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君士坦丁堡的劫难和破坏。选举拉丁皇帝。胜者瓜分希腊帝国。

胜利者放火焚烧了城市的许多地方,一些贵族承认,他们烧掉的房子比法国和德国最大的三座城市能容纳的所有房屋还多。大火持续了整整一夜,黎明将至,十字军准备乘胜追击。他们计划再发起几次战斗,这时候,他们面前走来一群民众,尽是些妇女、小孩和老人,他们恸哭哀号,凄切感人,打头的是一位佩戴十字,手拿圣像的教士。将领们被这些人的呼号和眼泪感动了,士兵们接到命令,放过居民的性命,尊重妇女和女孩们的荣誉,拉丁教士向军中将领激情陈词,让他们停下了杀戮,历史学家一致认为,在战争最残酷的时候,也只有两千人死于剑下。然而胜利为十字军带来了实施苦难的特权,如果他们放过敌人的性命,他们的这种热情又无法平息或抑制,几天之内,无论贫富贵贱,居民都被野蛮地赶走,他们既不尊重神圣的教堂,也不尊重安息的死者。圣玛利亚的祭坛陈列在圣索菲教堂中,人们曾赞叹这杰出的艺术作品,然而现在,祭坛被砸得粉碎,教堂的帷幔被撕成碎布,胜利者在描绘着众使徒的桌子上嬉闹,用侍奉神灵的酒杯喝得酩酊大醉。在伊斯坦布尔海峡附近的乡村,悲惨的情景一点不比都城里少,村庄和行宫都被糟蹋,官员、贵族和皇族亲信悲哀地寻觅着安身之处,他们衣衫褴褛,在皇城附近游荡。当十字军洗劫圣索菲教堂,大主教低三下四地哀求他们手下留情,所有的富人一夜之间变成乞丐,而民众最底层的乞丐渣滓则幸灾乐祸,他们为全城上下的不幸欢呼,把这些苦难的日子称作公正与平等之日。

阅读 ‧ 电子书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十字军进入君士坦丁堡。十字军入侵君士坦丁堡,杀掉了遇见的每一个人,并将城市付之一炬,希腊人被节节逼退。

拜占庭境内只有一个神圣的处所得到了尊重,在那个皇家宫殿,声名显赫的不幸者们找到了唯一绝对安全的避难所。当博尼法斯进入布克莱昂宫殿(palais de Bucoléon),他本以为那里会有重兵把守,没想到宫殿里只有众多妇女,她们来自帝国最显赫的家族,手无寸铁,只能哭泣哀号。匈牙利国王的女儿玛格丽特(Marguerite)是伊萨克的妻子,法国国王的女儿阿涅斯先后成为两位皇帝的妻子,她们一齐跪倒在贵族和骑士们脚下,祈求他们的慈悲。蒙特弗莱侯爵和他的战友们被这悲惨的情景感动了,对于他们来说,布克莱昂宫殿比教堂更加神圣。

历史学家尼西塔斯亲自为我们讲述了他最终如何逃出备受蹂躏的国土。他先和家人逃到了圣索菲教堂附近的一座房子里。攻城之前,他曾经从愤怒的希腊人手中救出一位威尼斯商人,正是那位商人在许多天里为他们守住了门口。但是最终那位商人自己也受到了威胁,他就警告尼西塔斯,现在危险已经超出他的控制,建议尼西塔斯随他一起离开君士坦丁堡:尼西塔斯带着他的妻儿跟随着忠实的威尼斯人,穿过成百上千的尸体离开了拜占庭。

都城的劫难让种种好戏轮番上演,法兰克士兵们开玩笑地穿上希腊人的服装。为了羞辱败者的软弱无能,他们穿上希腊人轻薄飘逸的衣裙,涂得五颜六色。他们按照东方人喜好的装饰,在马头上绑些布头巾和丝线,引来了战友们的哄堂大笑。有些人走到街上,手里拿的不是利剑,而是纸与文具箱,以此嘲笑希腊人,他们把这个民族称为文弱书生。

