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第六次十字军东征后续

围攻杜姆亚特。十字军的战斗与磨难。攻陷杜姆亚特城。

(一二一八年至一二一九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匈牙利国王离开以后,又有一大批十字军抵达托勒密,他们来自比利时、法国和意大利的各个港口。比利时十字军、科隆与莱茵河畔的十字军由阿尔斯霍特的阿尔努弗(Arnulphe d'Aerschot)率领,他们在葡萄牙海岸附近停留了一段时间,经过几次战斗,打败了摩尔人。依然留在巴勒斯坦的朝圣者由奥地利公爵莱奥波德率领,他们看到这些战士的抵达,又听说了这批军队辉煌的战绩,他们的勇气又一次高涨起来。既然拥有了如此强大的援军,人们一心只想重新开始战事,在一次贵族与将领的会议上,十字军决定在尼罗河岸边发起战斗。

基督徒军队由耶路撒冷国王、奥地利公爵和荷兰伯爵吉约姆指挥,1218年早春从托勒密出发,在看得见杜姆亚特城的地方着陆。杜姆亚特城与大海相距一里,坐落在尼罗河右岸,沿河一侧有双重城墙,陆地一侧则是三重城墙。河中心有一座塔楼高高耸立,城市与塔楼之间有重重铁链封锁了河道,船只不得通行。城中守军众多,储粮与军需丰富,可以支持长久的围城战。

十字军在尼罗河左岸扎营,营地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平原,西方与南方都是一片荒芜干涸的景象。城市就在他们面前,位于尼罗河与曼扎拉湖(lac Menzaleh)之间,那一边水道纵横,棕榈树覆盖了整个原野。十字军刚刚扎好营帐,天空中突然出现月食,一片黑暗压住天际。上天的征象点燃了战士们的勇气,对于他们来说,这预兆着最伟大的胜利。

最初的几次战斗围绕尼罗河中的塔楼展开,十字军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战争机械,一次次发起进攻。塔楼与城市通过一座木桥连通,这样就可以不断收到城中的支援,尽管十字军勇猛无畏,又有天意眷顾,他们的攻击仍然毫无成效。几个星期的围攻之后,木桥遭到攻击并被拆毁。接着,十字军建起一座巨大的木头堡垒,固定在两只相连的船上,这座漂浮的堡垒中有军中的精英战士,它向塔楼发起了攻击。城墙上的穆斯林与岸边的十字军,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基督徒的堡垒,两只载着塔楼的船在墙下抛锚,撒拉逊人放出了冰雹般的石块和激流般的硝火,十字军战士冲上城墙,很快登上了塔楼的雉堞,长矛与利剑的交战正如火如荼,十字军的木头城堡突然窜出熊熊大火,搭在塔楼墙壁上的吊桥摇摇欲坠。奥地利公爵负责指挥这次战役,守军夺走了他的旗帜。城中爆发出阵阵欢呼,而十字军主营的河岸则是一片长久的悲叹。耶路撒冷的大主教,教士们和整个军队都跪倒在地,把祈求的双手伸向天空。很快,仿佛上帝满足了他们的祈祷,火苗熄灭了,机械重新运转,吊桥也重新搭起。莱奥波德的战友们再次发起攻击,他们的热情更加高涨了,在基督徒的猛攻下,城墙分崩离析,惊惶的穆斯林放下了武器,向战胜者祈求保住性命。此前,十字军为了得胜,曾虔心祈祷,并进行了斋戒和宗教仪式。人们声称在战士们中看到了天国骑士,所有的朝圣者都把攻克这座塔楼视为上帝的杰作。

囿于没有渡河船只,基督徒无法乘胜追击。载他们来到埃及的船只大部分已经返回,甚至有许多在一开始协助攻城的朝圣者也乘船返回欧洲。历史作者说,他们的离弃激起了上天之怒,其中大部分人遭遇了海难,或者惨死在回家的路上。然而教皇不停地催促领取十字的人尽早上路,当弗里斯兰和荷兰的十字军离开,基督徒军队哀叹不已时,德国、比萨、热那亚和威尼斯的战士又来到了杜姆亚特的营地,新加入营地的还有比利时和法国各地的战士,英国也将国内最勇敢的骑士派往埃及,他们临走前向国王亨利三世宣誓,为圣地而战。来到尼罗河两岸的朝圣者中,枢机佩拉奇(Pélage)尤其值得一提,他带领着大批罗马十字军,还带来了西方信徒们捐出的财物,用以支付圣战的开销。教皇向他下达了指示,要求他严格指挥十字军东征,不准与敌人协商和平,除非敌人被打败,归顺罗马教会。教廷希望,与穆斯林的战争应该像与希腊和南部异教徒的战争那样,一次性把他们全部击垮,让他们皈依教廷。教会选择佩拉奇执行这个任务,此人脾气倔强,不知变通。他抵达后不久的圣丹尼日 [1] ,撒拉逊人就袭击了十字军,新的教皇特使率领基督徒军队出战,他带着救世主的十字架,高声重复他的祈祷:“主啊,拯救我们,赐予我们援助,我们要让残忍而邪恶的民族皈依于上帝!”基督徒取得了胜利。佩拉奇开始与耶路撒冷国王争夺军队的控制权,为了实现他的企图,佩拉奇说,十字军在教皇的号召之下才拿起武器,他们是教会的战士。朝圣者民众服从了他的命令,他们相信这也是上帝的旨意。然而佩拉奇指挥战争的企图引发了十字军骑士的反抗,后来引起了巨大的灾难。

