut;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5.两个民族,两种军队

关于哈加纳的文字包括对伊斯雷尔·阿米尔、内塔尼尔·罗尔赤、以利亚胡·阿贝尔、沙龙·德洛尔、革顺·里夫林上校、兹维·西奈、博比·莱斯曼、卡尔米·恰尼和雅各·苏尔的访谈材料。阿拉伯方面的文献资料,包括对迪布家的乔治、雷蒙德和嘉比三兄弟、哈希姆·努赛比、阿布·哈利里·杰诺、卡末尔·伊雷卡特、埃米尔·高里、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卡希姆·艾尔·利马维(Kassem el Rimawi)、侯赛尼家的海答尔、达乌德和哈吉·爱敏·侯赛尼,以及彼得·萨利赫的访谈,所有受访者都这样或那样参与耶路撒冷阿拉伯人的防御设施,以及对伊扎特·塔诺斯(Izzat Tannous)、优素福·萨耶赫(Youssef Sayegh)的访谈,他们参与了阿拉伯高级委员会的财务活动。

文献资料: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Netanel Lorch, The Edge of the Sword ; Sefer ha-Palmach (“帕尔马赫书”); Jon and David Kimche, Both Sides of the Hill ; Fred J. Khouri, The Arab-Israeli Dilemma ; Edgar O'Ballance, The Arab-Israeli War, 1948 ; Jon Kimche, Seven Fallen Pillars ; Aref el Aref, El Nakla (“悲剧”)。

6.“我们将绞杀耶路撒冷。”

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的文字,以及接下去关于该组织的文字,广泛运用了利雅得·索尔和贾米尔·马尔丹姆的私人文献和一套阿拉伯国家联盟的会议纪要——会议纪要本身以及阿拉伯人对它们的评价。参加会议的人中,只有阿扎姆·帕夏和费萨尔国王还活着。我们对阿扎姆和他的私人秘书瓦利德·艾尔·达理做了大量访谈。

哈加纳会议的材料大多来自对大卫·本-古里安和其他一些与会者的访谈。

在本章和以下各章有关阿卜杜拉国王的材料,来自对一些与其关系密切的人的访谈:他的医生和知己艾尔·萨蒂博士、他的私人秘书纳速拉丁·纳萨希比、阿扎姆·帕夏、约翰·格拉布爵士和阿列克·科克布瑞德爵士;他已故的外交部长法乌兹·艾尔·穆尔基(Fawzi el Mulki)的家属;阿拉伯历史学家哈赞·哈利底和瓦利德·哈利底、阿里夫·艾尔·阿里夫(Aref el Aref)和一些当时经常对他进行访谈的新闻记者,其中包括《时代》周刊和美联社的萨米尔·琐基(Samir Souki)。

关于阿兰·康宁汉爵士的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来自对这位最后一任高级专员本人、哈罗德·比雷和戈登·麦克米兰爵士的访谈,以及后者递交给作战部的最终报告。

关于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在这里和其他地方的材料大多来自对他的主要助手,尤其是卡末尔·伊雷卡特、埃米尔·高里、卡希姆·艾尔·利马维、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和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的访谈。阿里夫·艾尔·阿里夫的El Nakla (“悲剧”),这是一部1948年战争的阿拉伯文历史,包含许多关于他的背景材料。他在开罗的遗孀瓦吉哈·侯赛尼夫人,在她家中将其信件和作品供我们披阅。

7.“我们不是邻居吗?”

关于1947年12月耶路撒冷生活场景的素材,包括对雅各·苏尔、多弗·约瑟夫、麦克斯·黑塞、海因茨·克劳斯、优素福·萨耶赫、希尔达·施贝尔(Hilda Shiber)、哈希姆·努赛比和纳伊姆·哈拉比的访谈,以及唐·布尔克(Don Burke)和纳希布·布罗斯《时代》周刊写的未刊稿。

文献资料: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Daniel Spice-handler, Let My Right Hand Wither ; Walter Lever, Jerusalem Is Called Liberty ; The New York Times ;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 the Palestine Post , The Times , London。关于交通运输的文字,哈加纳在耶路撒冷的早期策略以及最初的小规模冲突,主要基于对哈加纳的鲁斯·吉夫顿、兹维·西奈、采尔曼·马特、伊斯雷尔·沙米尔、约瑟夫·尼沃、末底改·加吉特、沙龙·德洛尔,以及大卫·本-古里安、埃米尔·高里和卡末尔·伊雷卡特的访谈。

关于老城的文字包含的材料,来自对以赛尔·纳坦森、巴鲁克·阿基(Baruch Agi)、达乌德·阿拉米(Daoud Alami)、亚伯拉罕·巴奈(Avraham Banai)、纳迪·达耶斯、革顺·芬格、以色列·黎曼(Yisrael Lerhman)、摩西·拉斯纳克、维恩嘉顿的两个女儿玛莎和李玮卡、耶胡达·考雷士、沙尔·耶舒夫·柯文拉比、伊扎克·奥伦斯坦博士、佐哈尔·威尔布什(Zohar Vilbush)、艾丽·李金斯坦(Ellie Lichenstein)和詹姆斯·波洛克的访谈。文献资料:Adina Maarechot, Megillat Heir Haatika (老城散记); Aharon Liron, Yerusha/ayim Haatika Bematzor Be-Bakran (耶路撒冷老城围困、作战记); The Jewish Quarter in the Old City of Jerusalem,耶路撒冷以色列探险协会(1968);耶路撒冷哈加纳总部的通信往来; Dov Joseph, The Faithful City ; Edgar O'Ballance, The Arab-Israeli War , 1948。

叙利亚老人的故事取材于对贾比·迪布的访谈。伊尔贡的文字和尤利·柯文、约书亚·泽尔塔和约书亚·俄斐(Yeshua Ophir)的访谈。文献资料还包括The New York Times and Menahem Begin's The Revolt。

关于城内情报收集的文字基于对萨赫威特·弗莱尔、伊沙克·纳冯、赫尔曼·梅耶、便雅悯·伊沙克·利维、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和埃米里·高里的访谈。

8.哈加纳的圣诞老人

关于圣诞节的文字基于对米什卡·拉宾诺维奇、革顺·阿弗纳尔、萨米·阿布琐安和西里尔·阿布琐安、雅各·波洛克和贝尔蒂·马洛夫的访谈。文献资料:The New York Times , the New York Herald Tribune , the Palestine Post 以及《时代》周刊的耶路撒冷记者唐·布尔克的报道。关于安特卫普的文字取材于对谢尔·费德尔曼的访谈。

