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后记
Postscript

自从2008年将伊利亚德《比较宗教的范型》翻译成为英文之后,就下定决心不再从事任何翻译工作了。原因是众所周知的。一是翻译,尤其是学术翻译在如今的科研考核中被彻底边缘化了,除了计入少得可怜的工作量之外,完全无法用来衡量学术的水平;二是译者的智力报酬普遍缩水。1952年钱春绮先生翻译《海涅诗集》,得稿酬8000元,是当年全国职工月平均工资的200倍。若以2014年部分城市月平均工资的平均数计算,相当于62万元。我等还属于“体制中人”,自然应当“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既是形势需要,也是责任所在。

话虽这么说,为什么最终还是接下了这单活儿呢?两年前,磨铁图书有限公司的编辑找到我,说是想请我翻译《为你,耶路撒冷》。正要婉拒之际,接到去以色列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的邀请,于是头脑一热,一口答应了下来。心想集中精力,大干一场,数月之后,就可以揣着这本翔实叙述第一次阿以战争的纪实文学畅游耶路撒冷了。不料叙利亚内战升级,以色列大举轰炸叙利亚,邀请方因安全问题决定会议延期,翻译的节奏自然也就跟着放缓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参会和译事,本是学者生涯中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居然也会被发生在别处、通常只在电视画面里出现的历史事件所改变,或许当年那些耶路撒冷的男男女女,就是这样或者那样,被拽入原本与他的生活轨迹毫无交集的历史事件中去的吧?我一边继续我的译事,慢慢地内心就产生了某种凝重感,当年那些在耶路撒冷街头,为争夺一点生存空间而展开生死搏斗的人,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这场至今令全世界为之瞩目的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纷争的呢?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纷争真的只有通过战争一决胜负吗?任何战争固有胜负,但是战场上的一次次凯旋,并不必然带来的民族之间的和解、互信与共同发展……民族如此,社群如此,甚至个人与个人之间,莫不如此。

吊诡的是,我还没有能够翻译全书,以色列的新签证却很快又下来了,终于没有能够揣着历史书畅游耶路撒冷。倒也好,可以暂且卸下历史的凝重,把以色列之行当成旅游目的地轻松一游了。五月的夜晚,我们一行人漫步海法街头,忽然之间警报声大作。一开始还以为遇到了突发的战事,看到所有行人全都停下了脚步,疾驶而过的公交车和其他私家车全都停在道上。我们也只能入乡随俗,原地驻足。原来,这警报声是以色列独立日活动的一部分,纪念为国捐躯的阵亡将士。一瞬间,时光仿佛又回到了六十六年前,决战前夕的耶路撒冷,那个属于本-古里安、果尔达·梅厄、沙提尔、康宁汉爵士的耶路撒冷。

回到国内的家,继续我的翻译,但耶路撒冷在我脑海里却变得那样新鲜、活泼。沿着雅法路向老城一路走去,碧蓝的天空下面是杏黄色的建筑,大片的黑色石块铺成的人行道,隆隆穿行而过的是极为现代化的有轨电车,男人们悠闲地在露天酒吧和餐馆小憩、聊天,家庭主妇们提着购物袋在街面上匆匆行走,车站旁、橱窗边拥挤着身着艳丽的少男少女,分不清究竟是当地人还是外国游客,是阿拉伯人还是犹太人,在这条著名的街道上,哪里还能看到两个民族曾经为之捉对相互厮杀的一点点痕迹?

但愿,我眼前的景象不是虚幻,种种的纷争真正远离这座离上帝最近的城市,远离整个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人类由此开始真正的和平年代。

耶路撒冷啊!

在本书翻译过程中,我要感谢我的美国朋友埃文斯夫妇(Alice and Robert Evans),去年访美期间,在他们位于康涅狄格的乡间别墅里,我们花了一个晚上,将英文原著中的几个语言难点一一克服;感谢复旦大学哲学学院的魏明德教授和我的同事吴雅凌博士关于法语、复旦大学田艺琼博士关于阿拉伯文方面的疑难;感谢魏丹和陈亮,作为磨铁的编辑,以极大的耐心和敬业的精神,时刻关心译事的进展并给予了重要的支持。

最后,感谢我的家人,我的妻子姚蓓琴、女儿晏子慧。自始至终,她们不仅一如既往地给了我坚实的后勤保障,让我差不多真的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地步,而且最为重要的,她们还各自翻译了其中的好几章,是本书的真正译者!