尽管基督教军队取得了一些胜利,但他们仍然只能在尼罗河左岸驻军,无法围攻杜姆亚特城。军队几次尝试渡过尼罗河,然而每次都被撒拉逊人和冬季频发的暴风雨逼退。朝圣者民众开始暗自埋怨教皇特使,他们说:“在这片与世隔绝的沙漠上,我们的命运究竟会怎样?难道我们的国家还缺少坟墓吗?”佩拉奇听到了这些抱怨,他命令所有人进行三天的斋戒,所有的朝圣者在圣十字架前祈祷,希望耶稣基督交给他们渡河的方法。就在这时候,突然狂风骤起,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雨水如此汹涌,人们甚至分不清河流和海洋,所有的水源都变成了咸水。雨水灌进营地,基督徒中是一片躁动与哀叹,教皇特使向人们重复船将沉没时基督耶稣对彼得说的话:“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 [2] 很快,阳光普照,洪水消退。十字军再次尝试渡过尼罗河,然而撒拉逊人占据的河岸仍然无法突破。基督教军队唯一的希望就是上天降下的神迹,西方编年史作者记述,圣亚加大节 [3] 前后,一个伟大的神迹出现了。圣乔治和许多天国骑士手持武器,身披白袍,出现在撒拉逊人的营地。在三天里,撒拉逊人不断听到一个声音向他们高呼:“逃跑吧,否则必死!”第三天,一个声音沿着河岸响起,对基督徒说:“撒拉逊人已经逃跑了!”

事实上,撒拉逊人确实抛弃了营地,我们再来看看阿拉伯历史学家是怎样叙述这场“神迹”的:几个埃米尔酝酿着一场反对马莱卡麦(Malek-Kamel) [4] 的阴谋。阴谋即将施行的前夜,苏丹得知了他们的计划,于是连夜逃出营地,军中群龙无首,一片混乱,士兵们也纷纷逃走。于是基督徒渡过了尼罗河,在右岸建起营地,没有遭到任何抵抗。基督徒驻扎在杜姆亚特城下,从陆地一侧和沿河一侧围困起城市。

于是,穆斯林贵族们决定拆除耶路撒冷的围墙和塔楼。他们也拆除了塔泊尔山上的堡垒,紧接着又毁掉了保留在巴勒斯坦和腓尼基的所有堡垒。叙利亚所有的军队都被召集起来守卫埃及。这支大军到达了尼罗河畔,各个异教民族都人心惶惶,这一切重新燃起了马莱卡麦的勇气。逃跑的埃及军队又满怀激情热血地回来,支援杜姆亚特。十字军必须同时与城中守军和尼罗河两岸的众多撒拉逊人作战。

圣枝主日的星期天,基督徒在尼罗河与平原上发起战斗。当时的史料记载,十字军战士在那一天“除了出鞘的剑和染血的矛,没有取得任何战绩”,五千穆斯林战死沙场。然而就在这时候(施洗者圣约翰节 [5] ),嫉妒与骄傲的恶魔把基督徒送到了敌人剑下。基督徒步兵频频出动,在船只上作战,他们抱怨背负了所有的战争重担,责怪骑士们一直待在营帐里。而骑士们反而自吹自擂,说他们是撒拉逊人的克星,把十字军东征的所有胜利归功于自己。争吵愈演愈烈,为了证明哪一方更勇敢,所有人冲向敌军。人们满腔怒火地战斗,然而毫无秩序。将领们赶紧跟上混乱不堪的众人,却无法让他们服从命令。耶路撒冷国王试图整顿圣十字的士兵,却差点被撒拉逊人的硝火射中,大批基督徒士兵死于敌人剑下。一位亲眼见证当时情景的历史学家说:“这场败仗源于我们的罪恶,然而对于我们严重的错误,这样的惩罚还远远不够。”

一二一七年的春季和夏季战事不断,基督徒军队尽管遭受了重重损失,仍然覆盖了杜姆亚特周围所有的原野,营地延伸了十里。每一次,当十字军向城市发起进攻,城中居民就在一座名叫穆尔西特(Murcitte)的塔楼上点起烽火,苏丹的军队就会赶来支援。基督徒的阵营多次遭到围攻,他们都成功抵抗了敌人猛烈的进攻,“因为上帝与他们同在”。

