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第六次十字军东征结束

香槟伯爵提伯尔特、布列塔尼公爵和其他法国领主的出征。

(一二三八年至一二四〇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耶路撒冷已经归还基督徒,然而城市还没有防御工事,必须时刻戒备穆斯林的入侵。圣地的居民一直生活在警惕中,没人敢参观圣地,一万朝圣者在犹大山地被屠杀,教皇在斯波莱托召开集会,向人们讲述,锡安正遭受着新的苦难,腓特烈、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的大主教参加了会议。会议决定,与异教徒的战争必须继续进行,必须前去拯救东方的基督教殖民地。在等待军队集合期间,教皇命令许多传道士跨越海洋,以唇舌为利剑,与伊斯兰教的学者和信徒斗争。同时,格雷戈里还写信寄给巴格达的哈里、开罗和大马士革的苏丹和许多穆斯林贵族,鼓励他们皈依基督的信仰,或者至少保护基督徒。这种与伊斯兰教斗争的方式在圣战中前所未有,这个想法产生于十字军出征阿尔比教派和北方异教徒的过程中,在战斗时,传教士几乎总是走在圣十字的战士前面。然而对于穆斯林,这种新发明方法却很难成功。

圣多米尼克修道院(Saint-Dominique)和圣弗朗索瓦修道院(Saint-François)的教士们负责在所有的基督教国家为圣战布道。他们不仅有为朝圣者发放十字的权利,对于愿意为十字军提供补给和维护的人,他们还有权免除其朝圣义务。只要参加他们的宣誓仪式,就可以获得多日的赦罪,他们以圣座的名义强调,每个信徒必须每星期支付一个银币,以筹集十字军东征的开销。为神圣的事业奉献,就可以得到精神上的财富,而背叛上帝的事业,甚至保持漠不关心的态度,都会被逐出教会。

阅读 ‧ 电子书库

劝说异教徒皈依基督。一位虔诚的十字军战士向几个异教徒布道,希望说服他们皈依耶稣基督的信仰。

教皇的声音,耶路撒冷的名字,所有这些方法曾经是那么强大有力,而现在却无法激起人们的热情。这次十字军东征本来应该就此作罢,然而此时,几支强大的法国舰队联合起来反叛,却没有成功,于是他们想通过发动圣战赎清内战的罪行。香槟伯爵与纳瓦拉国王提伯尔特、布列塔尼公爵皮埃尔·莫克莱克(Pierre Mauclerc)领取了十字,许多王公贵族效仿他们的做法,宣誓到亚洲去和异教徒作战,其中有巴镇、弗雷(Forets)、马孔(Macon)、茹瓦尼(Joigny)、讷韦尔的伯爵们,还有蒙特福尔的西蒙的儿子阿马里尔克、维特利的安德鲁、昂瑟尼的吉欧富瓦(Geoffroi d'Ancennis)。一场会议在图尔召开,并非为了激起信徒的热情,而是为了给十字军东征的行动制定规矩。在之前的出征中,耶稣基督的士兵中不乏鸡鸣狗盗之辈,而所有的信徒待遇相同。关于这件事,人们的观点发生了变化,为了避免十字军骑士们的愤怒,议会不得不作出决定,朝圣者的军队不得接收犯有重罪的人。十字军曾经对犹太人不善,图尔会议将犹太人的生命和财产置于教会的特殊保护之下。

当新的十字军东征万事俱备,决定向巴勒斯坦出发时,君士坦丁堡的法兰克人在敌人的围攻之下命悬一线,请求西方迅速来援助。拉丁帝国的建立曾经如此光荣,现在却只能困守一座都城,不断遭受保加利亚人、希腊人和伊兹尼克人的威胁。巴里昂的约翰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支撑所有化为废墟的强大国家,这一次,又是他来拯救拜占庭,就像之前他拯救了耶路撒冷。然而他的胜利也没能巩固摇摇欲坠的王座。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建立的帝国如今只剩残屑,四年的统治之后,巴里昂的约翰逝世,享年四十九岁,下葬时只穿了一间朴素的修士服。皇族库尔特奈家只剩一位年轻的王子,他来到欧洲,恳求国王与人民好心行善。教皇被鲍德温二世 [1] 的苦难和谦卑感动,听到拜占庭的拉丁教会的痛苦哀叹,他无法不心生怜悯。十字军已经准备好前往圣地,此时又需要援助君士坦丁堡的兄弟,格雷戈里说,希腊是通往耶路撒冷的必经之路,鲍德温的事业本身就是上帝的事业。当年,博尼法斯、安德鲁·丹多罗和弗兰德的鲍德温带着他们的战友进军君士坦丁堡,诺森三世说的是完全不同的一套言辞。局势的状态,发展的趋势,甚至十字军东征的精神,这一切都改变了。

