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春和

太子被骂了,清查的范围缩小了,户部暂时安全了,监察院重新挺起腰杆来了,这事情就是这么有趣,监察院一处的腰杆如今能不能挺直,竟是取决于户部尚书的身体与地面的角度。

胡大学士在门下中书省里拍桌子,指着六部大老的脸,痛骂这些官员们的不干净,反正他还年轻,火气大,也并不需要像舒芜一样时刻摆出元老大臣的做派与风范,陛下需要的就是胡大学士的名声与冲劲,只是在清查户部的事情上,胡大学士并没有完全满足陛下的要求。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因为在他看来,至少从调查出来的情况看,户部……真的不容易。而最让胡大学士阴怒的是,事情已经到了今天,朝中有些官员仍然念念不忘,想从户部的帐里找到一些与江南有关系的罪证。

一声拍桌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胡大学士双眉深皱,冷冷盯着身旁的官员,沉声说道:“往江南调银?银子呢?不还在户部库房里放着?以后没有证据,不要胡讲这些莫须有的事情,免得寒了官员们的心。”

他看看这些面有土色的官员们,冷哼一声:“诸位大人,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话,胡大学士一拂双袖,走出了皇宫旁边的那个小房间,留下许多官员在屋内面面相觑。

所有人都感到了深深的后悔与难堪。查户部,户部干净着,反而是自己这些人的派系被查出了无数问题,这些官员身后的靠山都与江南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从江南方面的情况,这些大人物们判定了,范闲利用夏栖飞与明家对冲所用的银两,肯定是从国库里调出去的。

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个判断,这些人才敢如此笃定地对户部发动攻势,那么多的银钱既然还存在内库转运司里,那国库里一定抹平不了。

可是……居然没有一点痕迹!

这些官员们恨得牙齿痒痒的,被胡大学士一通训斥也不敢还嘴,谁叫自己这些人喊的震天响,最后却查不出来任何问题!

范家这对父子,太阴险了。

此时是凌晨,东边的太阳还没有升起来,门下中书只是在拟今日朝会之上的奏章,官员们的面色都有些疲惫,大多数人已经一夜未睡,只是想到马上朝会上的斗争,众人必须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户部清查的第一阶段,明显是以长公主与东宫这两派的全面失败而结束,可是……怎样才能挽回一点局面?

有意无意的,这几位官员将目光投向一直坐在阴暗角落处的一位年青官员。

这位年青官员姓贺名宗纬,正是如今朝廷新晋的红人,背后与长公主东宫方面有些以前的联系,如今又是深得陛下的赏识。

正因为胡大学士并不想在户部之事上大做文章,所以弄得陛下有许多不能宣诸于口的心意无法顺利地通过官员办理,这才调都察院新任左都御史贺宗纬入清查户部的小组。

官员们看着贺宗纬,自然是想从这位年青官员的口中知道,这事儿宫里究竟准备如何处置。

此人被特命于门下中书听事已有三天,一直安稳本份,对胡大学士及各位大臣都是持礼严谨,不多言,不妄行,深得沉稳三昧。

只是被几位官员这样盯着,贺宗纬知道,自己必须表示出某些能力,这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陛下。

“一团乱帐啊。”他叹息着,温和对几位官员说道:“看来这事儿还得慢慢折腾下去,胡大学士先前也是有些着急,诸位大人不要多虑。”

慢慢折腾,说明了宫中的态度,范府应对的巧妙又硬气,竟是弄得宫里一时半会找不到好的法子将这位户部尚书撤换下来,只有再等机会了。

官员们沉默了下来,心里有些不甘,又有些隐隐的担忧。

既然范建地位不变,自己这些领头强攻的官员,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

……

在事后的朝会上,属于长公主与东宫一派的官员,发起了最后的攻势,不为杀敌,只为自保。户部即便干净,也总是被清查小组抓到了一些问题,尤其是在事后加入的贺宗纬指点下,群臣舍弃了那些骇人的罪名,只是揪着户部里的一些小问题不放,比如某些帐目的不清,比如……有一小笔银子的不知所踪。

虽然都是小问题,但至少说明了,自己这些人清查户部,不是为了挟怨报复打击,而是真正想找到户部的问题。

朝会之上,听着那些大臣们慷慨激昂的指责,胡大学士在左手一列第一位冷笑着,舒芜在他的身边满脸担忧,吏部尚书颜行书一言不发。

皇帝端坐在龙椅之上,用有些复杂的眼神,看着文官队伍当中的一个人。

今天户部尚书范建,也来到了朝会之上。

皇帝看着下方范建微微花白的头发,在心里叹了口气,开口问道:“那笔十八万两银子到哪儿去了?”