9.荒谬之旅

塞米拉米斯旅馆被炸和雅法门炸弹的文字基于这些行动的参与者和幸存者的访谈。哈加纳情报员伊沙克·纳冯核实了最终决定炸毁该旅馆的情报。埃米尔·高里确认在做出决定之前的那一天他和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的吉普车都在该旅馆。实际上在摧毁该旅馆的当天,里面并没有阿拉伯非正规军入驻。米夏尔·沙哈姆、伊斯雷尔·阿米尔和阿弗拉姆·基尔从哈加纳的视角描述了此次行动。薇妲·卡尔多斯和萨米·阿布琐安则从旅馆住客角度描述这次行动。

对乌里·科恩和哈梅赫·玛贾吉的访谈是雅法门爆炸的主要信息来源。除夕路边事件基于对梅厄的访谈。

10.“巴伯·艾尔·瓦德峡谷,在通往耶路撒冷的路上。”

耶路撒冷生活的描述以及为了应对围城所做的准备,基于许多访谈,其中包括对多弗·约瑟夫、兹维·莱博维茨、亚历山大·辛歌、亚列·贝尔甘德、亚伯拉罕·皮克、露丝·哈勒和查伊姆·哈勒夫妇、麦克斯·黑塞、大卫·罗斯柴尔德、安巴拉·哈利底、阿布拉斯·塔米尔和约瑟夫·尼沃的访谈。文献资料:多弗·约瑟夫的The Faithful City ,利雅得·索尔的私人文件以及雅克·得·莱尼尔的日记。对关于巴伯·艾尔·瓦德的文字有所贡献的访谈者包括哈隆·本-贾兹、埃米尔·高里、近卫骑兵旅的迈克尔·奈勒·利兰上尉、耶胡达·拉什和吕便·塔米尔。

联合国耶路撒冷委员会的工作文件保存在联合国。本书第260页涉及英国材料的副本可在特拉维夫的哈加纳情报部门存档。犹太代办处要求500名海军士兵以及首席秘书古尔内的配额见于已经解密的美国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发往华盛顿的解密电报。

11.果尔达·梅厄的25个“司提反”

关于哈加纳和阿拉伯人的武器采购活动的描述,主要基于对以利亚胡·肖兹维尔、阿弗纳尔·特里宁、约拿单·阿德勒、以利亚胡·萨卡罗夫、埃米尔·高里、雷蒙德·迪布和约瑟夫·阿维达尔的访谈,以及后者大量的个人档案。耶路撒冷哈加纳的武器活动的详细说明,亦可见于平哈斯·瓦兹(Pinhas Vaze)的Ha-Mesima Rechesh

关于组建大马士革解放军的文字,主要是基于对在军中服役的人,尤其是萨夫瓦特·帕夏、瓦斯夫·泰尔、迈克·爱丽莎(Mike Elissa)、哈赞·哈利底、法乌兹·艾尔·考克基、阿扎姆·帕夏和海答尔·侯赛尼的访谈。关于军事行动的优秀新闻报道,出自《纽约时报》的达纳·亚当斯·施密特、和众国际社的萨米尔·琐基,以及阿里·纳速拉丁(Ali Nasseridine)的阿拉伯语报道。

果尔达·梅厄的美国之行的描述主要基于对这位以色列总理的访谈。更详细的描述见于Marie Syrkin所著的《果尔达·梅厄》。

12.“从天而降的拯救。”

关于哈加纳购买军火文字的细节描述主要基于对以户·阿弗里尔、扫罗·阿维戈尔的访谈以及对他们大量个人档案的研究。关于哈加纳空勤服务队发展的部分,对亚伦·雷米兹、以兹尔·魏兹曼、末底改·霍德、杰里·内诺夫(Jerry Renov)、阿道尔夫·(阿尔)·施维默和艾米·库珀的访谈是必不可少的。关于哈加纳在美国购买武器的精彩描述,见于Leonard Slater所著The Pledge

13.“我们将变得坚如磐石。”

关于摧毁《巴勒斯坦邮报》大楼的叙述,改编自对那些参与此次攻击的人所做的访谈,其中包括法乌兹·艾尔·库图布、萨拉赫·艾尔·哈吉·米尔(Salah el Haj Mir)、阿布欧·栽德·阿布欧·里奇、埃米尔·高里、阿布·哈利里·杰诺、乔治·迪布和嘉比·迪布、亚瑟·劳里、施姆肖·利布谢兹。对此次爆炸的即时报道可以参见《纽约时报》和《纽约先驱论坛报》的叙述。关于此次爆炸,还有一个有趣的注脚,那就是在六日战争之后不久在拉姆安拉举办的一场宴请。参加宴请的有特德·劳里,该报纸的编辑,阿布·哈利勒·杰诺,那位点燃爆炸物、摧毁报社的人。

关于穆夫提在开罗的生活的描述,大多改编自对哈吉·爱敏本人以及他的合作者,特别是埃米尔·高里和海答尔·侯赛尼的访谈。关于阿卜杜勒·卡德尔访问开罗的大多数材料系由他的妻子提供。

关于大卫·沙提尔抵达耶路撒冷的文字,大多改编自他的大量私人文件,其中包括他发布的全部命令的副本,经他的遗孀耶胡迪·沙提尔博士和他的遗嘱执行人阿弗里尔·卡茨(Avriel Katz)以及以色列驻伯尔尼大使阿里耶·勒瓦里(Arye Levavi)得以披览。此外还有对沙提尔夫人和他的几位亲密合作者,尤其是对耶书仑·希夫的访谈材料。

14.白光一闪

美国对巴勒斯坦分治态度发生逆转的背景,许多著作中都做了详述,其中包括杜鲁门总统的Memoirs , The Forrestal Diaries , Christopher Sykes's Crossroads to Israel ,以及查伊姆·魏兹曼的遗孀维拉·魏兹曼(Vera Weizmann)的The Impossible Takes Longer 。此外,关于这一事件的许多材料,在密苏里独立城的杜鲁门总统图书馆里收藏的哈里·杜鲁门和克拉克·克利福德的文件均有案可查。埃迪·雅各布森先生所起的作用在1952年4月1日雅各布森写给魏兹曼档案馆的约瑟夫·科恩(Josef Cohn)的一封信中做了详细陈述。该信的抄本在杜鲁门总统图书馆中亦可查到。对克拉克·克利福德、罗伊·亨德森、哈罗德·比雷爵士、塞缪尔·罗森曼法官和雷蒙德·哈尔的访谈也有运用。

关于本·耶胡达大街爆炸的描述,主要是基于对受害者和肇事者的访谈。其中在犹太人一方,有多弗·里夫林、大卫·里夫林、海因茨·格鲁斯潘、乌里·沙斐尔、乌里·阿弗纳而和雅科夫·奥尔洛夫斯基(Yaakov Orlovsky)。在阿拉伯一方,有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法乌兹·艾尔·库图布、卡末尔·伊雷卡特和埃米尔高里。英军逃兵布朗和麦迪逊在某些方面起的作用,《时代》周刊前记者唐·布尔克也提供了一些素材,他们向他透露自己的故事,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巴勒斯坦的英国情报机构前官员也透露了他们的一些消息。《国土报》和《巴勒斯坦邮报》也对这一事件做了充分的报道。阿里夫·艾尔·阿里夫的El Nakla (“悲剧”)也从阿拉伯一方讲述了这次爆炸事件。

