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龙虎争锋

吕不韦正踌躇满志,准备宣判项少龙的死期般颁告两人的决战时,吕娘蓉突地站了起来,斩钉截铁道:“不用比武了,女儿决定嫁给中邪,只好辜负项大人的美意。”

此语一出,吕不韦的笑容立即凝固,呆在当场。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管中邪则雄躯一震,眼中厉芒闪闪。朝正愕然向吕娘蓉瞧来的项少龙望去。谁都知道这一向沉稳冷狠的人失了方寸。

其他人更无不脸脸相觑。

如此一来,这场万众期待的一战,岂非就此告吹。

杜璧、缪毒等更难掩失望之色,因为无论两人中不理谁人饮恨收场,对他们均是有利无害。

而嬴盈、昌平君、王齿等却是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

秦国一向严禁将士私斗,项少龙和管中邪同为军方将领,苦无借口下,纵是恨不得项少龙杀死管中邪的小盘,亦不能自坏规矩,硬要他们斗上一场,否则法何以立?宴堂肃默无声。

吕娘蓉坐了回去,低垂螓首。酥胸高低起伏,处于极激动的情绪里。

项少龙凝神瞧了吕娘蓉好一会后。不知该好气还是好笑。暗忖刚才因开罪了她,所以她才故意在众人面前扫他的面子,砝码则是她的终生大事。

但说到底,吕娘蓉便像羸盈般,还是较倾向管中邪。

吕不韦气得脸都红了,狠狠盯了吕娘蓉几眼后,眼珠一转,呵呵一笑坐了下来,同右边的小盘笑道:“小孩子总是拿不定主意,不过本仲父曾有言在先,此事理该由老夫作主,否则岂非失信于天下,诸君意下如何呢?”吕娘蓉娇妪猛颤,抬起头来,正要说话,管中邪在下面握紧了她的手,凑近用声耳语道:“娘蓉切勿再令仲父难堪了。”

吕娘蓉呆了一呆,偷瞥了项少龙一眼,又垂下俏脸。

小盘好整以暇道:“仲父言之成理,何况比武挑婿,我大秦自古已有此风尚,故假若仲父认为这场比武不宜取消,太后又没有意见,寡人自然全力支持。”

众人的日光全转移到朱姬处,候她出言,气氛紧张得像引满了的强弓。

这握有实权的大秦太后一对美眸射出复杂难明的情绪,先深深瞥了缪毒一眼,再朝项少龙望去,忽然俏脸血色尽退,微颤下娇喝道:“项管两位卿家的比武,就如仲父所说,如期举行好了。”

采声震天而起,整个华堂沸腾起来。

项少龙的心却像给利刃狠狠割了一下,知道在缪毒和他之间,朱姬已选择毫无保留地投向缪毒。

现在凡是深悉管中邪实力的人,均认定了他项少龙必败无疑,朱姬的支持比武,正代表她希望自己给管中邪杀死,好一了百了。

自己和朱姬的开系发展到此等地步,只有叹一句“造化弄人”有何话可说?吕不韦雄壮嘹亮的笑声再次响起,大喝道:“少龙中邪之战,立即开始!”这宣布又惹来另一阵高潮的采声。

鼓声喧天而起,更添炽烈的情绪。

管中邪低声安慰了吕娘蓉两句后,长身而起,全场立即静了下去。

这声名直迫项少龙的超级剑手只是随便一站,便有种睥睨当世的气概,教人心生敬畏。

管中邪步出席外,含笑接受众人的注视和喝彩,当到了大堂中心空地处,从容立定。向主家三席敬礼道:“能得太后、储君和仲父恩准与项大人此武较技,实中邪生平快事,微臣死而无撼。”

