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阅读中的无用功

负责书评栏目之后,能够快速地读书

生活骇客网站会刊登各种有关生活智慧的信息。这个网站的时任主编邀请我撰写书评,是在2012年的夏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当时接受这份工作,我的内心非常忐忑,其原因当然包括之前已经提到过的,我的阅读速度非常慢,但也并不止于此。

另一个原因是,撰写书评这件事是我从未想过的。虽然我喜欢读书,但是依据自己的读书体验撰写文章,我有些找不到感觉。关于阅读方面的写作,我只记得上学时暑假里写过的读后感,而我对此并无好感。

况且,我根本不了解生活骇客网站读者的需求,不知道他们会喜欢什么类型的书籍。因此,在撰写书评的最初阶段,我每天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但是,在从事这个工作半年之后,我发现情况渐渐发生了变化。在发布书评的脸谱网上,我获得的点赞量越来越多,推特网上的转发率也越来越高。

我很清楚,无论是点赞还是转发,都可能仅是局限在小范围内的认同与扩散,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但是,随着现实生活中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我说,“我读了你的书评哦”,或者“我买了你评论的那本书呢”。我开始相信,我逐渐被大家认可了。

更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多家出版社都表示,我撰写的书评一经发表,相关书籍在亚马逊网站上的销售量就会节节攀升(有时甚至会脱销)。当然,数据也不能说明全部问题,但是不可否认,这让我获得了巨大的动力和信心。

我的书评不同于其他书评的独特之处

此后,登载我的书评的媒体迅速增加,现在,我同时为多家媒体机构撰写书评,包括新闻周刊网站、鳄鱼出版社旗下的WANI BOOKOUT网站、发布各种数据信息的Suzie网站等,每年撰写的书评多达700余篇,每一天都在反复进行“读—写—读—写”的过程。

我想,我撰写的书评之所以比较受欢迎,或许是因为它们与报纸、杂志上所刊登的其他大部分书评在风格上略有不同。

具体说来,我在书评中,有意识地加入了较多的“摘录”。

我采用这种与其他书评相异的风格,是有充分理由的。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撰写的书评,大多登载在网站的新闻页面上。也就是说,读者、阅读环境、阅读时间都与纸质媒体相距甚远。

纸质媒体上刊登的书评,必须写出书评人的主观看法和主张,这是前提条件。书评人通过阐述自己从书籍中获得的感受和体会,要让读者产生“想读这本书”的愿望。这是在纸质媒体上刊登的书评的基本价值。

然而,网络媒体本身就具有不同的特点。说得极端一些,新闻网站的读者希望在书评中看到的并不是书评人的主观意见,而是“信息”和“事实”。也就是说,其最重要的价值在于,“读了报道(书评)之后,能够获取多少信息”。

另外,对于网络报道,人们大多是在通勤途中使用智能手机翻阅,或者在开始工作之前使用电脑查阅,阅读时间往往非常短暂。在这样的前提下,为了让读者感到有所收获,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摘录”,将书籍内容简明扼要地概括并呈现出来。

快速、深入地阅读,开始于摘录

这里所说的“摘录”,是指仅仅摘选书中最精彩的部分。通过摘录,可以产生两个效果。

第一个是信息效果,上面已经谈到过。阅读我的书评,读者不必费心辨别“这是书籍作者的主张还是书评人的意见”,因而能够迅速把握书籍内容的精华,既便于在日常生活中提及,也可以作为购买书籍时的参考。我认为,以摘录为主的书评,最适合网络时代。

第二个是对于我本人,也就是对读书人产生的效果。通过摘录,可以明确书中的哪些地方让自己感动,什么样的文章令自己动心。

与其仔细品读,不如将文字摘录下来。这样不仅能够细细品味,也不易忘记。或者退一步说,因为我们进行了摘录,遗忘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