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定州军的定

杀声震天,突兀地,全无征兆地,无数身上戴着定州烟尘的骑兵从广场的各个方向,开始向秦家进攻。一队约千人的骑兵,像一把镰刀一样,锋利地自皇城下扫荡而过,那些高耸上城的云梯,转瞬间就像是稻田里熟透了的谷物,哗的一声,被整整齐齐割断了根部。

麦穗总是重的,云梯上面有不少叛军正在奋勇地向上攀爬,根本想不到会有友军会从下面杀了过来,云梯下方的防守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那么多具三截云梯,从两侧向中央,便这般凄惨地垮了下来,上面的叛军惨号着从高中坠下,就像是割稻时洒落的谷粒。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很多人摔死在地面之上,绽出血水内脏,又被像稻杆一般胡乱落地叠加的重重云梯,压在了最下方。而已经登上皇城的那些叛军士兵,骤觉后方有异,不禁俱感骇然。

反倒是皇城中仅存的那部分禁军与监察院部属,发现下方战场局势忽然大变,觅到了最后的生机,勇气顿时冲入了他们的胸襟。防守皇宫的人们冲了上去,将那些登上皇城的叛军们分割包围,让这些已经没有退路的秦家军人们陷入了绝境之中。

已经有叛军攻入了皇宫的正门中,正在进行着突杀,而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叶家两队骑兵分由西方及太平坊方向驰近,在扫荡掉云梯之后,未有丝毫减速,直接纵马驰入黑洞洞的皇宫正门,向着入宫的叛军身后发起了攻击。

而在广场之上,占据了有利位置的定州军,也早已开始了对秦家的反攻倒算。秦家今日上层将领死伤太众,加之事发突然,一时间,竟没有办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和反扑。

沙场之上,决定胜负的其实往往就是开战的这一刹那,定州军的将领们极为优秀地贯彻了统帅在入城前的密令,以雷霆之势突击,打了秦家军队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叛军死伤惨重,而胜负的天平已经倒向了定州军一方。

而天平因何而倒,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想明白的事情,尤其是广场正中间,那些已经经历了两个时辰的拼命搏杀,疲惫到了极点,眼看着马上便要面临死亡的禁军与黑骑们,更是瞪着双眼,明显有些迷惘。

浑身是血的大皇子与低着头的荆戈站在一处,震惊地看着眼前四周的呼杀声,黑烟,刀光,剑影,听着广场上的闷哼,惨号,哀鸣,发现自己手中的那把长刀,竟是如此地沉重。

此时叛军内部忽然互相攻击了起来,秦家自保不及,定州军则是刻意地错开了广场正中那片区域。大皇子这些保护皇宫的人,怔怔地站在空地上,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前一刻,他们还在与人厮杀拼命,下一刻,他们却……似乎变成了纯粹的旁观者,京都里发生的事情,似乎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

大皇子看了身旁浑身是伤的荆戈一眼,皱了皱眉头。身为征西军主帅,他当然知道在战场上的反应是何等重要的事情,不管眼下叛军内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问题,但如果他要利用这个机会,就必须马上下令,集结宫内宫外仅存的近两千有生力量。

然而他的眼中却有些茫然,因为宫城内外上下已经被分割成了几个战区,此时禁军想要拧成一股绳,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从心底来讲,大皇子也不愿意再让这些已经透支到顶点的下属们,再次脱离此时难得的瞬间安全,投身到那些战火之中。

所以他必须看清楚,定州军的忽然反水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老二想借此机会除掉太子,自己登基为帝?可是为什么定州军刻意地远离这部禁军,而且是在努力地保护皇宫?他忽然想到了今日凌晨起,范闲的一切所作所为,他的心喀噔了一声。

难道范闲知道叶家会有动作?所以才会发出那些指令,为对方谋求一个良好的契机?此时一名禁军冲到他的身旁,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将先前有人注意到的叛军中营所发生的事故,简略讲了一遍。