众人听他说得豪气,又隐含分出生死始肯罢休之意。情绪再高涨起来,拍得手掌都烂了,呐喊得声音也嘶哑了。

项少龙的脸色却颇为难看,当然不是为了比武一事,而是对朱姬的转变感到无比痛心。

众人却以为他是怯战,大感奇怪。

项少龙深吸了一口气后,压下了汹涌的情绪,站了起来。

就在此刻,他知道自己已被朱姬的绝情深深伤害了。

项少龙生性重情重义,为了朋友,能置自身的安危荣辱于不顾,所以才能赢得像李园、龙阳君、韩闯、图先等人的过命交情。

他对朱姬更是情深义重,岂知最终却换来这等对待,那能不心生怨怅。

在万众注目中,他来到管中邪旁丈许处立定,施礼后目光落在朱姬脸上。

两人目光一触,朱姬立即垂下头去。

项少龙化悲痛为力量,哈哈一笑道:“拿刀来!”众人闻“刀”而愕然时,中邪虎躯一震,眼中厉芒爆闪,往他望去。

荆善走了出来,跪地捧上仍插在鞘内的百战宝刀。

项少龙接过百战刀。交往左手持着。

讶异之声四起,人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这式样奇怪的兵器上去。

连小盘都禁不住大奇道:“项卿家手上兵器,究竟是什么东西?”项少龙手握宝刀。立有神彩焕然的感觉,因朱姬而来的渗淡情绪一空,万丈豪倩由心内涌起,朗声答道:“此乃微臣亲自设计的兵器,刀名曰“百战”,取的是孙子兵法中“百战不殆”之意。”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恨不得他立即把百战刀拔出鞘来一看来。

偏是项少龙毫无此意。

吕不韦惊异不定道:“少龙不是说过要以飞龙枪应战吗?为何却出尔反尔?”

昌平君哈哈笑道:“仲父此言差矣,兵家之道,正在于诡变无常,教人揣摩不定,少龙明是枪、暗用刀,深合兵家之旨,为何仲父反有出尔反尔之责?”

昌平君这几句毫不客气的反驳一出,众人都泛起非常特别的感觉。

昌平君虽当上了左相,但由于德望未足,故一直受人轻窥,而他本身亦如履薄冰,战战兢兢。颇为低姿态。但现在他侃侃而言,主动为项少龙辩护,可知他已逐惭建立当左相的信心和地位,敢与吕不韦争一日之短长了。

对昌平君,小盘自是全力支持,微笑道:“左相国之言有理,项卿家能设计出这种史无先例的奇异兵器,更使人急不及待,好一睹百战宝刀的威力,若仲父再无说话,寡人就宣布比武开始了。”

吕不韦压下心中怒火,暗忖待收拾了项少龙后,才来慢慢整治你昌平君,肃容道:“请储君宣布!”小盘目光落在项少龙握放左手仍深藏鞘内的百战宝刀,欣然道:“比武开始!”鼓声再次响起。

把各人的心弦全拉紧了。

支持项少龙而又不知百战刀威力的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顶。

一来他们对这新鲜出炉的怪异兵器毫无信心,二来更由于项少龙向以剑法称雄,忽然换了柄从未上场的新颖兵器,火候和技法方面均会有问题,实是不智之极。

最高兴的却是蒲鹄,若比武不成,他最多只把原银奉还各大小赌客,但假若项少龙得胜,由于有乌应元的赌注,将使他损失惨重。现在见顶少龙竟以这么一把不称手的怪家伙应战,自是喜动颜色。

要知自古以来,剑在所有人心目中早建立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乃近身格斗的王者,随之而来的是源远流长的剑术文化,一时问谁都不能扭转这根深蒂固的想法。

除纪嫣然等知情者外,只有小盘对顶少龙最有信心。那来自孩提时对项少龙的崇拜,没有任何力量可转移他这种心态。

另一个不敢小觑百战刀的人就是项少龙的对手管中邪。

基于一流剑手的敏锐直觉,他首当其冲地感受到项少龙握上百战刀时立即随之而来的强凝气势和信心,故一点不敢学其他人般生出轻视之心。

鼓声倏歇。

宴堂内声息全消,有的只是沉重的呼吸声和间中响起的咳嗽。

此时所有人全涌到宴堂内。连席位间都插满了全神观战的人。

两人缓缓转身,面面相对。

管中邪左手握在长击刃的剑把上,躬身施礼道:“项大人行事每每出人意表,令人惊再无穷,不论胜败,下属仍是真心折服。”

