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剑与旨

范闲看完院报后,便觉得眼有些涩了,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几声。小时候自己的名字和字号就被那些人们安排好了,姓范名闲字安之,如今想起来,这名字自然是宫中那位皇帝陛下取的,只是……自入京都后,准确地说,是自去年春闱后,自己何尝有一日闲时?

其实偶有扪心自问,以两世的学识经验判断,范闲不得不得出一个让他并不怎么愉悦的结论——宫中那位皇帝老子,对自己算是不错了。虽然他清楚,皇帝给予自己这么大的权力,很大程度在于皇帝需要自己这样一个人的存在,用来平衡朝中的局面,而且自己确实表现出了这方面的能力。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可是帝王家本无情,皇帝做到今天这个地步,一方面不能不说是母亲大人的恩泽,另一方面说明皇帝对自己确实还存着稍许父子之情——他至少没有像汉武那样,自己还活着,而且活的越来越好。

当然,范闲不会陶醉在这丝父子之情中,他出奇的清醒冷静。

所以他对于皇帝把自己扔到江南,扔给自己这么多工作,这么麻烦的事情,终究还是有些恼火。

自己不是一头驴……虽然海棠似乎很喜欢把思辙当驴使唤。

……

……

他揉揉眼睛,取出身旁那个长方形的匣子,好奇地撕开了外面的火漆封条。

这是王启年很慎重托夏栖飞带回来的礼物,信中说是孝敬自己的,却没有明说是什么。

盒子缓缓打开,露出里面事物的真面容。

范闲眯了眯眼睛。是一柄剑,一柄看上去并不出奇,但浑身上下透着股古意的剑。

取出长剑,右手稳定地握在剑柄上,缓缓一拉。

悄无声息的,剑锋脱鞘而出。

便如苍山上的那层雪,便如北湖里的那抹碧,便如江南的一缕风,清清亮亮的剑光,在书房之中荡漾着,无比温柔,然而在温柔之中却夹着一丝刺骨的寒意。

范闲微微动容,看出了这把剑的名贵与锋利,尤其让他心中暗动的是,这种温柔之中的杀意,与自己的古怪性情还真是有些相似。

他轻翻手腕,随意挥了两下,感觉轻重也十分合适,剑锋无声破风而出,在蜡烛上拂了三下,蜡烛纹丝不动。

范闲以往所习惯用的武器,不外乎是暗弩与靴间的细长纯黑匕首,虽然杀起人来效率十足,可终究是没有一个趁手的武器,尤其是如果要和真正的高手正面相搏时。

而因为被影子刺了一剑,所以范闲极为划算地学会了四顾剑的剑诀,这些日子里潜心修练着,也算是颇有小成,那夜杀袁惊梦,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四顾剑存于心,范闲愈发有种想佩把好剑的想法。

杀袁梦时,还是向海棠借的软剑。

软饭不能吃,软剑也不好意思老借。

范闲轻弹剑锋,侧耳听着微微的嗡声,不由赞赏地点了点头,心想老王这个马屁倒真是拍的合适。

拾起匣中纸片一看,上面写着王启年纯熟的捧哏之词,马屁十足,先痛悔去年不该偷窥大人之信,最后才讲到这柄剑的来历。

原来这把剑竟是当年大魏朝最后一任皇帝的佩剑!

当年大魏被庆国打散,战家趁势而起,而皇宫里的宝贝儿却早已被那些太监们偷出去变卖了,这把佩剑也从此流落到了民间,再也没有人见过,只是过了这二十多年,终于出现了踪迹,王启年得知后花重金购得,又小心翼翼地做了一些外部的改变,这才送到了江南。

“原来是把皇者之剑……”范闲看着这柄剑笑了起来,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如果这把剑真的附着皇气,当年北魏那皇帝也就不会死了。

不过旋即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王启年如今当然知道自己是皇帝的私生子,重金购得大魏帝剑,千里迢迢送给自己,这是纯粹的拍马屁行为,还是……在用这把剑暗示着什么?

