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理查军队从阿卡到雅法的行军

阿尔苏之战。留居雅法。光复耶路撒冷的计划。重建亚实基伦。

(一一九一年至一一九二)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一个多月的时间匆匆流过,关于处置托勒密俘虏的条约依然没有履行。萨拉丁不甘心放虎归山,这两千个俘虏一旦交还给十字军,他们随时会再次拿起武器反对萨拉丁。二十万金币足以充实这支他没能战胜的大军,而真十字架则会燃起基督徒战士的激情和热忱。基督徒多次敦促苏丹履行承诺,并威胁他,如果不履行协议上的条件,他们将处死手上控制的穆斯林人质,然而萨拉丁强硬的政策仍然没有变通。十字军可怕的威胁并非空话,两千七百个用铁链锁住的撒拉逊人被带到了苏丹营地附近的草原,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处死这些不幸的俘虏,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萨拉丁的最后通牒。理查下令杀死这两千七百个穆斯林俘虏,然而这样的野蛮行径也不能只归罪于英国国王一个人,处死俘虏的决定是在基督教军队的将领议会上做出的。根据一些历史作者的记载,萨拉丁此前就已经处死了用来交换穆斯林俘虏的基督徒人质。因此,穆斯林并没有怨恨理查屠杀了他们被俘的兄弟,反而指责苏丹见死不救,本来只要苏丹履行协议的条件,就可以换回俘虏们的自由和生命。

阅读 ‧ 电子书库

狮心王理查以屠杀俘虏报复萨拉丁。当萨拉丁没有如约交付赎金,狮心王理查野蛮地屠杀了所有穆斯林俘虏。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尔苏战场上的狮心王理查和萨拉丁。在战场上,理查和萨拉丁的大军混战作一团。

漫长的辛劳之后,胜利的基督徒纵情欢愉。充足的粮食,塞浦路斯的美酒,十字军忘记了朝圣之行严峻的目标。离开一座愉悦之城绝非易事,这一天,理査率领十万十字军渡过贝吕斯河,沿着海法(Caïpha)海湾向凯撒利亚行军,经过六天疲惫的行程后,他们终于抵达了凯撒利亚。队伍中还有一辆装有四个箍铁轮子的大车,车上竖起一根高高的桅杆,上面高挂着圣战的旗帜。受伤的士兵走在车子附近,遇到危险的时候,军队也可以在旗帜下重振士气。基督徒的行军是一场持久的战斗,一次长久的受难,他们必须不断地打退敌人的袭击,还要与艰难的路途斗争。军队每天最多只能行进三古里,每天晚上,战士们搭起营帐,在他们进入梦乡之前,军中的一位传令官在所有营地高呼:“主啊,拯救圣墓!”他把这句话重复三次,整个军队跟他一起重复这祈求,他们抬起眼睛,双手伸向苍天。编年史作者们提到了基督徒军队经过的一些地点,他们首先提到一座叫卡法南(Capharnaüm)的城堡,现在旅人们已经无法找到这座城堡了。接下来是“狭路”,这是一条两片礁岩之间仅有一掌之宽的路,长达半里,在“狭路”尽头的草原,圣殿骑士团在理査经过后若干年建起了一座朝圣者城堡,现在,这座城堡叫做阿特里克(Atlik)。然后,朝圣者渡过鳄鱼河(Crocodiles),现在这条河叫库卡河(Nahr-Coukah)。凯撒利亚是理査军队行军的终点,那里已经没有居民,但是塔楼和城墙还屹立在海岸上。

在凯撒利亚,巨大的危险降临到十字军面前。萨拉丁集合了他所有的军队,迫不及待地为托勒密的沦陷和穆斯林俘虏的罹难报仇。二十万撒拉逊人聚集在山峦和草原上,他们占据了一座历史上称为洛克塔里(Rochetalie)的河(现在叫做拉达河),试图阻止十字军渡河。一见到穆斯林军队,理査国王迅速准备好了战斗。基督徒战士分为五队,一位历史作者说,阵列如此紧凑,如果把一只苹果丢进行伍中,这支苹果将无法在不碰到任何士兵或战马的情况下坠落。战士们得到命令,在敌人逼近时不要离开队伍,保持行军。日出三个小时后,十字军后卫突然遭到撒拉逊人的袭击,众多的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山上冲下来,军号和战鼓响彻平原,其间还夹杂着可怕的吼叫,紧接着,野蛮的步兵跟随先锋军而来,很快,正如一位阿拉伯历史学家的比喻,穆斯林军队“像睫毛包围眼睛一般”围住了基督徒大军。医院骑士团是十字军的后卫,他们身后就是敌人的弓箭手和炮弩手,骑士们挡住了敌人第一次猛烈的进攻。尽管敌人不断发动凶猛的攻击,也没有打断基督徒的行军。理査下达了新的命令,所有人保持防守队形,不准擅自离开,直到听见六声号角,两声在前锋队伍,两声在中间,还有两声在后卫部队,听到信号再与敌人开战。