项少龙感受着刀鞘传来奇异的感觉。

这载着中国第一把刀的鞘子绝非凡鞘,而是由清叔以铬铁和后制成的剑鞘,质地远胜一般剑鞘,又不会像时下剑鞘般容易生锈,本身可作格挡的武器。此事管中邪当然不会知道,但他却没打算瞒他,以微笑回报导:“管大人要留心了,我这把百战刀鞘子也可作武器的。”

管中邪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点头道:“多谢项大人提点,请大人赐教。”

项少龙嘴角飘出一丝笑意,虎目扫过正目不转睛看着他们的缪毒等人,其中的韩竭更是专注得像是他上场那样。

过两席的吕娘蓉则花容失色,茫然望着他们,接触到项少龙眼睛时,樱唇轻动,却没有躲避他的眼光。

项少龙的目光最后回到管中邪处,从容笑道:“管大人准备好了吗?”管中邪退后三步,“锵”的一声拔出长击刃,摆开架势。刀尖斜举胸前,遥遥指着项少龙。

一股凛冽的杀气立时气漫全场,生出凶险无匹的可怕感觉。

“锵!”项少龙微俯往前,虎目神光电射,凝视对手,同时把百战刀抽出少许,立时光芒顿现,生出另一股强大气势。堪堪罩着对手。

所有人立时呼吸顿止,静待随时展开的恶战。

项少龙道:“管大人请!”管中邪双目厉芒亮起,肃然道:“项大人请。”

外人还以为管中邪故作谦让,只有项少龙知他因未能摸透百战刀的虚实,故拣守势,以静制动。

项少龙低吟道:“刀名百战,战无不胜,管大人小心了。”

“锵!”百战刀终离鞘而出,却没多少人能清楚看到这宝贝的样儿。

没有人可想像得到百战刀会是如此霸道。

即使曾试过宝刀厉害的滕翼等人,亦想不到在实战时毫无保留的情况下,百战刀有如此威力。

在万众期待中,百战刀像阳光长虹般由鞘内拔了出来,随着项少龙前冲的势子,化为迅雷急电,刮过两人间丈许的空间,往严阵以待的管中邪劈去。

观者人人张口瞠目,却没有人能叫出声来。

管中邪也吃了一惊,想不到项少龙一出手就是舍身猛攻的姿态,忙横移一步,沉腰坐马,连剑挡格。

“当!”一声激响,震慑全场。

先是刀风破空的急啸声,牵引了所有人的感觉,到刀剑交锋时,管中邪随着响音,虎躯剧震。虽化解了项少龙威厉无匹的一刀,但绝非轻松容易。

这一刀因全无留手,才能造成如此可怕的威势,但弊处却是后者难继。

项少龙亦是心中惊悚,本以为这一刀至少可把管中邪劈退半步。岂知对方的脚像生了根的硬生生把这惊天动地的一刀挡格了。

管中邪武功确是进步了,难怪熟悉管中邪情况的人都不看好他项少龙。

像管中邪这种高手,已臻达人类体能极限所能攀上的颠峰状态,要进步谈何容易。日下他这近乎奇迹的更上一层楼,项少龙正是大功臣。若没有他作为激励管中邪的目标和对象,管中邪绝到不了目下的境界。

管中邪竭尽全身之力,硬架了项少龙这一刀后,心想若让对方展开刀法。那还得了,现正他旧力衰竭,新力未生的一刻,借身子前冲之力,长击刃迫压着百战刀不放,强往项少龙推去。

“哦!”刀剑摩擦下,发出一声难听之极的声响。项少龙力道始终及不上管中邪,给他推得倒退两步。

纪嫣然等立时花容失色,果然管中邪把握得时机,长击刃回旋而出,借着身体的横移,避过百战宝刀笼罩的空间,由项少龙左侧标刺他胁下露出的破绽。

更因管中邪使的是左手剑,这一着无论在角度、速度和机会的拿捏上,均到了妙若天成的至境。

就在爱护项少龙的人惨不忍睹,而恨他者或买他输者大喜若狂时,“锵!”的一声,顶少龙左手刀鞘以一招“以守代攻”,便挡了管中邪这必杀的一剑,还余势未尽,迫得管中邪于骇然中急退开去。