范闲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心想王启年这样一个小老头,有老婆有闺女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那般大的胆魄,应该是自己想多了。

他的心里有些不舒服,看来自己与皇帝陛下一样,骨子里都是多疑的人啊……

吹熄蜡烛,离书房安睡去,范闲忍不住咕哝了一声:“佐罗。”

房门闭,月光静,蜡烛断为四截,一根凝于桌面,三截滚动难安。

……

……

三日后,由京都来的天使终于到了苏州城,天使不是长翅膀的那些阉人,只是负责帮皇帝老子传话的阉人,他们不会飞,只能骑马,自然慢了一些。

华园整肃一新,洒扫庭院,布置香案,准备相关事宜,以范闲为首,三皇子为副,监察院启年小组在内的所有人,及六处护卫、虎卫,密密麻麻数十号人,都老老实实地站在前院堂前等候着圣旨的到来。

今天要接圣旨,海棠身为北齐圣女,自然不方便在,早已避了出去。

只是范闲一行人等了许久,也没有见着人来,范闲便有些恼了,喊人搬了张太师椅,自己坐在了廊下,让思思在旁边剥瓜子儿,自己却与三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

邓子越面现尴尬之色,凑到他耳边说道:“大人,注意一下,总是要等的。”

他的眼光往旁边瞥了一眼。

范闲知道他想说什么,监察院一应下属倒无所谓,老三如今也是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可是自己这一副作派,确实显得有些不尊重皇帝的权威,旁边还有虎卫高达七人,还有负责三皇子安全的几名虎卫,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皇帝派来监视自己的人。

范闲眯了眯眼,没有说什么——北齐之行,包括江南之行,其实都是高达七人跟着,双方相处的还算愉快,至少没有拖自己什么后腿,也没有做出一些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所以范闲这些日子里,刻意将自己的真实一面展露出来给他们看。

反正估计这一生,这七个人都会是自己的贴身保镖,那便……用不断的小错,来让他们习惯自己将来的大错吧。

人心有时候是不能收买,而只能勾引的,男女之间是这般,男男之间其实也是这般。

至于三皇子身边那几名虎卫……

……

……

幸好没有让范闲等太久,随着门外一声礼炮响,几名大内侍卫领头,便拱拥着一名太监走入了园中。

范闲早已站起,牵着三皇子的手迎了上去,行了大礼,静静聆听旨意。

来宣旨的太监是姚太监,也是范闲的老熟人了。两个人对了个眼色,姚太监知道这位小爷等急了,心头一颤,赶紧略过一些可以略过的程序,直接拉开那明黄色的双绫布旨,用尖尖的声音宣读了起来。

圣旨的内容并没有出乎范闲的意料,里面有些句子,甚至还是范闲与皇帝秘密通信中已经商量好了的事情。

身为一国之君,对于江南的纷乱,自然要表示一下震惊与愤怒,旨意里用看似严厉的词语好生训斥了范闲一番。

但是旨意里,一个字都没有提到明家。

范闲跪在地上,唇角闪过一丝笑容。这是应有之理,区区一个江南豪族,怎么可能牵动天心?虽然今次的事情闹的不算小,万民血书也送到了京中,有几名腐儒甚至要在京都打御前官司,皇帝下旨训斥范闲,就算是给了天下人一个交待。

但是……圣旨里,朝廷公文里,绝对不会提到明家,批评范闲处事不谨可以,至于是什么事?朝廷根本不置一辞,这便是所谓政治。

只不过是几句训斥的话,当然,又罚了范闲一年俸禄,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处罚。

姚太监那尖尖的声音停歇,范闲众人起身谢恩,又问过圣上身体如何,等等云云一应无聊之事后,范闲才双手接过圣旨,交给身边的官员收好。

……

……

“又罚俸禄?”范闲忍不住咕哝着,“我与我那老父亲两个人这大几年没个进项,谁来养家?”

他与三皇子当先往里面走着,姚太监佝偻着身子,露着讨好的笑容,小碎步跟在后边。

“老姚……你得把银子还我,不然我可只有喝稀饭了。”

范闲笑骂道。

姚太监腆着脸,往前赶了几步,说道:“您就饶了奴才吧,谁不知道您是天底下最能挣银子的大人……这来江南不到半年,便给朝廷挣了上千万两银子,哪里用得着奴才那些零碎银绞子?”