15.一个不大可能成为劳伦斯的人

关于约翰·格拉布在1948年的个人情况和起到的作用,这方面的材料是通过对帕夏本人以及30余位在他领导下的阿拉伯军团中服役的英国和阿拉伯军官的大量访谈而逐步积累起来的。关于格拉布和欧内斯特·贝文的交谈,在他和本书作者对话中做了详细的回顾,亦见于格拉布对这段时期的回忆录,A Soldier with the Arabs 。对哈罗德·比雷爵士和陶菲克·阿布欧·霍达的私人秘书哈马德·贝伊·法尔汗(Hamad Bey Farhan)的访谈也使我们得到了一些补充资料。

关于帕布洛·德·阿兹卡拉特抵达耶路撒冷遭受恶待的叙述,基于对他本人和他自己在所著Mission in Palestine 中的描述。在1969年7月17日写给作者的一封信中,阿兰·康宁汉爵士用以下文字描述了阿兹卡拉特受到的对待:“我希望清晰地说明,为什么我们对联合国派到耶路撒冷的这位西班牙外交官做出这样的举动。我本人愿意提供他想要得到的任何帮助和信息,但是我必须清晰表明,英国政府已经向我以及其他人清晰地表明,我们将不负责落实联合国计划。”

法乌兹·艾尔·考克基进入巴勒斯坦的描述,取材于对考克基、戈登·麦克米兰爵士和约书亚·帕尔蒙的访谈,以及红十字会的雅克·莱尼尔的日记,就在考克基穿过外约旦之后不久他访问了安曼,一位亲眼目睹此事的外交官向他做了描述。

大卫·沙提尔对耶路撒冷局势的初步观察,以及向特拉维夫所做的建议,这些副本均收藏在他的个人档案,本书引用的文字在该档案第202203 页。他和约书亚·泽特勒会面的叙述,系由后者提供。雅各·苏尔描述了他和耶路撒冷的诸位拉比的见面。占领施奈勒大楼的描述基于对那鸿·斯塔维的访谈。

16.堪萨斯城的男士服装店老板

犹太代办处大爆炸的叙述基于对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法乌兹·艾尔·库图布、伊沙克·纳冯、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革顺·阿弗纳尔、伊扎克·列维和埃米尔·高里,以及罗伯特·鲍伊(Robert Bowie)的访谈,以及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对此事件的详尽调查。

关于美国在分治问题上态度发生变化的文字,包含在第十四章注解提到的雅各布森书信中若干摘录、收藏在杜鲁门总统图书馆中的克拉克·克利福德文件——包括他写的关于奥斯丁讲话如何出笼的报告,以及对克利福德、罗伊·亨德森和塞缪尔·罗森曼法官的访谈。关于查伊姆·魏兹曼和杜鲁门总统谈话的叙述,参见维拉·魏兹曼所著The Impossible Taked Longer

17.车队过不来了

哈吉·爱敏·侯赛尼致埃及、叙利亚和黎巴嫩政府的信件引文,摘自利雅得·索尔个人档案中该信的黎巴嫩抄本。耶路撒冷黎巴嫩领事的报告亦收藏于该档案。萨比妮·努维尔夫人的个人剪贴簿和日记提供了她的告别晚宴的最为详细的细节。对法乌兹·艾尔·库图布、埃米尔·高里和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的访谈,为蒙蒂菲奥里的爆炸提供了素材。多弗·约瑟夫、哈隆·本-贾兹和摩西·拉什科斯提供了关于车队遭到埋伏的信息。拉什科斯和本-贾兹事后都记录了他们关于布阵埋伏的版本,拉什科斯的一本未发表的英文手稿,而本-贾兹的则是一本为他的同胞用阿拉伯语撰写的私人回忆录。

18.一间兀立在地狱里的房子

关于伊西翁村定居点的详细历史,其中包含大量引用该定居者的日记和基布兹档案的材料,见于多弗·诺尔(Dov Knohl)主编的Siege in the Hills of Hebron 。派遣车队以及随后遭到伏击的叙述,乃是根据这一重大行动的参与者所做的访谈整理而成。他们包括伊扎克·便-西拉、伊果尔·雅丁、米沙利·沙哈姆、以利亚胡·阿贝尔、伊扎克·列维、伍兹·纳尔西斯、阿摩司·科列夫、便雅悯·戈兰尼、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耶胡达·拉什、乌利尔·奥菲克、什穆尔·马托特(Shmuel Matot)、詹姆斯·波洛克、乔治·W.哈珀上校、尼格尔·布罗玛中尉、卡末尔·伊雷卡特、安瓦尔·努赛比、阿布欧·栽德·阿布欧·里奇和优素福·阿卜杜(Yousef Abdou)。我们还使用了大卫·沙提尔档案收藏的耶路撒冷哈加纳指挥部和特拉维夫之间的往来通信,以及雅克·德·莱尼尔日记中的某些描述。

大卫·本-古里安和哈加纳领导的会面,乃是通过与本-古里安先生的访谈整理而成,他翻阅了当时的日记,回顾了当时的情形。

19.“用你的牙齿紧紧咬住耶路撒冷。”

关于多弗·约瑟夫的那份著名的耶路撒冷食品储备一览表中的数字,应感谢他负责食品供应的助手亚列·贝尔甘德,他惠允我们使用他个人保存的该一览表的副本,那是多弗·约瑟夫送给他作为纪念的。在本章开头和结尾部分的文字里,我们大量使用与约瑟夫博士的访谈材料。关于大洋贸易航空公司飞往拜特·达尔拉斯的航班的叙述,得益于对弗莱迪·弗莱肯斯、以户·阿弗里尔、亚伦·雷米兹、艾米·库珀和西蒙·阿维丹的访谈。关于那次决定实施拿雄行动的会议的描述,包含有对约瑟夫·阿维达尔、伊果尔·雅丁和大卫·本-古里安的访谈。本章引用的本-古里安先生的讲话片段,摘自他的日记或内塔尼尔·罗尔赤的The Edge of the Sword ,以色列国防军授权发布的1948年战争的历史。

伊扎克·拉宾提供了许多关于此次行动的目标和战术的材料,他对此行动做了广泛的分析,准备就这次行动在以色列国防军战争学院做一次演讲,后来发表在以色列国防军的每月公告。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的大马士革之行的叙述,乃是根据对萨夫瓦特·帕夏、瓦斯夫·泰尔以及伴随侯赛尼左右的三人——埃米尔·高里、卡希姆·艾尔·利马维和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的访谈。

