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谢

这是一本讲述“伊斯兰国”ISIS及其前身组织历史的书籍。实际上,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尚未出现的时候,我便已经萌生了写书的想法。在为《三重间谍》(The Triple Agent)搜集资料期间,我接触到了阿布·穆萨卜·扎卡维的生平故事,并对此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种兴趣历久弥新,成为我写作《黑旗:ISIS的崛起》的一大动力。2011年,“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北非,我开始为《华盛顿邮报》报道相关新闻。在叙利亚的内战中,扎卡维的追随者的身影不时闪现。这个发现,再次触到了我的兴奋点。当时,许多专家都认为扎卡维一伙早已销声匿迹了,谁能想到“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残兵败将竟能再次发展壮大,还占据了几千平方公里的土地。其实早在2012年初,美国与中东地区的几位情报官员就已预感到了恐怖风暴即将来临,私下里他们对此毫不讳言。我要向他们表示谢意,尽管出于安全考虑,我无法提及他们的真实姓名。谢谢各位情报界、外交界与政界的朋友,没有他们慷慨且耐心的知识传授、观点分享和建议,《黑旗:ISIS的崛起》实在难以成书。

感谢前国会议员简·哈尔曼(Jane Harman),感谢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提供的基金,让我可以专心写作而没有后顾之忧。同时,基金还给了我和世界上最优秀的思想家、新闻记者接触共事的机会,让我获益良多。除了哈尔曼议员,我还要特别感谢哈利赫·埃斯凡迪亚里(Haleh Esfandiari)、罗伯特·利特瓦克(Robert Litwak)、阿隆·大卫·米勒(Aaron David Miller)、以及大卫·奥特威与玛丽娜·奥特威(David and Marina Ottoway)伉俪,感谢我曾经的同事罗宾·赖特(Robin Wright)、安德鲁·西利(Andrew Seele)、阿林·查尔斯(Arlyn Charles)以及其他足智多谋的研究人员。我还要感谢我的得力助手、实习生克雷格·布朗(Craig Browne)。作为中东问题专业的学生,他学养深厚、精力充沛,他的勤奋、学识、语言能力都给了我莫大的帮助。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为了写作《黑旗:ISIS的崛起》,我先后采访了200多人。其中的不少人,都为本书慷慨地付出了大量的时间。

感谢纳达·巴科斯(Nada Bakos)—当时,她也在为自己的回忆录搜集资料。谢谢她能抽出时间、给我指点。

谢谢罗伯特·里切尔(Robert Richer)、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罗伯特·福特(Robert S.Ford)、穆阿兹·穆斯塔法(Muaz Mustafa)、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Gen.Stanley McChrystal)将军、迈克尔·佛林恩(Lt.Gen.Michael Flynn)、莱昂·帕内塔(Leon E.Panetta)、杰瑞米·巴什(Jeremy Bash)、迈克尔·莫瑞尔(Michael Morell)、劳伦斯·威尔克森(Lawrence Wilkerson)、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威廉·麦康茨(William McCants)、胡安·萨拉特(Juan Zarate)、布鲁斯·霍夫曼(Bruce Hoffman)、哈桑·阿布·哈尼耶(Hasan Abu Hanieh)、约阿斯·维奇梅克(Joas Wagemaker)、马尔万·穆阿舍尔(Marwan Muasher)、凯尔·维斯顿(Kael Weston)、詹姆斯·麦克劳林(James McLaughlin)、山姆·法迪斯(Sam Faddis)、弗雷德里克·霍夫(Frederic Hof)、扎伊丹·贾比里(Zaydan al-Jabiri)、胡德海法·阿扎姆(Hudhaifa Azzam)、詹姆斯·杰弗里(James Jeffrey)、阿卜杜拉扎克·苏莱曼(Abdelrazzaq al-Suleiman)、乔纳森·格林希尔(Jonathan Greenhill)、萨米·巴迪吉(Samih Battikhi)、安德鲁·塔布勒(Andrew Tabler)、杰弗里·怀特(Jeffrey White)、阿布·穆塔兹(Abu Mutaz)和阿卜杜拉·阿布·罗曼(Abdullah Abu Roman)。

此外,我还要向许多采访对象致以谢意。他们大多来自约旦政府与约旦情报部门,故而在本书中我必须隐去他们的姓名。一些美国情报人员也为我的写作给予了极大帮助,而我同样无法点出他们的姓名并表达谢意。

感谢中东媒体研究会的史蒂文·斯大林斯基(Steven Stalinsky),感谢SITE情报公司的创始人丽塔·卡茨(Rita Katz),本书引用的不少极端主义音视频资料,都由他们提供并翻译。