君士坦丁堡历经几代帝国交替的沧桑,始终屹立不倒,因此,城中收集了大量流亡的艺术品,其中有不少是躲过野蛮民族掠夺的杰作。法兰克人夺下城市后,那些依然流露着古代性灵的青铜器被丢进熔炉,铸成粗陋的钱币。尼罗河、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众英雄在胜者的铁蹄下纷纷坍塌。尼西塔斯在他的史书中描写了这些场景,装饰赛马场和皇城其他地方的大多数古迹都毁于一旦。威尼斯从这时起开始出现大理石宫殿,这正是因为一些人夺取拜占庭丰厚的战利品而一夜暴富。然而这一部分战利品为弗拉芒人和香槟人所不齿,君士坦丁堡还有其他的古迹,在这些古迹的墙上,有对于朝圣者来说更加珍贵的宝藏,对于当时的希腊人来说,也是无价之宝;那就是圣骨和圣像。这些神圣的宝藏引发了胜利者虔诚的贪婪。当大部分战士抢走东方的金子、宝石、地毯和价值连城的织物,朝圣者中最虔诚的人,尤其是教士,却收集着更加清白的战利品,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基督耶稣的士兵。许多人为了保护这些圣物,顶撞他们的将领和上级,不怕使用威胁甚至暴力,只要能得到一些他们顶礼膜拜的圣骨。大多数拜占庭教堂就这样失去了装饰与财富,这些失物曾经为拜占庭带来无限荣耀和光辉。希腊牧师和僧侣们痛哭流涕地抛下了殉难者和使徒们的遗物,抛下教会委托他们保管的耶稣受难的纪念品。据说只要看一眼这些神圣的战利品,就可以治好疾病,平复伤痛,它们被用以装饰法国、比利时和意大利的教堂,西方的信徒接收了这些圣物,并把它们当做十字军东征最光辉的战利品。

四月十二日,君士坦丁堡落入拉丁人手里,此时封斋期即将结束。香槟元帅讲述了胜利的场面和喧嚣以后,天真地说:“圣枝主日 [1] 就这么度过了。”三座教堂被用来存放君士坦丁堡的战利品。一旦有人挪用战利品,他将被处死并开除教籍。尽管双重威胁摆在眼前,还是有十字军战士不遵守规则。当维尔哈德文提到对付罪犯的严苛刑罚时,他说:“到处都是被绞死的人,圣保罗伯爵曾亲手把绞索套在他的一个亲信的脖子上。四分之一的战利品被保存起来,剩下的被比利时人、法国人和威尼斯人瓜分。他们先分出了法国人和比利时人的部分,再从其中抽出五万马克给了威尼斯人。尽管维尔哈德文在他的叙述中叫嚣,自从创世以来,他们还从没见过如此丰厚的战利品,其实从实际情况看来,每个骑士只得到了二十个银马克,剑士每人十个,步兵每人五个。拜占庭的全部财富也不过只有一百一十万马克。

十字军忙于瓜分拜占庭的战利品,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片战败的废墟将拖住胜利者,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得像刚刚被他们洗劫的希腊人一样穷困。他们既不后悔也没有远见,以为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剑解决。十字军着手选举一位首领,统治这些哀痛的人民与这座伤痕累累的城市。他们从威尼斯贵族中选举了六位投票人,从法国教士中选择了另外六位。这些投票人的选择集中于三位军队主要将领,安德鲁·丹多罗,蒙特弗莱侯爵和弗兰德伯爵鲍德温。鉴于威尼斯总督的贡献,他高贵的德行和高尚的品格,他完全可以胜任帝国的皇位。然而威尼斯人不想让他们国家的总督统治一个如此巨大的帝国。博尼法斯已经是公认的拉丁人领袖,希腊人早就把他当成了他们未来的主人。然而威尼斯人出于嫉妒,也不能忍受一个蒙特弗莱贵族坐上君士坦丁堡的皇位。弗兰德伯爵鲍德温则没有什么不利条件,所有的选票就都集中到他的名下。另外,他年轻,谦逊,英勇,这些品格也贏得了战友们的支持。十二位投票人商议了两天,第二天午夜时分,苏瓦松主教站在所有聚集的朝圣者面前说:“在这个耶稣基督出生的时刻,我们选举出了一位皇帝,这位皇帝就是弗兰德和艾南特(Hainault)的伯爵,鲍德温。”人们向鲍德温欢呼致敬,把他高高举起,走进圣索菲教堂。