阅读 ‧ 电子书库

十字军被萨拉丁的大军包围。异教徒向十字军进发,并从所有方向包围了他们。

最后,几个骑士再也不能忍受避而不战的耻辱,没等理査国王的信号就冲向了撒拉逊人。他们带动了军中其他几个不耐烦的队伍,战斗终于打响,没过多久,作战在各个方面展开。理査国王奔走于所有需要支援的地方,所经之处,土耳其人无不闻风丧胆。战场从阿尔苏的山坡一直延伸到哈姆拉的草原,从海边一直到山上。遍地是破碎的旗帜,断剑折戟。一位亲眼见证了这场战争的作者记载,二十辆车子都装不下满地的标枪和箭。撒拉逊人无力支撑法兰克人猛烈的攻击了,在理査的旗帜面前,萨拉丁的黄旗落荒而逃。

基督徒很难相信他们居然战胜了强敌,他们在胜利的战场上驻足良久。然后他们照料伤者,收集散落在战场上的武器,这时候,两万撒拉逊人在首领的鼓舞下杀了回来,再次开战。十字军没想到会再次遭到袭击,一开始时惊慌失措。他们遭受着炎热和劳累的折磨,需要理査的出现才能重振士气,在理査面前,撒拉逊人无不丢盔卸甲,史料在记载这场可怕的战役时,把理査比喻为砍下麦穗的收获者。当胜利的基督徒再次踏上行程,前往阿尔苏时,绝望逼迫穆斯林向后卫部队发起最后一次攻击。理査已经两次逼退敌人,他只带了十五个骑士冲进战场,重复高喊着战斗的宣言:“上帝,拯救圣墓!”第一次的交锋就打得穆斯林四散而逃。他们的军队被战胜了三次,如果不是阿尔苏的堡垒收留了残部,掩护他们急速退兵,这支军队本应被彻底摧毁。超过八千穆斯林士兵和三十二个埃米尔在作战中丧生,基督徒只损失了一千战士。然而当人们得知,死者中有著名的阿韦讷的雅克,所有人都满怀沉痛的悲伤。他身上鲜血淋漓,他的同伴和父母也在他身边死去。即使一只手臂和一条腿都被砍掉了,阿韦讷的勇者依然竭力作战,临死前他高呼:“哦,理査,为我报仇!”在士兵们的哀悼中,这位圣十字的保卫者下葬在阿尔苏的圣母教堂。

阅读 ‧ 电子书库

阿尔苏之战。在阿尔苏,萨拉丁组织了一场对十字军的突袭,他的军队却在一天之内被歼灭。

阅遍古今历史,没有一场战役比阿尔苏之战更加令人难忘,欧洲和亚洲最勇敢的战士在那里交锋,拉达河岸边如今只有贝都因人 [1] 的黑色帐篷,一片寂静中只有前往圣城的朝圣者悄无声息的脚步,当年,正是这条河见证了前所未有的英雄史诗,甚至胜过古代比阿河畔和西摩伊斯河畔(Simois)的战役。当时的史料不无惊讶地讲述了理査令人难以置信的赫赫功绩。在他的一封信中,我们得知,英国国王左胸受了轻伤。这次战斗可以决定十字军东征的命运,如果萨拉丁赢了,那么从那时起,圣十字就会在叙利亚消失。而法兰克人却没有好好利用他们的胜利,如果坚持追击战败的敌人,他们本能从穆斯林手中夺回叙利亚和埃及。

撒拉逊战士想起托勒密的围城,仍然心有余悸,不敢再把自己关在城墙里。萨拉丁拆毁了所有的城市和堡垒,十字军无法借助建筑防御,十字军来到雅法,却只看到满眼废墟。基督徒军队的首领分成两派,一些人说,阿尔苏一日让敌军中遍布恐慌,应该趁机围攻耶路撒冷。另一些则认为,首先重建被拆毁的城市才是明智之举。前一种是勃艮第伯爵的意见,后一种则是理査的意见。两种不同的观点中未必十分关乎信仰,这一切不如说是对立和竞争精神的结果。英国人的一派人数更多,理査的意见占了上风。人们开始着手重建雅法城墙,贝伦加丽亚王后、古列尔莫的寡妇、西西里国王和伊萨克的儿子都来加入英国国王的军队。基督徒在雅法的花园和果园中搭起营地,秋季为朝圣者们提供了丰厚的财富。