晏可佳

2015年3月22日

阅读 ‧ 电子书库

地图译名 (以英文字母排序)

PALESTINE (1947—1948) ,巴勒斯坦(1947—1948)

Armistice Lines 1948/49,1948—1949年停火线

Jewish State under U.N.Partiton Plan,联合国分治计划中的犹太国

Territory Captured by Israel in 1948,1948年以色列占领地区

[1]拉特龙,哈加纳和阿拉伯军团在此血战三场,争夺通往耶路撒冷的公路。

[2]玛甘·米歇尔,哈加纳的秘密地下兵工厂。

[3]拜特·达尔拉斯,英国人废弃的机场,哈加纳的捷克武器于此秘密运进巴勒斯坦。

[4]纳比·但以理,哈加纳在此地惨败于巴勒斯坦游击队之手。

[5]死海钾肥厂,大卫·本-古里安获知巴勒斯坦分治的消息。

[6]鲁登堡发电厂,果尔达·梅厄首次秘密会见外约旦国王阿卜杜拉的地方。

[7]纳哈利耶,阿拉伯军团司令格拉布·帕夏的密使,在1948年战争前夕与哈加纳军官会面的地方。

[8]拜尔·采特,阿拉伯人的指挥部。用于摧毁耶路撒冷犹太人目标的卡车,装满炸药后从此地出发。

[9]代尔·亚辛,伊尔贡和斯特恩帮杀死阿拉伯居民的地方。

[10]巴伯·艾尔·瓦德,耶路撒冷的生命线,也是阿拉伯人交叉火力的目标。

Acre,亚柯

AIRPORT,机场

ALLENBY BRIDGE,艾伦比桥

Amman,安曼

Aqaba,亚喀巴

Bab el Wad,巴伯·艾尔·瓦德

Beersheba,别是巴

Beir Zeit,拜尔·采特

Beit Shan,伯珊

Bethlehem,伯利恒

BURMA ROAD,滇缅公路

DEAD SEA,死海

Deir Yassin,代尔·亚辛

EGYPT,埃及

Eilat,以拉特

GULF OF AQABA,亚喀巴湾

Haifa,海法

Hulda,胡尔达

Jaffa,雅法

Jenin,杰宁

Jericho,耶利哥

JERUSALEM'S WATER SUPPLY LINE,耶路撒冷供水管道

JUDEA,犹底亚

Kalya,卡利亚

Kastel,卡斯特尔

Kfar Etzion,伊西翁村

Kiryat Anavim,基利亚特·安纳维姆

LAKE HULEH,户勒湖

LAKE TIBERIAS,太巴列湖

Latrun,拉特龙

LEBANON,黎巴嫩

Lydda,吕大

MEDITERRANEAN SEA,地中海

Mishmar Ha'emek,米什玛尔·哈伊梅克

MOUNTAINS OF MOAS,摩押山

Nablus,纳布卢斯

Nazareth,拿撒勒

NEGEV DESERT,内盖夫沙漠

PARTITON LINE,分治划界

PLAIN OF SHARON,沙仑平原

Ramallah,拉姆安拉

Ramle,拉姆勒

Ras el Ein,拉斯·艾尔·艾因

Safed,萨费德

SAMARIA,撒玛利亚

SINAI PENINSULA,西奈半岛

SYRIA,叙利亚

Tel Aviv,特拉维夫

The Jewish Lifeline Road to Jerusalem,犹太人的生命线,通往耶路撒冷的公路

TO KATANA AND DAMASCUS,往卡塔纳和大马士革方向

TO PORT SAID AND CAIRO,往赛义德港和埃及方向

TRANSJORDAN,外约旦

Tulkarm,图尔卡姆

Tyre,推罗

VALLEY OF AYALON,亚雅仑谷

VALLEY OF JEZREEL,耶斯列谷

VALLEY OF SOREC,梭烈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