20.保险杠上的十个字

关于拿雄行动的初期阶段以及第一批车队到达的描述,乃是基于对多弗·约瑟夫、伍兹·纳尔西斯、埃米尔·高里、卡末尔·伊雷卡特、伊扎克·拉宾、约瑟夫·塔本金、查伊姆·哈勒、哈里·甲斐、布罗尼斯拉夫·巴示麦、西蒙·阿维丹、伊斯卡·沙迪米、阿摩司·科列夫、末底改·加吉特、哈伊姆·拉斯科夫的访谈。关于此次行动的极好的素材,来自内塔尼尔·罗尔赤的The Edge of the Sword 。《国土报》和《巴勒斯坦邮报》亦描述了车队的到达。

21.“昨晚我们干掉的一个阿拉伯人。”

阿卜杜勒·卡德尔·侯赛尼之死,基于对争夺卡斯特尔的幸存战士的访谈,其中包括卡末尔·伊雷卡特和拉希德·伊雷卡特、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末底改·加吉特、伊果尔·亚伦和卡希姆·艾尔·利马维。本章开头所引阿卜杜勒·卡德尔最后一封信是由他的妻子提供的。

22.代尔·亚辛的和平

蒸汽船“里诺”号沉没的故事,基于对弗莱迪·弗莱肯斯、穆尼亚·玛尔多和福阿德·马尔丹姆的访谈。玛尔多的回忆录《绝对非法》(Strictly Illegal )详细叙述了这一事件。阿拉伯方面真假莫辨的武器供应商,其中还包括一些原始文件,见诸利雅得·索尔和贾米尔·马尔丹姆的个人档案。图维亚·阿拉兹亲切地让我们披览了他已故的兄弟有关本章所述购买武器活动详情的日记和回忆录。

正如在第367页脚注所解释的那样,代尔·亚辛大屠杀幸存者的故事,摘自事件发生之后不久英国所做的官方调查。尽管作者1969年在耶路撒冷不无艰难地对一些幸存者做了访谈,但是我们只用了艾哈迈德·艾德的陈述。因为我们担心,多年过去,幸存者会扭曲所发生的事情,以迎合某些过度宣传的需要。不管怎样,他们在1969年的陈述充分证实了当年英国报告的细节。在关于代尔·亚辛的文字中,我们也使用了对两位哈加纳军官耶书仑·希夫和以利亚胡·阿里埃利的访谈材料。虽然这两人都没有为强奸提供证据,但都证实了放荡、野蛮和滥杀无辜的行为。红十字会的雅克·德·莱尼尔在他走访代尔·亚辛的当晚写下的日记,进一步提供了关于屠杀的证据。

沙提尔向特拉维夫所做的关于此次攻击行动的报告,收藏在他的档案里,做了以下的评论:“他们的计划毫无军事价值……哈加纳的部队并未参与此次行动……将代尔·亚辛的妇孺带到城里游街有辱人格。”战争结束后,在一批编撰1948年冲突历史的军官同僚组成的董事会面前,沙提尔做出以下声明:“我不能说我不知道这事(代尔·亚辛)。事发前一天,耶书仑·希夫就告诉我了。我见到了莱希(Lechi,斯特恩帮)的指挥官,告诉他我反对这次行动;我强调,这村庄对我们是友好的;但他们坚持行动;我说,要是这样,你就必须占领这村庄。我建议他们帮助我们拿下卡斯特尔,他们拒绝了。战斗期间,我被迫下令一支帕尔马赫部队提供火力掩护,以使他们摆脱困境。”

当然,伊尔贡一直否认发生过屠杀,声称代尔·亚辛所发生的杀戮,是合法的军事行动的结果。

从伊尔贡的立场出发的陈述,见于米纳希姆·贝京的《反抗》(The Revolt )。乌里·米尔斯坦因(Uri Millstein)在1968年8月30日的《国土报》对于该事件做了更为详尽的还原。除了已经提及的这些人外,也对阿兰·康宁汉爵士、戈登·麦克米兰爵士、琼斯准将、詹姆斯·波洛克、哈加纳的泽尔曼·马特、斯特恩帮的约书亚·泽特勒,以及伊尔贡的梅纳奇姆·阿德勒(Menachem Adler)、末底改·拉纳那(Mordechai Ranana)和亚扪·拉皮托特(Amnon Lapidot)做了访谈。

法乌兹·艾尔·考克基解释他在米什玛尔·哈伊梅克惨败的电报,见于贾米尔·马尔丹姆的日记。

23.“再见,亲爱的……”

编撰哈达萨车队遭遇伏击的故事中最重要的材料,是1948年5月5日哈加纳调查此次攻击行动的调查委员会发布的报告、丘吉尔上校写给他上级的报告,以及高地轻步兵当天所记的日记,其中一份抄本由丘吉尔上校提供给本人。我们访谈的幸存者有以斯帖·帕斯曼夫人、范妮·亚斯基夫人、索尼娅·阿斯特拉罕(Sonia Astrachan)、耶胡达·马托特博士、马尔卡·萨卡基(Malka Zakagi)、便雅悯·亚丁和大卫·乌尔曼博士(Dr. David Ullman);我们访谈的攻击者有穆罕默德·尼加尔、达伍德·阿拉米、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叶海亚·祖维(Yahia Zouwi)、穆罕默德·达伍德(Mohammed Da'ud)、贾米勒·巴齐安;访谈的英国人有丘吉尔上校、迈克尔·奈勒·利兰、詹姆斯·克劳福德、詹姆斯·波洛克、阿兰·康宁汉爵士以及戈登·麦克米兰爵士;访谈的哈加纳成员有兹维·西奈、伊扎克·列维、摩西·希尔曼和采尔曼·马特。

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的开罗会议的叙述,主要来自对阿扎姆·帕夏和他的秘书瓦利德·艾尔·达理的访谈,以及会议纪要。法鲁克和利雅得·索尔的会面的描述,由安东尼奥·普利提供,我们也参考了索尔日记中摘录的写给外交部的信件。关于他造访《金字塔报》的描述由当时报纸主人比沙拉·塔克拉(Bishara Takla)所提供。

24.“进攻,进攻,继续进攻。”

关于阿拉伯和哈加纳战术的转变以及最后一批拿雄行动车队抵达耶路撒冷的文字,基于对伊果尔·雅丁、伊扎克·拉宾、多弗·约瑟夫、约瑟夫·塔本金、伍兹·纳尔西斯和埃米尔·高里的访谈,以及耶路撒冷和特拉维夫之间的电报通信,其中所引用的一份电报来自大卫·沙提尔的日记。大卫·本-古里安和耶路撒冷哈加纳的会谈基于对以利亚胡·阿尔贝的访谈。第403 页提到的魏兹曼-杜鲁门通信的副本系由罗森曼法官提供给作者。