十字军在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之间摇摆不定,有时被教皇摆布,有时又被腓特烈牵制,十字军承诺援助东方的基督徒,却让他们等待良久。而尤其不幸的是,格雷戈里九世和德国皇帝之间又爆发了纷争,双方就撒丁岛的归属问题展开争执。教会与帝国之间唇枪舌战,不断升温,直到最后兵戎相见。在这次争夺中,双方都表现得十分活跃,一方认为教会毫无神圣可言,另一方则声称皇室的统治毫无律法。

在广泛的纷争和烦恼之中,东方的基督教殖民地再也没有传来哭泣和祈祷的声音。腓特烈商定的停战被打破,穆斯林进入了毫无防备的耶路撒冷,托勒密和其他基督教城等待着欧洲的救援,却无法再与西方联系。地中海所有的舰队都卷入战争,一些为教皇而战,另一些为皇帝而战。提伯尔特和他的战友们好不容易找到了船只,一些人从马赛港起航,另一些人从意大利各港口出发。来到巴勒斯坦,他们发现这片土地也被划分开来,有的地方归德国皇帝,有的地方归塞浦路斯王国。没有一个力量可以统领十字军东征的全部兵力。众多的朝圣者缺少一种让他们保持长期聚集在同一个旗帜下的纽带或共同利益,为一位将领选择他的敌人,为他的利益而战,以他的名义而战。布列塔尼公爵带着他的骑士们在大马士革境内与敌人发生冲突,他们带回了大量的战利品,成群的羊和骆驼。一看到如此丰厚的战利品,其他十字军战士的嫉妒心被唤醒了,他们肆意掠夺加沙富饶的原野。十字军中最不知死活的那些人突袭了一支穆斯林军队,他们既不在乎没有战友来援,也不害怕面对所向披靡的敌军,许多人死在了战场上。蒙特福尔的西蒙、巴镇伯爵与他们最勇敢的骑士一同落入异教徒手中。这次兵败以后,十字军的贵族们谁也不敢再冒险出战了,基督教军队里只有声声抱怨,战士们为十字军东征遭受的磨难哀叹。教皇特使和教士们在讲道时痛斥将领们自大又善妒的卑劣想法,他们不断向圣主耶稣基督祈祷,请求耶稣唤醒战士们对圣十字的激情,对圣战的热忱。紧接着,游手好闲滋生了邪恶与不和,最终让这次出征不了了之。好在穆斯林内部也纷争不断,并没有攻击法兰克人的领土,这对于基督教殖民地来说算是一大幸事,王公贵族们在他们的营帐里待了几个月后,一心只想着回到他们的祖国,由于挑起过战争,他们分别与撒拉逊人各部谈判,商定了和平条约。一些人与大马士革苏丹协商,另一些人与埃及苏丹讲和,在新的谈判中,他们再次为基督徒取得了圣地的所属权。然而耶路撒冷的光复过于频繁,而基督徒又无法保住圣城,这次光复并没有在信徒之中引起欢乐的轰动。香槟伯爵、布列塔尼和勃艮第的公爵们被康沃尔郡的理查(Richard de Cornouailles)取代,他是亨利三世的兄弟,狮心王理查的侄子。理查并不比他的前辈们更愉快,他出征唯一的功绩就是派人埋葬了加沙战役中死去的十字军战士。

以上是这次十字军东征最后的事件,这次东征期间更换了四任教皇,前后历经近三十年。为了保持十字军东征真正的特性,在布道过程中,宗教与战争的名义同时存在。一批又一批的人们领取了十字,与亚洲的穆斯林作战,与法国的阿尔比派作战,与普鲁士的异教徒作战。最终,教会甚至布道,发起反对德国皇帝的十字军,所有这些宗教战争中,表现出来的只是人们的宗教狂热,战争让人们的精神渐渐倦怠,其过程则是痛苦不堪的。从此以后,对于历史学家和我们的读者来说,十字军东征的历史将枯燥乏味,然而,还剩下一位伟大而神圣的君主,我们尚未讲到他的故事,他与他的贵族们在埃及出生入死,他被穆斯林俘虏,却得到了敌人的崇敬,最终,他为了圣十字的事业死于非洲海岸。接下来,我们将讲述路易九世的两次出征。

注释

[1] 即库尔特奈的鲍德温二世,拉丁帝国最后一位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