姚太监说话的当儿,余光悄无声息又极快速地往三皇子处瞄了一眼,范闲先前那顽笑话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往年范家确实把宫中这些太监喂的饱,他当然也清楚范闲哪里瞧得起自己的收成。

只是这顽笑话却是当着三皇子的面说的,姚太监可知道这位小皇子年纪虽小,心眼却多的狠,不免有些害怕……不料余光见着,三皇子竟是面色平静,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再一想范闲既然敢在三皇子面前说这话,那自然是心里有分寸。

姚太监的心肝抖了一下,知道宫里猜的事情可能不差,这三殿下与小范大人确实是那么个事儿。

……

……

“给朝廷挣的银子,我可没那个胆子动,你……莫不是在劝我贪污?”

三人已经入了中堂,范闲与三皇子分坐在主位两侧,姚太监站在一旁,听着这话,苦笑道:“小范大人,莫拿奴才说笑了。”

范闲笑了笑,挥挥手示意他坐下。

姚太监赶紧坐了下来,这趟长途旅行,确实也让他累惨了。

“还以为你能早点儿来,害我等了半晌。”范闲一面磕着瓜子,一面有意无意说道。

三皇子也在一边学着范闲的模样磕瓜子。

姚太监定睛一看,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眼花,上位这“哥俩”长的确实也太像了些,只是一个大一号,一个小一号。

他赶紧赔笑着解释道:“确实是昨儿到的城外驿站,只是要依足了规矩,今儿才能进城……这圣旨是两份,先走了一遭总督府,故而来晚了,大人千万莫怪小的腿脚不利落。”

他小意瞧着范闲的神色,发现这位朝中红到发紫的年轻权贵并没有真正生气的迹像,这才稍松了一口气。

其实以传旨太监的身份,有若皇帝的传声筒,行于天下七路诸州都是嚣张无比,便是先前在薛清府上,江南总督薛清对于这位宫中的姚公公也是礼数十足。可是在哪里拿派都行,唯独是在这华园里,姚太监万死都不敢拿派。

莫说范闲是什么钦差大人,只是这两位“皇子”的身份,以及范闲那熏天的权势,就足以让姚太监老实无比。

“我当然知道你得先去薛总督那里。”范闲没好气说道:“难道我连这点儿规矩也不懂?”

他摇摇头说道:“陛下给总督大人怎么说的?”

姚太监想了想,为难说道:“……其实和给大人的意思也差不多。”

“噢?薛清也被罚了一年俸禄?”范闲抬起头来,颇感兴趣问道,只是问话的口气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姚太监嘿嘿奸笑着,比了三根手指头。

“罚了三年,这下我心里能平衡些了。”范闲笑着扔了瓜子壳,说道:“我便说陛下圣明仁爱,断不会让我这个可怜人把所有的锅都背起来。”

姚太监苦笑着,心想您这话说的是……叫自己怎么接?

好在范闲马上换了话题,问道:“这长途跋涉的,怎么找了你这么个老家伙来?宫里就没年轻得力的公公了?”

“老戴当初是正在训着几个,只是您也知道,出了那档子事儿后,虽然他最近从那可怜处被调了回来,可是这事儿便耽搁了,这次圣旨下江南要紧,奴才自然要跑一趟。”姚太监叹息着。

“老戴还好吧。”范闲问道。

姚太监笑了起来:“托大人洪福,宫里这几个老哥过的还算不错。”

庆国的宫闱与史上不大一样,自开国起,便对太监提防极深,尤其是二十余年前先皇即位之后,更是严防太监干涉国事,宫禁十分严苛。太监难以弄权,所以也并没有划分成许多派系,反而这些太监知道自己处世艰难,极为团结地抱在了一起。

范闲自入京后,便很注意与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太监们搞好关系,当年整肃一处时放了老戴侄子一马,便等若是放了老戴一马,而且平日里多有照顾,并且又从来不会向这些太监提出过分的要求。