每天都有新的十字军战士登陆,到达的战士们宣称,德国皇帝已经领取十字,随后就到。异教徒陷入一片恐慌,他们将与西方最强大的君主作战,开罗苏丹以君主和王族的名义,派大使来到十字军的营地,请求恢复和平;他提出,把耶路撒冷王国让给法兰克人,只保留卡勒堡和蒙特利尔两地,并从这两个地方进献贡品,其实围城一开始时他就提出过这些条件。十字军东征的将领们对这些提议展开了商讨。耶路撒冷国王和法国、英国、德国的贵族都认为,这些和平条约既有利益又不失荣誉。然而枢机佩拉和大部分教士却完全不同意他们的观点,反对者从这些提议中看到的不过是缓兵之计,为保卫杜姆亚特争取时间。基督徒围困这座城池已有十七个月,现在城市已经不堪一击,放弃占领这座城市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耻辱。许多天以来,讨论双方无非是相互指责,当他们吵得热火朝天时,战事又开始了。所有的十字军聚集起来,继续围攻杜姆亚特城。

城市附近又发生了几次大战,当一次全面攻击的命令下达,战士们就要准备三天的斋戒,人们赤脚举行宗教仪式,膜拜真十字架。在这些战斗中,常常出现撒拉逊人横尸遍野的景象,仿佛收获时节,丰饶的土地上覆满了麦垛,在尼罗河上作战的异教徒悲惨地死在浪涛之中,如同法老的士兵 [6] 气史料记载,最后城中的小孩与老人抱头痛哭,在城墙上呼喊:“穆罕默德啊,为什么你抛弃了我们?”

装在牛皮袋子里的一些熏肉、甜瓜、西瓜,与尸体一起包在裹尸布里的面包,这些是基督徒丢进尼罗河洪流中的废物,却是城中居民与饥饿最终的抗争中最丰盛的资源。许多穆斯林战士试图突破包围,最终都命丧基督徒剑下。十字军布下大网,抓住了企图通过潜水出城送信的穆斯林,并把他们一一处死。城市与外围穆斯林军队之间的联系完全被切断了,开罗苏丹和后来的十字军都无从知晓围城过程中发生的一切,那里是一片死寂,借用一位阿拉伯作者的描述来说,那只是一座紧闭的坟墓。

枢机佩拉奇曾在将领的议会上为战争布道,他的热情从未间断。他不停地用自己雄辩的言辞激起十字军战士的热情,每天,营地中都回响着他请上帝赐予军队胜利的祈祷。他为一切险境赦罪,为朝圣者们遭受的磨难赦罪,也为他命令人们付出的一切艰辛赦罪,再也没有人产生背离十字军旗帜的念头。战士与将领们一心只想着作战。十一月初,军中信使在营地中奔波,不断重复着这些话:“以圣主和圣母玛利亚之名,我们将要攻打杜姆亚特,上帝会帮助我们夺下城市。”全军回答道:“这是上帝的旨意。”佩拉奇穿梭于阵列之中,承诺朝圣者必将胜利,他打算趁着漆黑的夜晚发起致命一击;夜晚降临,暴雨骤降,电闪雷鸣。城墙下与城市中却没有一点动静,十字军神不知鬼不觉地登上城墙,杀掉了几个撒拉逊守军。控制了塔楼以后,他们叫来紧随其后的援兵,却没有再遭遇敌人,他们一起唱道起《上主,求你垂怜》。大军在城墙脚下排开阵列,唱着《愿荣耀归于至高处》应和。很快,两个城门被冲破,民众与攻城军队得以自由进入城中。在此期间,枢机佩拉奇被众主教围绕,唱起胜利的赞美歌,《我主上帝,我们赞美你》。

黎明来临,十字军士兵们手握出鞘的宝剑,时刻准备突破敌人最后的抵抗。然而当他们进入城中,骇人的景象首先令他们恐惧地连连后退。所有的公共场所,房屋,清真寺,里面尸体横陈。十字军刚到达的时候,杜姆亚特有七万居民,现在只剩三千人奄奄一息,仿佛是这座巨大的坟墓里四处游荡的苍白影子。

城中有一座著名的清真寺,六个宽阔的游廊装点其中,一百五十根大理石柱子支撑着清真寺的塔尖。这座清真寺被献给耶稣基督的母亲,圣母玛利亚,在那里,基督徒全军感谢上天将胜利赐给了朝圣者军队。第二天,贵族和教士们再次聚集,商讨如何处置征服地,大家异口同声地表示,把杜姆亚特城交给耶路撒冷国王。

阅读 ‧ 电子书库

胜利之后的《我主上帝,我们赞美你》。军队领袖将清真寺改为教堂,他们为胜利唱起了《我主上帝,我们赞美你》。

注释

[1] 每年的十月九日。

[2] 出自《马太福音》14:22—33“……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啊,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

[3] 每年的二月五日。

[4] 马莱卡德的儿子,也就是萨拉丁的侄子。此时任埃及总督,其后成为埃及和叙利亚苏丹。

[5] 每年的六月二十四日。

[6] 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来到红海,向海伸出手杖,红海便分开一条道路,摩西便带领以色列民行走这条路逃离埃及人的追捕。当埃及人入水时,耶和华就把红海的海水恢复,使法老的士兵淹死于红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