直到复活节后的第四个礼拜日,新皇帝才正式加冕。加冕仪式按照希腊习俗进行,在神圣的仪式中,鲍德温坐在金皇位。他从前来接任主教职务的教皇特使手中接过皇袍,两个骑士手捧古罗马元老院长袍的紫红饰带,以及终于回归到战士和英雄手中的皇家宝剑,教堂代表站在祭坛前,用希腊语说:“他将胜任统治帝国”,所有的助手合唱重复:“他将胜任,他将胜任。”

皇家朝廷的巨大荣耀分发给了主要的领主和贵族,威尼斯总督被封为罗马总督或罗马贵族,享有穿绛红色靴子的特权,香槟元帅维尔哈德文被封为罗马元帅,圣保罗伯爵为陆军统帅,贝蒂讷的科农为藏衣室总管,圣梅内乌尔德的马沙尔(Machaire de Sainte-Menehould)为侍酒官,布拉班特的米莱斯(Milès de Brabant)为司酒官,利斯尔的玛纳斯(Manasses de Lisle)为御厨主管,或者说厨师长,等等。十二个威尼斯贵族和十二个比利时与法国的骑士召开议会,将所有征服的领地划分给这两个民族。法国人和比利时人得到了比提尼亚,罗马尼亚或色雷斯,塞萨洛尼基(Thessalonique),从温泉关(Thermopyles)到苏翁尼海岬(cap Sunium)的古代希腊全境,希腊群岛中几个最大的岛屿,包括希俄斯、莱斯博斯岛(Lesbos)、罗德岛和塞浦路斯。威尼斯人则得到了一大片岛屿,其中有斯波拉泽斯群岛(Sporades)和基克拉泽斯(Cyclades),亚得里亚海湾东部沿岸的岛屿,马尔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包括周围的港口和海岸;西亚尼斯(Cianées)的岛屿和黑海的港口。希坡塞德斯(Cypsèdes)、迪迪莫提克、埃迪尔内的城市,色萨利(Thessalie)沿海地区,等等。这就是君士坦丁堡落入十字军之手后,对帝国行政区域与土地的最初划分:后来又有许多因素改变了这一划分格局。

伊斯坦布尔海峡以外的土地也被看做帝国领土,伊拉克利翁岛被分给蒙特弗莱侯爵;博尼法斯又换到塞萨洛尼基或古代马其顿,并把伊拉克利翁岛以三十古斤 [2] 金子的高价卖给威尼斯。亚洲的地区分给了布卢瓦伯爵,他被封为伊兹尼克和比提尼亚公爵。如果尼西塔斯的记载没有出错,那么十字军内部瓜分的许多城市并不存在,这些地区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属于拜占庭帝国了。希腊历史学家有记载,这些土地属于此时受撒拉逊人和土耳其人统治的米底王国(Mèdes)和安息帝国(Parthes)。几天之内,君士坦丁堡成了交易所,人们倒卖东方海域和岛屿,以及那里的居民。

拉丁教士一点没忘记从希腊的战利品中捞一笔,十字军将领们之间早有约定,如果从法兰克人中选出君士坦丁堡的皇帝,那么就从威尼斯人中选出大主教。城市一沦陷,将领们就达成了协议,威尼斯的神父托马斯·莫罗西尼就任圣索菲大教堂的神坛,紧接着被任命为大主教,或者有教皇重新选举,而成为了大主教。人们从两个民族中选出神父,掌管被征服的神殿,君士坦丁堡所有的教堂及其财产都由比利时、法国和威尼斯的神父们瓜分。同时,拉丁神父和主教们被派往其他被征服的城市,接管希腊教士的财产和荣誉。

鲍德温加冕后,给教皇写信,申明了他们杰出的胜利,并在信中强调,上帝已经为十字军士兵的英勇加冕。蒙特弗莱侯爵在给教皇的信中,宣称他对圣座谦卑的服从,他完全履行圣座的一切决定。威尼斯总督此前因他的骄傲冒犯了罗乌教廷,受到了教廷的威胁和绝罚,此时又承认了教皇的权威,并与博尼法斯和鲍德温一起在信中写明了他的宣言和祈求。

注释

[1] 复活节前的礼拜天。

[2] 法国古斤合489.5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