范建出列,不自辩,不解释,老态毕现,行礼,直接请罪。

这十八万两银子早已送到了河运总督衙门!

……

……

朝堂上顿时一片哗然,力主清查户部的吏部与相关官员们面上喜色一现即隐,浑然不明白,为什么老辣的户部尚书,竟然会在朝堂之上,当着陛下的面,坦承私调库银入河运总督衙门,但他们知道,这是一个不能错过的机会!

一时间,官员们纷纷出列,正义凛然地指责户部,把矛头更是对准了范建。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有权调动国库存银的,只有陛下的旨意,其余的人,谁也不行。范建让户部调银入河运总督衙门,却没有御批在手,不论从哪个方面看,都是欺君妄为之罪。

皇帝盯着范建那张疲惫的脸,眼中闪过淡淡光芒,却似乎没有将朝堂上这些臣子们要求惩处户部的声音听进耳中。

皇帝没有听进去,有些官员却听的清清楚楚,听的内心深处一片愤怒!

户部里的亏空,和那些攻击户部的官员关联何其紧密,而范尚书调库银入河工,就算此举不妥,但其心可谅,这乃是为朝廷,为百姓做事,却成了那些无耻小人攻击的痛处!

舒芜的眉头急急抖着,眼中怒意大作,回头瞪了一眼那些出列的文官们。

其实这些在门下中书的元老们都清楚,朝廷要拨银,手续实在复杂,如果真要慢慢请旨再调银入河工,只怕大江早就已经决堤了。而在深冬之时,舒芜便曾经向皇帝抱怨过这件事情,范建调户部之银入河运总督衙门的事情,他虽然不知道详细,但也敢断定,这和私利扯不上什么关系。

扯蛋!调银子修河,他老范家在大江两边又没田,能捞了个屁个好处!

舒芜强压着胸中怒气,站了出来,对着龙椅中的皇帝行了一礼。

看见这位德高望重的大学士出了列,那些攻击户部的官员们讷讷收了声,退回了队列之中。

皇帝看了他一眼,说道:“私调库银,是个什么罪名?”

老舒学士将头一昂,直接说道:“陛下,问庆律应问刑部、大理寺,老臣在门下中书行走,却对庆律并不如何熟悉。”

皇帝似笑非笑说道:“那老学士是想说什么?”

舒芜再行一礼,回身轻蔑看了朝中宵小们一眼,这才缓缓说道:“老臣以为,范尚书此事无过。”

“如何说法?”

“河工之事,一直在吃紧,今年侥邀天幸,春汛的势头不如往年,但是夏汛马上便要来了。至于户部调银入河工衙门一事,”舒芜深深吸了一口气,恭谨无比说道:“乃是老臣在门下中书批的折子,又直接转给了户部,所以户部调银一事,老臣其实是清楚的。”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又是一片哗然!

舒大学士居然甘冒大险,将自己与范家绑在了一处?这到底是为什么?

范尚书似乎也有些吃惊,看着身前那个年老的大学士。

皇帝微微皱眉,片刻后忽然笑道:“噢?为什么朕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老臣老糊涂了,请陛下恕罪。”

舒大学士不是老糊涂,先前朝堂之上群议汹汹,他看不过去,更是心底那丝老而弥坚的良知翻腾起来,血气一冲,让他站出来为户部做保,但此时醒过神后,才知道陛下肯定不喜欢自己的门下中书里有人会替六部做保,苦笑着压低声音说道:“陛下可怜老臣年纪大,昨儿个又多喝了两杯,聊发了些少年轻狂,这时候想收嘴也收不回了。”

皇帝见着堂堂一位大学士扮着小丑,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丝被顶撞的不愉快渐渐散去。

总不能因为区区十八万两银子就把户部尚书和一位大学士都夺了官。

“胡虚之,”皇帝微笑着问道:“依你之见,这事户部应该是个什么罪名?”

胡大学士出列,稍一斟酌后,轻声说道:“欺君之罪。”

朝堂上嗡地一声。

皇帝挑了挑眉头,颇感兴趣问道:“那该如何惩办?”

“不办。”胡大学士将身子欠的极低。

“为何?”

“户部调银入河工,乃是公心,乃是一片侍奉陛下的忠心,虽是欺君,却是爱君之欺。”胡大学士清清淡淡说道:“庆律定人以罪,在乎明理定势,明心而知其理晓其势,户部诸官及尚书大人乃一片坦荡赤诚心,陛下明察。”

“噢?”皇帝似乎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微笑说道:“可是律条在此,不依律办理,如何能平天下悠悠百姓之口,如何平百官守律之念?”