本章末尾关于埃及备战的文字,基于对法鲁克国王的高级军事助手赛义德·莫尔塔基、现在的《金字塔报》的总编穆罕默德·哈萨尼·海卡尔,以及乔治·迪布和首相的一位高级随从的访谈。

25.格拉布·帕夏带来的口信

本书后面所引有关逾越节的定量供应和其他的每周定量供应的准确细节,来自亚列·贝尔甘德的文件。关于争夺卡塔蒙圣西缅修道院的战斗,根据对彼得·萨利赫、阿布·法鲁克、嘉比·迪布、C. P.琼斯准将、伊扎克·拉宾、大卫·埃拉扎尔、伍兹·纳尔西斯、班尼·马尔沙克、乌里·本-阿里(Uri Ben-Ari)、约瑟夫·塔本金、利亚胡·塞拉、伊扎克·纳冯和伊扎克·列维的访谈整理而成。

关于在安曼召开的阿拉伯国家联盟会议的描述,包含对阿扎姆·帕夏、穆罕默德·埃尔·萨蒂博士和查尔斯·科克尔上校的访谈。阿卜杜拉国王的讲话,见于利雅得·索尔的个人档案。德斯蒙德·戈尔迪上校以及和他对话的哈加纳成员什罗莫·沙米尔,为他们在纳哈拉伊姆的会面提供了材料。对阿里耶赫·舒尔、卡尔米·恰尼和丹·本-多尔的访谈构成准备接管耶路撒冷中部地区的文字基础。杜鲁门总统对他的法律顾问有关向巴勒斯坦派遣美军所说的话,可在杜鲁门图书馆他的日记中查找。多谢利亚胡·伊拉特,他向我们描述了摩西·沙里特和国务卿马歇尔的会见,他当时在场。

26.“我们还会回来的。”

本章开头关于英国准备离开耶路撒冷的文字,包含有对阿兰·康宁汉爵士、威廉·菲茨杰拉德爵士、果尔达·梅厄、帕布罗·阿兹卡拉特和安巴拉·哈利底的访谈材料。关于耶路撒冷犹太人生活的描述,基于对众多耶路撒冷人和多弗·约瑟夫及其主要助手的访谈;关于水的供应,有对兹维·莱博维茨的访谈;关于电力,有对亚历山大·辛歌的访谈;关于食品,有对丹·本-多尔、亚列·贝尔甘德和亚伯拉罕·皮克的访谈。老城备战的文字中还使用了对摩西·拉斯纳克、亚伯拉罕·奥伦斯坦、利亚·伍尔兹、革顺·芬格和法乌兹·艾尔·库图布的访谈。关于本章以及以后各章以斯帖·凯琳戈的材料,我们感谢她的母亲,摩西·凯琳戈夫人,以及她的弟弟和妹妹,亚设·凯琳戈和苏拉密·科甘(Asher Cailingold and Shulamit Kogan)。

关于沙提尔的干草杈行动及其武器和部队的优势的种种细节描述,见于他档案中的文件。关于阿拉伯人热德学校指挥部的描述则基于众多访谈,其中包括对埃米尔·高里、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安瓦尔·哈提卜、易卜拉欣·阿布欧·达耶赫和尼姆拉·塔诺斯的访谈。阿拉伯人逃离耶路撒冷的故事均为亲历者所述。自1948年以来,阿拉伯人逃离的原因一直聚讼纷纭。有一段时期,以色列政府认为,是阿拉伯电台广播命令他们离开,以便给阿拉伯军队让出通道。两名独立学者对英国广播公司当时全部录音档案做了仔细研究,表明根本没有此类广播。相反,有文献证据表明,穆夫提的阿拉伯高级委员会(参见第282页)阻止人员外流,强迫先前的巴勒斯坦难民返回家园。不幸的是,穆夫提任命的官员通常是第一个逃离的。在海法和亚柯他的指挥官战争一打响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全到大马士革寻找武器去了。毫无疑问,代尔·亚辛大屠杀对于在阿拉伯人中间制造恐怖和不确定性的氛围起到了重要作用。从我们对数十名阿拉伯人的访谈中也清楚看到,大多数逃离的人深信,他们很快就会搭乘阿拉伯军队征服的战车返回家园。

27.“石头扔完了就去死吧。”

关于埃及备战和议会宣战的简要说明,是根据对安东尼奥·普利、法鲁克的军事助手赛义德·莫尔塔基以及当时议会宣战时在场的议员阿里·爱敏的访谈。利雅得·索尔的女儿阿丽亚,曾一直陪伴父亲左右,描述了他对摩洛哥的志愿兵的问候。关于叙利亚的备战和贾米尔·马尔丹姆宣布参战的叙述,在其日记中有所描写。关于阿拉伯军团的备战和约翰·格拉布的战略,基于对格拉布将军的两次长时间的访谈,以及对他的英籍军官尼格尔·布罗玛、R. K.梅尔维尔(Merville)、德斯蒙德·戈尔迪、休·布莱肯顿、查尔斯·科克尔和约翰·唐斯的访谈。阿扎姆·帕夏和阿列克·科克布瑞德爵士为他们在安曼的对话分别提供了大致相同的叙述。

关于果尔达·梅厄拜访阿卜杜拉国王的叙述,基于对梅厄夫人和以斯拉·达宁的访谈。艾哈迈德·祖巴提向我们展示了双方会见的那间屋子,但拒绝对此事发表评论。穆罕默德·埃尔·萨蒂博士根据他从耶路撒冷犹太代办处为他带回来的消息,谈了一些对国王意图的看法。

28.一票之差

关于本章和下一章所述伊西翁村陷落的文字,主要基于对该垦殖点幸存者的访谈,其中包括阿布拉斯·塔米尔、雅科夫·埃德尔斯坦、伊扎克·便-西拉和拿鸿·便-西拉,以及指挥此次攻击行动的阿拉伯军团的军官,包括阿卜杜拉·泰尔、马哈茂德·穆萨(Mahmoud Moussa)、卡西姆·艾尔·纳斯尔(Qasem el Nasr)、希克梅·穆海尔、纳瓦夫·贾比尔·艾尔·哈穆德,以及诺阿夫·艾尔·卡里姆·穆萨拉姆(Noaf el Karim Mussalam)。泰尔和哈穆德都写了回忆录,尚未出版,详细描述了此次攻击行动。有关信息的副本全部收藏在大卫·沙提尔的档案里。多弗·诺尔(Dov Knohl)主编的Siege in the Hills of Hebron 也详细描述了该垦殖点的陷落。

关于犹太民族基金的会议和大卫·本-古里安为此次会议所做的准备的叙述,基于作者对本-古里安先生的访谈和他日记中的长篇描述。这段文字中的武器数量,有的来自本-古里安先生的日记,有的来自以户·阿弗里尔提供给作者的发票。

