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十字军延长在君士坦丁堡的居留

希腊教会归入拉丁教会。拜占庭人民的不满。年轻的阿历克塞被勒死。连眉登上皇位。十字军第二次围攻皇城并将其占领。

一个巴勒斯坦基督徒使团来到了十字军营地,使者们带来了最令人哀伤的消息,一场可怕的饥荒持续了两年,埃及和叙利亚全境都遭受了灾难,紧接着,传染病又袭来,在托勒密城,一天之内就有超过两千基督徒走进坟墓。大批弗拉芒和英国的十字军在惨烈的战争中丧生。圣地的使者又补充道:“如果十字军已经渡海,本来不缺少战胜撒拉逊人的机会,然而军队在行军途中的拖延让基督教殖民地的情形愈发凶险,其安全只能建立在异教徒很难遵守的停战协定上,同时也建立在灾难之上,灾难让东方的人民束手无策,只能等待。”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基督徒民众派出的使团讲述了他们可悲的境遇,用眼泪和抽噎请求十字军迅速救援。十字军骑士回答,与希腊人的战争不可避免,他们不能既保证安全又不失荣誉地离开拜占庭,践踏他们所有的誓言。同时,军队首领们向阿历克塞派出使团,对他说:“如果您不履行协议,十字军将忘记他们曾是您的盟军和朋友,他们再也不会用祈求来解决问题,而是用手中的利剑,请您选择和平或者战争。”

这些话充满了威胁,听者无不怒火中烧,维尔哈德文说:“这封信在宫廷中掀起轩然大波;消息很快传遍全城,消息传出以后,人们纷纷暗自欢喜,这是免除债务的绝好机会,所需要的不过是一些人的死亡和被俘。”从那一天开始,人们再也不提和平,希腊人不敢正面攻击拉丁人的营界,于是试图烧掉威尼斯人的船只。他们在十七条船里装满硝火和易燃物,趁着夜色,把船放入威尼斯舰队抛锚的海港中。这次行动没有成功,十字军最终在硝火能造成损失之前,就把十七条火船全部移开了。在另一场相同的战争行动后,希腊人只好把自己关在城墙里,轮到拉丁人开始他们的战争和复仇。阿历克塞惧怕他们的威胁,又一次请求他们怜悯,并提议让他们进驻自己的宫殿。连眉负责向十字军传达阿历克塞的恳求,他完成任务后,他的爪牙们到处散布谣言,说皇帝要把君士坦丁堡让给蛮族了:很快,民众中动乱四起,他们来到圣索菲,想要拥立一位新皇帝。在他们看来,换一位主人是结束不幸的唯一方法。所有皇袍的候选人都可以胜任皇帝,然而没人愿意接受这危险的荣耀,人们便对他们施加压力,威胁他们。三天激烈的讨论之后,一个叫卡纳布斯(Canabus)的莽撞青年当选为伊萨克和阿历克塞的继任者。连眉准备好了一切,他利用了这个普通人,让他以身犯险。阿历克塞向蒙特弗莱侯爵求援,侯爵便率领精英部队前来,帮助两位皇帝保住生命和王位。连眉急忙赶到伊萨克的儿子身边,声称一旦法兰克人带着军队在宫殿里出现,那么一切都完了,伊萨克的儿子被说服了。当博尼法斯来到贝拉克奈宫殿前,他发现大门紧闭,阿历克塞派人传话说,皇帝已经不能随意接见他,并让他带着他的士兵离开君士坦丁堡,法兰克人的离去再次激起了民众的勇气和怒火。很快,不计其数的民众在宫殿门口聚集,暴乱的喧哗惊动了深宫,连眉假装来营救阿历克塞,把他带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并软禁起来,然后他向民众宣布了他为拜占庭的安全所做的一切。人们相信,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帝国了。人们把他带到圣索菲,成千上万个声音齐声呼喊,拥立他为皇帝。这样,他终于处心积虑地得到了帝国的统治权,然而他注定将自食其果,他担心人们改变主意,担心命运逆转,于是他来到阿历克塞的囚室,让他喝下了毒酒,然而年轻的王子没有立刻死去,连眉又亲手勒死了他。

阅读 ‧ 电子书库

连眉给年轻的阿历克塞下毒,并将其勒死,篡夺了他的皇位。

连眉还犯了另外一件重罪:他蓄意设计谋杀十字军的主要将领。他向十字军营地派出一个信使,告诉他们,皇帝阿历克塞请威尼斯总督和主要的法国领主去贝拉克奈宫殿(故意不提皇帝已经死了的消息):皇帝将把条约上承诺的债务还给他们。贵族们一开始没有怀疑这个如此阴毒的诡计,答应接受皇帝的邀请,他们愉快地准备进宫,然而这时候,丹多罗唤醒了他们的警惕,正如尼西塔斯所说,丹多罗是“谨慎中的谨慎”。消息很快传开来,阿历克塞被谋杀,伊萨克在绝望和恐惧中死去。听说这个消息,朝圣者无不怒火中烧,在议会上,将领们群情激奋,宣称要向连眉发起无情的战争,而这个民族让叛徒和弑君者戴上皇冠,理应受到惩罚。

新篡夺者的安危系于都城的城墙和士兵,他修补城墙,面对士兵们难以判定的战斗力,他试图以身作则,激起士兵们的勇气。为了维持军队,同时也为了取悦人民,他将前朝所有富人的财产没收充公。希腊人每天都发动攻击,希望找到机会偷袭拉丁人。然而每次都被打退,他们又一次尝试烧掉十字军的战船,同样没有成功。

在第一次围城时,十字军本想从陆地上攻城。然而有了经验以后,他们终于听从了威尼斯人明智的建议。将领们异口同声地决定把所有兵力集中在海边,四月八日,大军登上船。第二天,随着天边出现第一缕曙光,舰队起锚,向城墙开去;战舰和双桅战船排成阵列,覆盖了海面上约三个射程的距离,也有人记载为一里半。城墙上和舰队所有的战船上都是武器凛洌的寒光,连眉把他的营帐设在拜占庭的七座山岗之一,与贝拉克奈宫殿相距不远。

战争一打响,希腊人就开动了所有的战争机械,而十字军战士则拼尽全力攀登城墙和塔楼。守军占有高耸的城墙,一开始优势明显。拥挤在战船上的十字军尤其是法国战士不善水战,他们发现自己处于一个会动的战场,难以适应,敌人拼死进攻,十字军犹豫而极其混乱地抵挡。夜晚降临后的第三个时辰,“在命运与罪恶的主宰下,我们被打退”,维尔哈德文如是说。将领们担心失去舰队和兵力,下令撤兵。

阅读 ‧ 电子书库

他向十字军营地派出一个信使,告诉他们,皇帝阿历克塞请威尼斯总督和主要的法国领主去贝拉克奈宫殿:皇帝将把条约上承诺的债务还给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