全场各方人等,无不为项少龙这出人意表的一招目定口呆。

以剑鞘御敌并非什么奇事,但像项少龙般能以左手运鞘像正常兵器般使出完整精彩的招数,就是未之曾有了。

这正是项少龙暗中想出来的奇技,以补百战刀攻强守弱的弊病。当然,若对手非是管中邪,只是百战刀长江大河的攻势,已可教对方落败身亡,但若似刚才的情况,百战刀鞘就有救命的妙用了。

尤其墨子剑法乃天下最厉害的守势剑术,弃之不用实在可惜,这方面的缺陷,就由百战刀鞘继承了。

而若非百战刀鞘因混了铬而坚硬难毁,亦担当不了如此重任。

种种条件加起来后,就是项少龙此刻的百战刀法了。

管中邪生平所遇剑手中,惟有项少龙在先后两趟比武都可硬生生把他迫退。心中叫糟时,眼前电光疾闪,刀气滚腾,百战宝刀已如惊涛骇浪般乘势攻来。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项少龙展开领悟得来的刀法,在眨几下眼的工夫下向管中邪连劈七刀,每一刀所取角度均是刁钻无伦,像一道道的激电闪劈而来,在刺耳的刀风呼嘹中,刀剑不住交触,以管中邪之能,初遇这种揉合了科学玄理和武学精华、史无先例的刀法,亦给杀得只有招架之力,不住后退。

此时众人才懂得狂嘶猛叫。

叫得最厉害的是田贞两姊妹和十八铁卫,如痴如狂。

高手如韩竭,许商辈,亦为项少龙威势所慑,脸色大变。

最惨的是蒲鹄,那想得到项少龙比传说中的他还要厉害百倍。

每次百战刀劈中管中邪时,长击刃都崩开了一个小缺口,而它的主人却躯体剧震,有如被裂岸的惊涛拍击,震得东歪西倒。

管中邪到挡了第七剑时,已略摸得了项少龙的百战刀法,只觉每一刀劈来虽都有破绽,但由于刀法太凶猛太凌厉,加上没有一定的成法,根本是无从反击。

这亦是刀剑之别,一般剑法中的挡格招数,遇上以砍劈为主的刀,更由于这是刚发明的兵器,措手不及下,即使管中邪这种级数的剑手,也要大大吃亏。

百战宝刀就像变成了急电和疾雷,滔滔不绝的化成一道道芒光,画过两人间的空间,每一刀都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劈往管中邪。

项少龙则变成充满了慑人力量的天神,把领悟出来的百战刀法发挥殆尽,着着抢攻,绝不用留手,更不须防范对方的进击。

管中邪偶有还手机会,百战刀鞘就会施出墨子剑法,把破绽缝补得无隙可寻。

观者只觉项少龙的刀法有若羚羊挂角,去留无游,完全把握不到刀势的取点和下点。

身在局内的管中邪更是苦不堪言。

“当!”的一声巨响,管中邪虽展尽浑身解数。再挡了他一击,可是终吃不消这暗合物理一刀的冲击,给劈得连人带剑跌退两步,步法紊乱。

项少龙知是机会来了,大喝一声,如影附形抢前三步,百战刀高举过头,当踏出第三步时,百战刀由上疾劈而下,猛砍往管中邪额头正中处。

管中邪临危不乱,这时退已不及,除了运剑硬格下,实别无他法。

“当!”刀剑交击。

不堪砍劈的长击刃当中折断,就在百战刀破额而入前,管中邪表现出他惊人的身手,闪退尺许。

项少龙心中一叹,收刀而立,并不进击。

管中邪再跄踉退了一步,握着只剩下半截的长击刃,额际现出一道淡淡的血痕,只是被刀气所伤。

喝叫打气之声,倏地消去。

两人目光交会。

天地似若刹停下来。

片晌后管中邪露出一丝苦涩笑意,抛开手中断剑,躬身道:“项大人的百战刀确是厉害,中邪甘拜下风。”