29.最后的晚餐

本章材料几乎完全基于对文中提到的这些人的访谈,他们亲历了英国撤离巴勒斯坦的前夜。

30.以珥月的第五天

关于在耶路撒冷第一天的战斗,以及哈加纳占领贝文格莱德的描述,基于对亲历者的访谈,在犹太人方面,有阿里耶赫·舒尔、伊扎克·列维、阿弗拉姆·乌谢利、末底改·费特尔森(Mordechai Faitelson)、什穆尔·马托特、内塔尼尔·罗尔赤和穆雷·海尔纳;在阿拉伯方面,有巴贾·阿布欧·贾尔比耶、易卜拉欣·艾亚德神父、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安瓦尔·哈提卜、纳希布·布罗斯、拉吉·赛义弘和埃米尔·高里。埃里克·道顿的《每日电讯报》提供了绞刑架的故事。

关于宣布成立犹太国家的描述,基于对大卫·本-古里安、末底改·阿维达尔的访谈,当时的新闻报道,尤其是《国土报》的报道,以及本-古里安当天的日记,他们还通过“以色列之声”播送了此事件。有关宣布建国的反应的文字,我们访谈了亚伯拉罕·奥伦斯坦、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亚伯拉罕·巴奈和雅各本-乌尔。

关于阿拉伯军团的最后组建以及阿卜杜拉国王的致辞的叙述,基于对阿卜杜拉·泰尔、约翰·格拉布、德斯蒙德·戈尔迪、休·布莱肯顿的访谈。

在对阿兰·康宁汉爵士的访谈中,这位末任高级专员回忆了他离开耶路撒冷的情形。

31.“这些人必能担当。”

1948年战争爆发时阿拉伯电台发表的口号和声明,保存在英国广播公司档案中。阿扎姆·帕夏5月15日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谈中发表了一个声明。近卫骑兵旅的迈克尔·奈勒·利兰上尉和德里克·库珀(Derek Cooper)见证了塞米拉米斯旅馆屋顶上的场景。穆罕默德·拉法特提供第六营出发的情景;关于阿拉伯军团挺进巴勒斯坦的文字,马哈茂德·鲁桑上尉提供了材料。

克拉克·克利福德和以利亚胡·伊拉特对美国承认这个新国家的叙述提供了他们的材料。关于大卫·本-古里安得到这个消息、他的讲话,以及他视察轰炸地区的描述,来自对本-古里安先生的访谈和他那天的日记。关于拉特龙的文字,基于对伊果尔·雅丁、伊扎克·拉宾、约翰·格拉布、哈伦·本-贾兹和法乌兹·艾尔·考克基,以及以色列国防军的战史处对战斗的官方研究。

犹太人抢掠被占领的耶路撒冷的阿拉伯区,以及该市领袖显然无意或者无力阻止这种抢掠行为发生,成为1948年激烈批评的主要内容。本章所描述的事件,乃是根据目击者口述。乔恩·吉姆切(Jon Kimche),一位杰出的犹太复国主义作家,称抢劫是“一种耻辱”。美国总领事5月18日写给国务院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被占领的阿拉伯区的抢掠行为如此普遍,当局以如此冷漠之态度视之,以至于很难不认为这是得到官方容忍的行为。”

约瑟夫·林顿,查伊姆·魏兹曼的秘书,描述了他举杯祝贺以色列第一任总统的情景。

32.“一年中最美的那个月。”

关于阿拉丁·纳马里的新闻公报摘引的文字,来自他提供给本作者的一套完整公报副本。本章后面所引文字来自本-古里安的日记。穆罕默德·拉法特向我们描述了他的第一场行动。关于补辱会的逃离,基于当时作者得到的修道院详细备至的日记内容。

关于老城的那段文字所引用的全部电文都保存在沙提尔的档案里。此外,这些文字中还包含对末底改·平卡斯、摩西·拉斯纳克、易卜拉欣·艾亚德神父的访谈材料。

雅法门攻击计划的草案收藏在大卫·沙提尔的档案里。该计划当时遭到帕尔马赫的伊扎克·拉宾、伍兹·纳尔西斯和约瑟夫·塔本金的严厉批评,认为完全不切实际。过了一段时间后,在一个编撰战史的军官同事组成的董事会面前,沙提尔为自己辩护说,他拒绝了帕尔马赫的替代方案,因为“我面对的是整个老城的全部边界,附近没有洛克菲勒博物馆(帕尔马赫提议攻击的地方)。我把拯救老城里的犹太人当作我的第一个和首要的目标……我认为犹太区就要失守。我预计几小时内阿拉伯军团就会从东边打过来”。

33.“去拯救耶路撒冷。”

关于阿拉伯领导人在安曼决定对耶路撒冷进行干预的叙述、国王在黎明前造访他首相的家,以及决定命令阿卜杜拉·泰尔到耶路撒冷去的叙述,相关材料取自泰尔当时的私人秘书哈扎·艾尔·马贾利的回忆录,此书于1960年5月在安曼以阿拉伯语出版。阿卜杜拉·泰尔在一次访谈中讲述了在那天发生的事件。格拉布所著《和阿拉伯人在一起的士兵》刊布了国王的电文副本。在英国的家里的数次访谈中,他说明了他本人曾竭力抵制将阿拉伯军团派遣到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哈加纳指挥部发给特拉维夫的一系列电报的副本收藏在沙提尔的档案里,形象地展示了雅法门进攻的步骤以及最终的失败。伍兹·纳尔西斯从帕尔马赫的角度撰写了这次进攻的经过,见于所著帕尔马赫的历史(Sefer ha-Palmach )。在为叙述此次攻击行动而准备材料的过程中,在犹太人一方我们访谈了伊扎克·列维、内塔尼尔·罗尔赤、博比·莱斯曼、阿里耶赫·费绪曼(Aryeh Fishman)、以法莲·列维、伍兹·纳尔西斯、以利亚胡·塞拉、乌里·本-阿里、大卫·埃拉扎尔、约瑟夫·尼沃、亚伯拉罕·巴尔·耶菲特(Avraham Bar-Yefet)、伊果尔·亚伦和大卫·阿米兰;在阿拉伯人一方,访谈了尼姆拉·塔诺斯、艾哈迈德·艾德、安瓦尔·努赛比、穆尼尔·阿布欧·法德尔、彼得·萨利赫、卡末尔·伊雷卡特、纳迪·达耶斯、哈菲兹·巴拉卡特、达乌德·侯赛尼和达乌德·阿拉米。

34.“一代人的哀歌。”