当基督徒军队在雅法逗留期间,理査差点落入穆斯林之手。理査穿过萨隆的原野狩猎,期间在一棵树下休息,不知不觉睡着了。突然他被同伴的喊叫吵醒,原来撒拉逊人的军队正在奔来。英国国王跳上马,准备战斗,敌人很快把他们团团围住,迫在眉睫,对方人数众多,理査就要抵挡不住了,这时候,队伍中的一位骑士,普拉代莱的吉约姆(Guillaume de Pratelles),用穆斯林的语言高喊:“我是国王!别杀我!”于是,这位法国骑士的慷慨奉献拯救了理査,国王一路直奔到雅法,身后追击的敌人慑于基督徒的庞大军队而放弃追逐。普拉代莱的吉约姆被带到大马士革的监狱。然而要用十字军手中的十个埃米尔,与萨拉丁交换这位忠诚的侍者的自由,理査依然不情愿这么做。

阅读 ‧ 电子书库

狮心王理查转战雅法。狮心王理查和他的骑士们追逐撒拉逊人直到雅法海岸。

基督教军队在诸圣节前后离开了雅法,来到普朗城堡(Plans)和马埃城堡(Maë)之间扎营。撒拉逊人和基督徒都不再挑起新的战斗,并且,当他们成功占领某个地方,面对受尽蹂躏的土地,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个毁坏防御工事,另一个重建城墙和塔楼。尽管如此,基督教军队在行军中仍然不时伴随着辉煌的战绩,两军在卢德、哈姆拉和亚实基伦都有交锋,理査总会战胜撒拉逊人。在此期间,勃艮第公爵和法国人难以忍受英国国王的独断专行,苏尔侯爵康拉德对理査恨之入骨,甚至胆敢联合穆斯林反抗理査。在英国国王那一边,理査更新了与马莱卡德的条约,他向萨拉丁宣布,只要将耶路撒冷和真十字架还给基督徒,他就马上返回欧洲。理査还提出了另外的方案,但这些提议在基督徒军中注定行不通,琼是西西里的古列尔莫留下的遗孀,理査提出把琼嫁给马莱卡德,在萨拉丁和英国国王的共同协助下,让这对新婚夫妇共同统治穆斯林和基督徒,管理耶路撒冷王国。联合的计划在穆斯林学者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然而苏丹却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个提议。是基督教主教们的强烈反对让谈判搁浅。

军中谣言四起,说理査有心背叛圣十字的事业,为了重新赢得朝圣者的信任,他杀掉了手上所有的穆斯林俘虏,并宣布了光复耶路撒冷的计划。冬雨灌进基督徒的营地,形势不容乐观,许多马匹和驮运牲畜奄奄一息,大多数朝圣者丧失了活力。然而,人们但愿早日见到耶稣基督的城市,这希望充实了人们的精神,重振了士气。在这段时间,萨拉丁着手重建耶路撒冷周围的防御工事,他修补了城墙和塔楼。穆斯林骑兵守在通往圣城的路上。

基督徒军中有一些声音反对在冬季攻打耶路撒冷的计划,然而狂热的激情让十字军战士躁动不安。这时,将领们作出决定,重建亚实基伦,这是被萨拉丁拆毁的众多城市之一。听到这样的命令,基督徒军队弥漫着深深的沮丧。人们已经向耶路撒冷走了那么远,遭受了那么多磨难,军中怨声载道,苦涩的抱怨让朝圣者开始怨恨将领们,怨恨理査,甚至怨恨苍天。勃艮第公爵和他手下的法国人离开了理査的旗帜,使者们以耶稣基督之名苦苦劝说,才把他们带回营地。

阅读 ‧ 电子书库

祝福。在繁星之下,十字军战士们聚集在一起祈祷。

在亚实基伦,十字军面前只有一堆废墟。他们开始重建这座城市,理査四处奔走,鼓舞工人们,自己也亲手搬运石头和瓦砾。一千两百个正被送往埃及的俘虏也分担了十字军的劳作。然而亚实基伦的重建还是伴随着流言蜚语,奥地利的莱奥波德和他手下的德国人游手好闲,被理査质问时,他答道,自己既不是木匠也不是泥瓦匠。许多骑士高声说,他们来到亚洲不是为了重建亚实基伦,而是为了征服耶路撒冷。勃艮第公爵突然离开军队。英国国王和苏尔侯爵公开爆发纠纷,两人之间的侮辱和威胁让一切调解都变得不可能。基督教军队在亚实基伦草原上庆祝了一一九二年的复活节;在庆典中,人们追忆耶稣基督的受难、死亡和光荣的复活,不止一个朝圣者责怪理査没有继续向耶路撒冷行军。


注释

[1] 阿拉伯民族的一部分,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传教期间,贝都因人纷纷皈依伊斯兰教。他们剿悍、骁勇、顽强,成为穆罕默德统一阿拉伯半岛及其以后哈里发政权向外扩张的基本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