大皇子的眼睛微微亮了起来,看着四周穿梭而行的定州军,看着不远处节节败退的秦家部队以及太子所在地的那面龙旗,终于放松了一些,而对范闲的佩服更重了一分。

※※※

四周不时传来急促的军令声,漫天尘烟之中,各方的力量都在集结冲杀。大皇子带着仅存的二百人与太平坊处回援的禁军,运气极好地汇合在了一处,缓缓地向着皇城所在压去。而远方烟尘掩映中,隐隐可见那面明黄色的龙旗,正在撤离广场。

整个广场已经变成了一座修罗场。秦家叛军虽然死伤惨重,但他们的人数较定州军为多,虽然军令不顺,可凭恃着庆军天然的优秀单兵素质,依然让定州军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场面很混乱,所有的庆国兵士们都已经化作了无数个小小的战团,厮杀在了一起。这种势态的产生,正是因为最开始时,定州军得太子旨意,准备与秦家换阵,而产生的混乱。

沿皇城一线,四面都有战斗在发生,四处都有人死去,四处都有人在惨呼。秋日高悬于中天,终于穿透了皇宫四周的烟雾,照耀清楚了一切。漫地的血水在地上淌着,尤其是皇城那三方有护城河的地方,血水已经渗入了河中。不少死伤的士兵也惨然落河,有些未曾死透的叛军,被冰凉的护城河水一浸,醒转过来,却是无力上岸,极为凄惨地挣扎着,向河下沉去,看上去就像是那条护城河里有无数的水鬼,正在拉着他们的脚踝。

面对着定州军突如其来的打击,秦家在勉力支撑一阵之后,终于败退了。几名将军护着太子,领着收拢回来的队伍,撤离了广场,沿着京都的街巷,开始向叛军们依然控制在手的城门司撤退。

龙旗一退,军势再败,定州军齐声高喝,奋勇冲杀上前。战场顿时从皇宫四周约三里范围内,再次向着整座京都蔓延。追杀与被追杀,杀人与被杀,箭羽乱飞,刀枪狠出。整座京都都开始震颤起来,知道今日必将面临一场十六年未遇的动乱与血洗。

……

……

得得得得,一连串沉重的马蹄声划破了地面上的仅存的那些烟雾,带着马上的那位将军,出现在皇城下禁军及黑骑们的面前,出现在这片似乎被叛军们遗忘了的角落里。

无数金属相撞之声响起。无人发令,无须发令,这些已经疲惫到了极点的禁军与死伤惨重的黑骑,陡然间暴发出气魄,奇快变阵,将那名将军及那名将军身后的亲兵营围在了阵中!

那名将军身后的亲兵面色剧变,齐齐拔刀出鞘!

大皇子缓缓走了出来,看着马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皱着眉头保持着沉默。

叶重缓缓举起右臂,数十名亲兵面带警惕地缓缓收刀,却依然紧张地注视着这些曾经带给他们无数精神冲击的残兵。先前在广场之上,这数百名骑兵,先后两次冲杀,冲地叛军一阵大乱,枪挑秦恒,刀破万军,实在是太可怕了。

“末将调三千部卒助殿下守城。”

叶重看着面前浑身是血的大皇子,眼中闪过一抹赞叹,但语气依然平静。

“宫典马上便到。他助殿下控制局势。”

大皇子看着他,依然没有开口。叶重此时已经将手伸入了怀中,取出了一份腰牌,远远地向着大皇子扔了过去。

大皇子抬起已经酸痛到极点的右臂,将腰牌抓在了手中,定晴一看,发现是范闲昨天凌晨才从下属手中取回来的腰牌,不由皱了皱眉头,抬起头来看着马上叶重如青山般沉稳的身躯,问道:“父皇……”

只说了两个字,叶重便打断了他的话。因为他知道大殿下要问什么,而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皇家的人没有几个傻子,当叶重此时表明身份,并且有范闲的腰牌作为信物,大皇子已经明确了叶重在这次叛乱中所表演的角色,他也清楚地知道像叶重这种层级的人物,断然不是范闲可以说动的,只能说是在父皇离京之前,对于假意前来献俘的定州军,已经做了安排!