他不说项少龙武技高强,只赞他的百战宝刀,表明败因只在对方手中兵刃,故并非完全心服。但事实确是如此。

欢声雷动中,小盘等无不暗叫可惜,若非管中邪长击刃断成两截,包保管中邪已变成淌在血泊内的死尸。

吕不韦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吕娘蓉的俏脸再无半点血色,茫然看着场内两人。

小盘偷瞥了神情木然的朱姬一眼后,笑道:“此战确是精彩绝伦,项太傅自创的宝刀和刀法,更使人叹为观止。”

项少龙和管中邪忙向小盘敬礼。

众人眼光不约而同集中往吕不韦处,看他是否即场宣布把吕娘蓉许配给项少龙。

在吕不韦在不知如何应付时,朱姬干咳一声,冷冷道:“此战虽借娘蓉之名,其实却非为她而战,故婚约之事,大可取消,少龙可有异议?”项少龙当然不会反对,点头应道:“一切全由太后作主。”

王齿长身而起,走了出来,到了项少龙前,接过百战宝刀,把弄半晌后,转身朝小盘道:“少龙创出此种教人胆丧的兵器。实是非同小可,若能用于马战冲刺战术,将大大加强我大秦军旅近身马战的威力。功劳之大,比之攻城占地,更是影响深远,已等似立了军功。故老将提议升少龙为大将军,负责训练三军,同时统率禁卫、都骑、都卫三军,保卫朝廷,名为都统大将军,请储君恩准。”

吕不韦和缪毒等的面色同时变得难看之极,偏是别无他法,因为以王齿的身分说出这么一番言之成理的话来,确教人无从反驳。

小盘心中大喜,差点要抱着王齿吻上两口,喜他识得体察龙心,欣然道:“大将军所说正合寡人之意,请太后赐封!”

朱姬方寸大乱,朝缪毒望去,猛一咬牙,沉声道:“升少龙为大将军,确是贸至名归,至于都统一职,牵涉到都城兵制改变,事关重大,还应从长计议。”

小盘心中大骂,盖王齿提议最厉害处,就是把咸阳守军的兵权,全归于项少龙直接管辖之下。朱姬这么来一记避重就轻,只让项少龙升为大将军,小盘虽恨在心头,却又是无可奈何,惟有只宣布升项少龙为大将军。

寿宴至此人人意兴阑姗,输得损手烂脚的蒲鹄更是空有满席佳肴,亦难以下咽。

项少龙接受众人祝贺后,小盘当众宣布了五日后到渭河旁主持春祭,冲淡了因比武胜败而引来的败兴气氛。

项少龙见对面的蒲鹄面无人色的频频与杜璧交头接耳,忍不住问岳丈乌应元,究竟在自己身上押下了多少赌注。

乌应元忍者笑,先欣赏了蒲鹄这大输家的表情后,低声道:“只不过三千两黄金吧!”项少龙听得目瞪口呆。

对一般人来说,百两黄金该可合家人优哉悠哉活过这辈子,二千两黄金已历天文数目,再加上蒲鹄以一赔三输掉的数字难怪这大富豪也要消受不起。

此时宴会结束,吕不韦亲把小盘和朱姬送往大门,其他人都轻松起来,纷纷来向项少龙道贺,管中邪和吕娘蓉则双双悄悄溜走了。

滕翼和荆俊趁机先行一步,准备应付齐人的伏兵。

宾客逐渐散去时,项少龙在乌应元、王齿,王陵、昌平君桓奇等人的簇拥下,往大门走去,纪嫣然、琴清诸女随行在后。

昌平君笑道:“照我看由今天开始,再没有多少人敢正面向少龙挑战了。”

项少龙心中苦笑,二十一世纪所有武侠的小说、电影或电视中的第一高手,无不满身烦恼,希望自己是例外的一个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