“天下悠悠百姓之口,勿需去堵。”胡大学士和声应道:“只要大江长堤决口能堵,百姓眼能视,耳能闻,有果腹之物,有安居之寓,自然知道陛下的苦心。”

皇帝意有所动,点了点头。

胡大学士继续说道:“至于百官,”他的唇角忽然泛起淡淡苦笑,“若百官真的守律,倒也罢了;在臣看来,庆律虽重,却重不过圣天子一言,若陛下体恤户部辛苦,从宽发落,朝中百官均会感怀圣心。”

他最后轻声说道:“陛下,最近一直在连着下雨。”

这最后一句话说的声音极低,除了靠近龙椅的那几位官员外,没有人能够听见。

皇帝陷入了沉思之中,知道自己最亲近的门下中书学士们,之所以今天会站在范家一边,乃是为了朝廷着想,是为了自家大庆朝的钱财着想。他皱眉想着,胡舒二人并不知晓朕的真实意图,又被修河一事一激,才会出面保范家。可是……难道自己这次的做法,真的有些失妥?

难道朝中有些良心的官员,都认为范建应该留下?

他皱着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望着殿下的范建,轻声问道:“别人说的什么话,朕不想听,你来告诉朕,为何未得朕之允许,便调了银两去了河运总督衙门?”

范建叹了口气,往前走了几步,一躬及地,很简单地回答道:“陛下,臣怕来不及。”

这笔银子,其实就是户部往江南送的银子里截回的一部分,皇帝是清楚的,范建自然是清楚皇帝清楚的,今天朝堂之上,被众官员以此为机攻击着,范建却坚持着不自辩一句,更没有试图让皇帝来替自己分担。

为万民之利,敢私调库银修大河,真是大庆朝难得一见的正义之臣,难怪感动了胡舒两位大学士。

为陛下颜面,敢面临重罪不自辩,真是大庆朝难得一见的纯忠之奴,难怪皇帝陛下也有些意动。

皇帝沉思着,然后缓缓点了点头。

※※※

朝会后明旨下来了,户部亏空严重,陛下震怒,督令清查继续进行,而已经查出的问题,交由监察院及大理寺负责审理。

户部尚书范建被除去了二级爵位,罚俸,留职。

说来好笑,这二级爵位还是当初范闲在悬空庙救了皇帝之后,宫里加的恩旨,至于罚俸,加上上次的罚俸,范建应该有足足两年拿不到工资了。

可是……他依然稳稳地坐在户部尚书的位置上。

而相应的,户部已经查出的亏空,牵连到许多官员,一场轰轰烈烈的纠查工作就此开始。各方势力开始被迫斩去自己的手足,免得因为被户部压了这么些年的亏空,斩掉了自己的头颅。

太子那四十万两银子被宫中那位太后调了私房银子填了。

而其余各派的官员却没有这么好的一位奶奶,不论是东宫一派,还是长公主一派,都有大批官员纷纷落马,而一些新鲜的血液,比如贺宗纬这种年轻的人物,开始逐渐进入朝廷之中。

去年的秋天,因为范闲与二皇子的战争,朝臣们已经被肃清了一批。

今年的深春,因为户部与长公主的战争,朝臣们又被肃清了一批。

抛弃,放弃,成了一时间朝局之中的主要格调。

这个故事的源头在江南,正因为范闲弄了这样一个假局,才会让长公主一方面的人,以为抓到了范家最大的罪状,才会敢于抛出如此多的卒子,扔到这团浑水之中,意图将京都范家拉落马来。

但谁都没有想到,银子,是打北齐来的,国库里的银子,范家没动。

当然,皇帝以为自己清楚范家动了,而且是在自己的允许下动了。

皇帝以为自己知道这天底下的所有事情,其实他错了。

总而言之,范家异常艰难地站稳了脚跟,而皇帝……对于朝官们的控制力度又增强了一分,让宫里也安稳了几分。

皆大欢喜。

从目前的局势看来,至少在明面上,京中已经没有什么势力能够威胁到那张椅子,一时间春和景明,祥和无比。

而在暗底下,太子与二皇子被迫组成了临时的同盟,虽然范家因为这件事情,也伤了一些元气,但是……谁都知道,如果远在江南的范闲回来后,一定还会发生某些大事情。

……

……

能够逼得原本不共戴天的两位龙种紧密地团结在一起,这种威势,这种力量,足以令所有的人感到骄傲与飘飘然。

但是促成这一切发生的范闲,并没有丝毫的得意。

一方面是因为京都的消息,还没有办法这么快就传到遥远的江南。

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在京都可以把皇子们打的大气不敢出一声,可是在这远离京都的江南,面对着那个一味退缩的明家,他竟愕然发现,要把那个明家打垮,竟是如此出奇的困难。

比把自己的皇兄弟们打垮还要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