大皇子深吸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发布命令道:“追击吧。”

他知道叶重在等着自己的命令。虽然此时秦家已然败走,广场上厮杀之声犹存,可是叶家的定州军实际上已经控制了京都的整个局势,而叶重依然要来见自己,自然是需要自己这个禁军大统领,皇家长子给他一个口令。

此时的局势,手中的实力已经让叶重可以当京都的控制者,可是他不想,也不敢让任何人在事后产生这种猜测,所以才对大皇子格外恭敬。

……

……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京都之中,不可避免地波及到那些关门不出已经长达一日一夜的平民,四处都有战祸惨剧发生。而定州军的骑兵大队,已经追杀着秦家的主营,向着京都九座城门的方位行进。

而太子,却根本不在龙旗之下,这位眼看着便要攻入皇宫,成为庆国新一任君主的年轻人,突然遭到了横腰一击,梦想破碎在自己的眼前,面色早已惨淡不堪。幸亏秦家那几位忠心的将领,反应奇快,带着残军杀出一条血路。

李承乾不想退,因为他知道,自己手中能够拥有的便只是秦家这支军队,如果退出京都,这天下虽大,可何处还有自己的容身之所?只怕连姑母也没有想到叶家会叛吧?年轻太子的唇角泛起一丝苦笑,身下战马的颠动,也没有让他似凝固了的表情有丝毫变化。

自己先前还想着登基之后,如何将叶家从老二那边争取过来,做一个实实在在的皇帝,如何抵住姑母母亲祖母和秦老爷子的压力,赦免城墙上那些坚决与自己做对的文官,尤其是舒胡二位大学士。

谁能料到,叶家便这样叛了!

姑母只怕还不知道这个惊天的消息,母亲和祖母还被困在皇城之上,而秦老爷子……已经死了。

太子的胸口处一阵剧痛,在马上已经快要站不直身子。身旁一位叛军将军含泪说道:“殿下,只要出得城去,再收集兵士,崤山冲一地,还有我们的人,到时候直冲北上,与燕大都督会合,大事定成!”

这话说的有道理,然而李承乾却并不怎么相信。因为范闲活着回来了,只怕燕大都督也死了,而叶家既然叛了,流云叔祖只怕……唉,李承乾的心里叹了口气,随着马儿的奔波向着城门处进发,心中不知荡着怎样的波涛。

……

……

皇城之下,另一位叛乱的主谋之一,二皇子正用一种怨毒和绝望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岳父大人。叶重在亲率定州军前去追击之前,不知为何回到了自己的中营之中,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婿。

“如果你要活下去,今天我定州军所说的话,你都要记住。”

二皇子此时全身被制,凄凉地站在马下,抬头倔狠地望着叶重,啐了一口。他知道叶重的话是什么意思,定州军最后的倒戈,名义是上是因为自己要替父皇报仇,执行父皇的遗诏,可是他心知肚明不是这么一回事。

在所有的当事人中,其实心情最绝望、最震惊、最愤怒的便是二皇子。他根本不知道大东山上,庆国皇帝对范闲交代时格外说过,如果可能,就留老二一命,在这样一个时刻,二皇子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还能活下来。

而最让他觉得愤怒的是,自己看似谋划许久……原来最后,自己才是最蠢的那个人!自己做的一切,如今看起来,原来竟是如此地荒谬,如此地滑稽!

他的眼中含着怒意,往常里温柔无比的面容,显得格外阴寒:“岳父,你还真是一条好狗……只是父皇如果真的死了,你怎么办?”

叶重没有说什么,缓缓掉转了马头,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黯然。二皇子在他身后嘶喊道:“你们这群骗子!”

便在此时,皇城之上忽然有一重物坠下,狠狠地击打在坚硬的石板上,发出一声闷响。坠下的是一个人,身上穿着美丽的华服,受此重击,全身筋骨尽断,鲜血横流,早已毙命,只是她的头颅却保存地依然完好,露出那张端庄中带着憔悴绝望疯狂的脸。

看着龙旗远去,绝望的皇后终于无助地自堕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