特别感谢让·夏尔·布里萨尔(Jean-Charles Brisard),本书中不少资料都引用自他写于2005年的杰作《扎卡维:“基地”组织的新面孔》(Zarqawi:The New Face of al-Qaeda)。

没有《华盛顿邮报》的鼎力支持,我实在难以完成《黑旗:ISIS的崛起》一书的写作。在这里,谢谢我的雇主,也谢谢我的多位朋友与同事。特别感谢马尔蒂·巴隆(Marty Baron)、卡梅伦·巴尔(Cameron Barr)、凯文·梅里达(Kevin Merida)与彼得·费恩(Peter Finn),谢谢他们给我空间,让我写作本书。

特别感谢杰森·乌克曼(Jason Ukman)、朱莉·泰特(Julie Tate)、苏阿德·梅赫内特(Souad Mekhennet)、泰勒·拉克(Taylor Luck)、大卫·霍夫曼(David Hoffman)、玛丽·贝思·谢里丹(Mary Beth Sheridan)、威廉·布思(William Booth)、道格·弗朗茨(Doug Frantz)、大卫·伊格纳西奥斯(David Ignatius)、凯瑟琳·魏茂思(Kathryn Weymouth)、唐纳德·格拉汉姆(Donald Graham)、格雷格·米勒(Greg Miller)、艾伦·中岛(Ellen Nakashima)、亚当·戈德曼(Adam Goldman)、安妮·基兰(Anne Gearan)、卡伦·德杨(Karen DeYoung)、克雷格·惠特洛克(Craig Whitlock)、格雷格·贾夫(Greg Jaffe)、利兹·斯莱(Liz Sly)、道格·杰尔(Doug Jehl)、卡琳·布里亚德(Karin Bruillard)、杰夫·林恩(Jeff Leen)、斯科特·威尔森(Scott Wilson)、卡罗尔·莫雷略(Carol Morello)、安妮·科布鲁特(Anne Kornblut)、沃尔特·平丘斯(Walter Pincus)、拉杰夫·钱德拉塞卡兰(Rajiv Chandrasekaran)、劳里·麦金利(Laurie McGinley)、凯瑟琳·托尔伯特(Kathryn Tolbert)、朱丽叶·艾尔珀兰(Juliet Eilperin)、克里斯·穆尼(Chris Mooney)、达里尔·菲尔斯(Darryl Fears)与史蒂文·穆夫松(Steven Mufson)。

特别感谢拉尼亚·卡德里(Ranya Kadri)这位约旦新闻界的资深记者,同时也是一位值得托付信赖的翻译家、经理人、厨艺大师与民宿老板—我在中东游历走访期间,他常常得担起如上几种职责。

谢谢我的经纪人盖尔·罗斯(Gail Ross),谢谢她的关心、热忱与无私帮助。谢谢罗斯-尹(Ross-Yoon)文学经济社为我提供后勤上的支持。

谢谢诺夫·达波戴(Knopf Doubleday)出版集团的各位编辑。谢谢丹尼尔·梅耶尔(Daniel Meyer)、诺拉·雷查尔德(Nora Reichard)、迈克尔·戈德史密斯(Michael Goldsmith)、比尔·托马斯(Bill Thomas)和阿梅利亚·扎尔克曼(Amelia Zalcman)。

特别感谢责任总编克里斯·普沃波罗(Kris Puopolo),谢谢他的帮助和远见卓识。唯有她,能从我的一个模糊概念中提炼出书籍的框架。要知道,本书所提及的恐怖组织,在2013年的美国还少有人知。本书能够成功出版,普沃波罗的坚持、编辑与耐心功不可没。

写作期间,我得到了朋友与家人的无私帮助和关心。

为此,我要特地感谢保罗·希奇塔诺(Paul Scicchitano)、詹姆斯·罗森(James Rosen)、康妮·孔德拉维(Connie Kondravy)、希亚姆·马蒂拉朱(Shyam Madiraju)、吉恩·乔丹和丹尼斯·乔丹(Gene and Denise Jordan)、艾德·费舍尔和吉娜·费舍尔(Ed and Gena Fisher)、威尔·乔丹(Will Joedan)。

谢谢我的爸爸妈妈,尤金·沃里克与芭芭拉·沃里克(Eugen Warrick and Barbara Warrick)。

最重的一份谢意,要献给我的孩子—维多利亚(Victoria)和安德鲁(Andrew)。没能在假期里陪你们,爸爸感到万分愧疚。

还有我的妻子玛丽安娜(Maryanne)。她无偿地向我提供一切帮助—无论是在研究方面还是在编辑方面。而且,在写作本书的两年间,她还是我勇气与信心的源泉。

和家人在一起的感觉,真好!

阅读 ‧ 电子书库

关注中作华文 尽享购书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