对阿卜杜拉·泰尔和马哈茂德·穆萨的访谈,以及泰尔的回忆录,为我们关于阿拉伯军团进入耶路撒冷的叙述提供了素材。鲍勃·斯莱德少校,他描述了阿拉伯军团在拉马拉的集结,本人还握有拉什准将要他进军耶路撒冷的手令。格拉布和柯克布赖德的会见在对两人各自的访谈中都做了描述。

关于帕尔马赫破坏锡安门的叙述,基于对犹太人一方的约瑟夫·阿提耶赫、末底改·加吉特、亚伯拉罕·巴尔-耶菲特、班尼·马尔沙克、以利亚胡·塞拉、什穆尔·巴扎克、大卫·埃拉扎尔、末底改·平卡斯以及摩西·拉斯纳克的访谈;以及对阿拉伯一方的纳瓦夫·贾比尔·艾尔·哈穆德、穆罕默德·穆萨和阿卜杜勒·卡里姆·穆萨拉姆的访谈。

关于拉特龙严规熙笃会修道院的历史和1948年修士们的生活,我们感谢拉特龙修道院院长R. P.马塞尔·德斯塔耶(Marcel Destailleur),使我们得以披阅修道院1948年详尽的大事记。

35.“约瑟夫救了耶路撒冷!”

关于曼德尔鲍姆大楼附近战斗的叙述几乎完全基于对那些参战人员的访谈。哈加纳一方有约瑟夫·尼沃、米什卡·拉宾诺维奇、雅各·本-乌尔和莎拉·本-乌尔、卡尔米·恰尼、鲍比·赖斯曼、卡尔曼·布拉特、伊扎克·列维和吕便·塔米尔;阿拉伯军团一方有鲍勃·斯莱德和约翰·布坎南上校、扎尔·艾尔哈维尔、阿卜杜勒·拉扎克·谢里夫(Abdul Razzak Sherif)中尉和艾特·玛塔尔(Eit Matar)中士。

36.“拿下拉特龙。”

多弗·约瑟夫的耶路撒冷委员会每日会议的协议,几乎都精心保存在耶路撒冷以色列总理的档案文件里。本书第621 页引用的约瑟夫的话,以及许多特别的细节,比如黑市水价以及第623 页每日热量的配给等均来源于此。

关于哈加纳和阿拉伯军团努力拯救三辆装甲车的叙述,基于对约瑟夫·尼沃、雅各·本-乌尔和萨拉·本-乌尔、米什卡·拉宾诺维奇、扎尔·艾尔哈维尔中尉的访谈。

关于萨特克空军基地以及以色列空军的首架梅塞施米特飞机的飞行的描述,基于对埃胡德·阿弗里尔、末底改·霍德和以兹尔·魏兹曼的访谈。争夺圣母朝圣宾舍的斗争的素材包括对约翰·格拉布、内塔尼尔·罗尔赤的访谈以及该宾舍的档案材料、勒内·鲍威尔博士的日记以及补辱会的日记。伊果尔·雅丁和大卫·本-古里安会见的叙述基于对本-古里安先生的日记和对两人的访谈。

37.通往应许之地的门票

关于拉特龙之战的前期阶段,参见以下两章的注解。关于法国圣母院战斗的叙述,根据对参战者的访谈整理而成,其中哈加纳方面有泽尔曼·马特、内塔尼尔·罗尔赤、米什卡·拉宾诺维奇;阿拉伯军团方面有凡提·乌麦士、扎尔·艾尔哈维尔、艾特·玛塔尔、法乌兹·艾尔·库图布和约翰·格拉布爵士。

38.“不惜一切代价执行任务。”

39.拉特龙的麦田

三战拉特龙,第38章描述了其中第一战,也许是第一次阿以战争中至关重要的也是最有争议的战役。正因如此,对这个问题有兴趣的研究者手边有许多文献。其中最重要的一种,可能就是以色列国防军战史处基于对以色列高级将领访谈整理而成的长篇战役研究。六日战争占领拉特龙阵地之后,以色列媒体再度充斥了对1948年拉特龙战斗的研究文章。其中最重要的有:《不惜一切代价进攻》,《国土报》,1968年4月30日;作者是哈伊姆·拉斯科夫、乌里·奥伦(Uri Oren)的《拉特龙发生了什么?》,《晚报》,1968年6月7日;同一作者的《雷鸣般的沉默》,刊登在1968年6月14日的《新消息报》,《拉特龙战役史》,分七部分连续刊登于1968年的Ma'arachot 杂志上。此外,关于拉特龙的战斗,在阿拉伯人方面有六团副官马哈茂德·鲁桑上尉根据日记撰著的一部极好的、详尽的叙述,书名为《拉特龙之战》(Harbe Bab el Wad ),1959年在安曼出版。

既然本作者为了撰写本章而访谈的大多数人员都不止参加过一次拉特龙之战,为避免重复,我们将他们都在这里一次性列出。在哈加纳方面有雅科夫·弗里德(Yaacov Freed)、马提·梅吉德、班尼·马尔沙克、摩西·克莱恩(Moshe Klien)、彭纳·施奈曼(Pnina Schneman)、哈伊姆·拉斯科夫、什洛莫·沙米尔、兹维·胡尔维茨、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兹维·日耳曼(Zvi Gernman)、大卫·本-古里安、伊果尔·雅丁、西蒙·阿维丹、伊斯卡·沙迪米、摩西·凯尔曼(Moshe Kellman)、卡尔米·恰尼、乌里·赞德班克(Uri Zantbank)、哈达萨·苏斯曼(Hadassah Sussman)和大卫·列文森(David Levinson);在阿拉伯军团方面有马哈茂德·鲁桑上尉、哈贝思·马贾利上校、马哈茂德·梅塔赫、卡西姆·艾雅德中尉、阿卜杜拉·萨利姆上尉、伊扎特·哈桑上尉、雅库布·阿布·戈实(Yacoub Abu Gosh)博士、阿卜杜拉·施维伊尔(Abdullah Shwei'ir)中尉、穆罕默德·纳伊姆(Mohammed Na'em)中尉、优素福·耶里斯(Youssef Jeries)中士、纳赛尔·艾哈迈德中尉和尼格尔·布罗玛中尉。

40.“记住我幸福时的模样……”

关于犹太区的战斗和陷落,有两份重要文献已经在以色列刊布,是本书关于这个主题的基本参考资料:Adina Maarechot的Megillat Haatika Heir Haatika (老城散记)和Aharon Liron的Yerushalayim Haatika Bematzor Be-Bakron (耶路撒冷老城围困、作战记)。本书所引新城和老城之间全部电文往来均来自大卫·沙提尔的档案。我们非常感激摩西·凯琳戈夫人提供给我们她女儿的最后一封信的内容。在本章关于犹太区陷落的叙述所做的访谈中,在犹太人方面有末底改·平卡斯、耶胡达·考雷士、亚伯拉罕·奥伦斯坦、玛莎·维恩嘉顿和丽玮卡·维恩嘉顿、乌里·本-阿里、摩西·拉斯纳克、沙尔·耶舒夫·柯文拉比、查伊姆·哈勒、约瑟夫·阿提耶赫以及伊谢尔(Yechiel)·伍尔兹和利亚·伍尔兹;在阿拉伯方面有纳迪·达耶斯、阿卜杜拉·泰尔、萨米尔·苏基、纳希布·布罗斯、马哈茂德·穆萨、法乌兹·艾尔·库图布和安托万·阿尔比纳。