最关键的是,范闲每次与这些太监们交往时,倒是真没有把对方当成何等怪恶之人,便有若寻常,不刻意巴结,也不刻意羞辱,更没有当面温和着,背后却阴损着,便是这等作派,成功地让太监们都极喜爱这位年轻的提司大人。

“过的好就行。”范闲忍不住摇摇头,庆国太监一般没有什么太大的劣迹,这些畸余之人确实也可怜了些。他状作无意提道:“老戴没训出几个小的来……不过,去年间,御书房里那个叫洪竹的小家伙,好像还挺机灵。”

“洪竹……如今已经到东宫去了,副首领太监,陛下赏的恩典。”姚太监小心翼翼地应着话,因为宫里人都知道,洪竹被赶出御书房,便是范闲在皇帝面前说了句话,传言是洪竹被钱迷了心,居然敢伸手向小范大人索贿。

范闲面色微沉,想了会儿后,方叹息道:“如此也好,这等太过机灵的角色,总是不适合侍侯陛下……不识得进退,不知道分寸。”

太过机灵?这很明显是贬义……姚太监心想,传言果然是真的,那个小洪竹平日看着不蠢,怎么却敢撩拨小范大人?看来那小子在宫里是爬不起来了。

……

……

送走姚太监之后,范闲领着三皇子来到书房,沉默半晌后,轻声说道:“明白是为什么吗?”

三皇子想了半天,终究还是年幼,没有想明白其中缘由,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如今是春末夏初。”范闲微低眼帘说道:“我们马上要去杭州,途中我还要出去一趟,江南之事基本已定,最多……宫里会留你在我身边一年,也就是近年关之时,我们肯定要回京,而再出来时,便只有我,而没有你了。”

“为什么?”三皇子讶异问道。

“没有什么为什么。”范闲微笑着说道:“在某些人的眼中,我或许有些诡而不善的气息,你是正牌皇子,天家血脉,和我在一起久了,只怕会浸染上一些不好的习气。”

“可是……”三皇子惶急说道:“跟着先生下江南学习,这是父皇亲口应承的事情。”

“父……皇上……”范闲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太后娘娘想你这个最小的孙子了,陛下也只有把你召回去。”

三皇子沉默了下来,他心里清楚,皇祖母和一般的祖母不一样,对于自己这个最小的孙子并不怎么喜欢,反而是对太子和二哥格外看重些。

“也就是说。”范闲说道:“从明年开始,你就是一个人在京都,而我……不可能一直守在你的身边。”

三皇子抬起头来,稚美的脸上流露着一丝极不相衬的狠意:“先生,放心吧,我会好好地活着,等您回来。”

“又说些孩子话。”范闲笑斥道:“在陛下的身边,谁敢对你如何?”

他缓缓说道:“只是,从现在开始,你就必须站出来了……至少,要让朝中的大臣们,军方的将士们知道你,习惯你。”

“习惯什么?”

“习惯你也是一位堂堂正正的皇子,而不是一个只会流鼻涕的小孩儿。”范闲冷冷说道:“习惯……你也是有可能的。”

你,也是有可能的。

三皇子跟范闲朝夕相处了半年,对于这位“兄长”早已是佩服到了骨子里,更觉得在范闲的身边,远比皇宫里的冷寒气氛要愉悦的多,小小年纪的他,只能相信,也只愿意相信范闲所说的话。

但他依然好奇问道:“先生,难道不应该是先行隐忍?您曾经说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你还不是一棵参天大树。”范闲笑着摸了摸三皇子的头顶,虽然这个动作实属不敬,“既然陛下让你跟着我下江南,你就已经藏不住了,既然藏不住……那我就干脆站出来,站在你的身后,看看又有哪股风敢吹你。”

三皇子挠了挠脸,不是很明白。

“我要通过姚太监的嘴,向京都传递一个消息。”范闲收回手,缓缓闭眼说道:“你,是我选择的人。”

三皇子忽然壮着胆子说道:“即便太子哥哥……可终究还是父皇选择。”

范闲没有睁开双眼,只是轻声说道:“长公主选了你二哥,太后选了你太子哥哥,虽然陛下还没有选,但其实很多人早就开始在选了,又何必在乎多我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