41.“在耶路撒冷道一声晚安,说一声再见。”

本章以及第43和44章所引多弗·约瑟夫和大卫·本-古里安的电文往来收藏于以色列总理档案馆,军事长官卷第42号。沙提尔给他的部队关于粮食供应形势的消息,包含在1948年6月2日的一道命令里面。关于阿拉伯炮击该城的文字基于对阿卜杜拉·泰尔和埃米尔·朱米安的访谈,以及沙提尔档案的每日简讯里。关于耶路撒冷被围期间的生活的描述,取材于对多弗·约瑟夫、爱德华·约瑟夫博士、以利亚胡·肖兹维尔、大卫·埃尔里克和露丝·埃里克夫妇、约瑟夫·里夫林女士、亚伦·艾尔纳、以利亚胡·卡梅尔和阿摩司·以伦(Amos Elon)的访谈。对约翰·格拉布爵士、休·布莱肯顿、阿列克·柯克布赖德爵士和哈罗德·比雷爵士的访谈也对英国政策变化的描述有所帮助。

42.“我们将开辟一条新路。”

关于第二次拉特龙战斗,参见第38和39章注解。关于日后成为“滇缅公路”的那条小道的发现,那个三人小组中的两人向作者描述了事情的经过:阿摩司·科列夫、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科列夫欣然同意在20年后踏着他的足迹,和我们一起重走他们发现的道路。本章结束的文字使用了与伊扎克·列维和大卫·本-古里安的访谈材料。

43.“阿拉伯人民将永远不会原谅我们。”

和前面几章一样,多弗·约瑟夫和大卫·本-古里安之间往来电文收藏在以色列总理档案馆,军事长官卷第42号。关于该城剩余食物供给以及定量供应的统计数字,来自该文件或者由多弗·约瑟夫的助手亚列·贝尔甘德保存的文件。此外,本章描述耶路撒冷令人绝望的形势的文字,我们使用了对多弗·约瑟夫、亚伯拉罕·皮克、亚列·贝尔甘德、吕便·塔米尔、莱昂·安琪儿、内塔尼尔·罗尔赤和沙洛姆·德罗尔的访谈材料。弗朗索瓦·哈斯(François Haas)弟兄和猪的历险记,载于法国圣母院的日记里。

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在安曼辩论的叙述,基于对阿扎姆·帕夏和他的秘书瓦利德·艾尔·达理的访谈以及会议纪要。

关于决定派人翻山越岭徒步进入耶路撒冷,以及特拉维夫的挑夫历尽艰辛将食品送入该城的描述,基于对布罗尼斯拉夫·巴示麦、约瑟夫·阿维达、大卫·本-古里安、平哈斯·布雷克、查伊姆(维维安)·赫尔佐格和阿摩司·科列夫的访谈。关于阿拉伯军团对犹太人筑路的反应,来自马哈茂德·鲁桑的日记和阿卜杜拉·泰尔未出版的回忆录,以及对鲁桑、泰尔、哈贝思·马贾利和阿里·阿布·努瓦尔的访谈。

44.为生者干杯

关于第三次拉特龙战役,参见第38和39章注解。关于耶路撒冷犹太人在停火前夜的困境的描述,基于对亚列·贝尔甘德和多弗·约瑟夫的文件。城里剩余面粉的统计来自贝尔甘德列出粮食储备的一份图表的抄件。此外,也运用了对约瑟夫、贝尔甘德、亚历山大·辛歌、亚伯拉罕·皮克,丹·本-多尔和兹维·莱博维茨的访谈材料。根据约瑟夫的委员会记录,在围困期间有2000名耶路撒冷犹太人——占该城犹太人口百分之二十——被炮火打死打伤。

关于阿拉伯军团炮轰圣墓大堂的故事,由下令开火的埃米尔·朱米安亲口告诉作者。

关于马库斯之死的叙述,来自哈加纳对其死因展开调查的结果。当时怀疑他可能被反对他本人以及本-古里安努力将其武装力量加以纪律约束并且将其改造成正规军的帕尔马赫故意杀害,后经调查排除了这种怀疑。关于阿卜杜拉国王访问耶路撒冷以及从阿拉伯人观点对停火的看法的叙述,基于对阿布欧·栽德·阿布欧·里奇、埃米尔·高里以及阿卜杜拉·泰尔的访谈。大卫·本-古里安评价阿拉伯人接受停火的一个“错误”,乃是乌里·奥伦1948年6月24日接受《新消息报》记者访谈所言。

45. 30日停战

30天停火期间经由“滇缅公路”运抵耶路撒冷的武器弹药的数量,取自沙提尔档案。运入该城的食品数量和内容,取自大卫·本-古里安的日记,这位以色列总理每天都对此做了认真的记录。停火期间运抵以色列的武器以及从捷克斯洛伐克购买武器的统计数据,来自本-古里安先生的日记以及以户·阿弗里尔的文件。本-古里安先生在与他的哈加纳指挥官以及内阁成员举行会议上的讲话,部分来自他当时记的日记。在接受贝尔纳多特呼吁延长停战时间之际的复杂心情,在访谈中他对作者做了描述。

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拒绝停火的叙述,来自联盟会议纪要。关于阿拉伯人难以补充军火库以及英国人立场的描述,来自对约翰·格拉布爵士、哈罗德·比雷和德斯蒙德·杨的访谈材料。

46.美中不足的号角

关于轰炸开罗,在穆尼亚·玛尔多的《绝对非法》中做了详细叙述。作者访谈了B-17的一名机组人员耶胡达·布里格尔(Yehuda Brieger)。关于阿拉伯国家联盟的阿莱会议的描述,基于会议纪要以及对阿扎姆·帕夏和瓦希德·艾尔·达理的访谈。

关于哈加纳对老城的最后一次攻击,基于对兹维·西奈、大卫·阿米兰、耶书仑·希夫、米什卡·拉宾诺维奇、阿弗拉姆·乌谢利、梅纳赫姆·阿德勒、亚伯拉罕·琐里亚、什穆尔·马托特、阿卜杜拉·泰尔和马哈茂德·穆萨的访谈。戒严令、沙提尔宣布占领老城的讲话,以及其为占领老城而准备的文件抄本,均见于这位耶路撒冷指挥官的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