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路易九世筹备十字军东征续篇

国王从艾格莫尔特出发。到达塞浦路斯。军队在埃及登陆。攻下杜姆亚特。

路易领取圣十字三年之后,在巴黎召开了新的议会,确定十字军出发的时间为一二四七年六月。在这次会议上,国王任命布朗什太后为法国的摄政王,所有的领主与贵族在君主面前宣誓,“如果国王本人在海外的神圣旅程中没有遭遇任何不测,臣子们将始终对其家族鞠躬尽瘁。”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为了确保在他离开期间,国内能够保持公正有法纪的统治,路易九世采取了最明智的措施。在与撒拉逊人开战之前,虔诚的君主首先与谎言和不公开战。治安特派员被派往全国各地,负责抓出以王国的名义犯下的不公之罪,他们明察秋毫,整治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局部战争被暂停五年,这为王国内部带来了安定。开明的路易也没忘记让人民免于外患。上苍庇佑君主慈父般的关怀,在筹备十字军东征期间,法国上下一片和平安乐的景象。

在所有的教堂里,人们都可以读到诺森的来信,这封信写给法国所有的贵族和平民。教皇在信中庄重地赞扬了法兰西民族及君主英勇好战的品德,教皇为法国十字军祝福,又威胁所有发誓朝圣而一再不肯出发的人,他们将遭到教会的绝罚。庞大的舰队载满骑士与士兵,领主与贵族相互拜访或互派使节。军队的筹备风风火火,宗教活动也随之展开。所有的朝圣者赤着脚在祭坛前领取了十字军东征的标志;许多骑士卸下铠甲和宝剑,就近参拜圣物。在所有的教区,人们为圣战的胜利向上帝虔诚祈祷。十字军战士眼含热泪,与他们的父母、朋友、乡亲和所有即将远离的人们一一作别,场面感人肺腑。乡下的家人把他们的孩子举荐给贵族和骑士们,后者发誓,若非战死沙场,必将带回自己旗下的每名十字军战士。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二天,他离开国都,教士们唱起圣歌,身后跟随着全城百姓,一直将路易送至城门。

临近施洗者圣约翰节时,路易九世在兄弟们的陪伴下来到了圣丹尼修道院,他请求法国的使徒们帮助他完成使命,接着,他亲自从教皇特使手中接受了朝圣者手杖和干粮袋,还有先王们曾经二度在东方扬起的法国皇家军旗。然后,路易回到巴黎,参加了圣墓教堂的弥撒。第二天,他离开国都,教士们唱起圣歌,身后跟随着全城百姓,一直将路易送至城门。布朗什太后一直跟随他到克鲁尼修道院,才满眼热泪地回来,仿佛只有在天国才能重逢。

运送朝圣者的船队八月五日扬帆起航,九月二十二日,船队在利米索抛锚。法国国王顺利来到了塞浦路斯王国的首都尼科西亚。塞浦路斯的国王、领主和教士全部领取了十字,并承诺路易国王,只要圣十字的军队延迟出发,直到来年春天,那么塞浦路斯的贵族们必将为神圣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路易同意在塞浦路斯度过冬天,然而他很快就后悔了,天气宜人,长期的游手好闲滋生了腐败,也让十字军中纪律松弛。许多领主开始抱怨,为了跟随国王参加十字军东征,他们卖掉或搾干了自己的土地,纵然路易慷慨仁爱,领主们的抱怨也没能平息。纵欲与炎热的天气引起了一场疾病,大批朝圣者因此死去。然而,对于东方的基督徒来说,法国国王在塞浦路斯岛的停留也并非毫无益处。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请他评判双方日益激烈的争执,而路易的判决是,双方各自反省,从此以后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耶稣基督的敌人。在托勒密安家的热那亚人和比萨人之间长久以来纠纷不断,双方总是闹得兵戎相见,这座基督教城市中,怒火与愤恨无论如何都无法化解,内战一触即发,路易明智的调解重建了和平。其他的纷争也都渐渐平息,于是,在东方,法国君主就如同和谐的天使;一个预言传遍东方,甚至远达波斯,一位法兰克国王会把亚洲从异教徒的桎梏中解救出来。一群基督徒从叙利亚、埃及甚至最遥远的土地赶来,向这位君主致敬,上帝把他送来,将实现神圣的承诺。就在那时,路易接待了一位鞑靼可汗派出的使者,使者请求皈依基督徒的信仰,并承诺在出征中协助十字军作战。路易满怀欣喜地迎接了蒙古使者,在他给布朗什太后的信中,路易宣布,一些鞑靼贵族即将集合在耶稣的旗下,这在西方引起了轩然大波,人们对圣战的成功给予了最大的希望。

阅读 ‧ 电子书库

第二天,他离开国都,教士们唱起圣歌,身后跟随着全城百姓,一直将路易送至城门。

十字军决定首先攻打埃及。路易向埃及苏丹送去宣战书,他写道“请你速速臣服于我,承认基督教的权威,向圣十字庄重投降,否则,我将出兵打进你的宫殿,我的士兵密比黄沙,上帝亲自召唤他们拿起武器,与你一战。”记载了这封信的阿拉伯历史学家说,苏丹读信时不禁泪下,然而他还是以不甘示弱的恐吓回答了路易的威胁。十字军将攻打的埃及统治者名叫奈吉艾丁(Negem-Eddin),他是苏丹马莱卡麦的儿子,他父亲曾经战胜了巴里昂的约翰,并将其本人与军队全部俘虏。

五旬节前后,基督教舰队从利米索出发。舰队共有大大小小一千八百艘战船,经过一场暴风雨的洗礼,六月四日早上,人们看见了埃及海岸。从基督教战船上,人们可以看到杜姆亚特的塔楼,没过多久,海岸上就遍布了穆斯林士兵。教士和贵族们聚集在国王的战船上召开会议,有人认为,应该稍后再进攻,等待船队平安度过暴风雨。然而路易完全不想等待,下令登陆。所有的十字军战士下了大船,登上小艇或平底船,排成两队。路易九世和他的两个兄弟一马当先,在他们这一边,一位骑士高举皇家军旗,教皇特使则手持救世主的十字架,接近岸边时,全军高喊着“赐福吧!圣丹尼!”。法国国王走在全军前面,颈上戴着护甲,手中拿着出鞘的利剑。军队上了岸,搭起营帐,摆开战阵,一场战斗很快在黄沙遍地的平原上展开。穆斯林骑兵团几次向基督徒的阵列发起攻击,然而处处都是基督徒的长枪之林与钢铁之墙,整整一天的恶战以后,几位埃米尔丧生,异教徒一片混乱,退回杜姆亚特城,基督徒得以掌控海岸与尼罗河南岸。

阅读 ‧ 电子书库

路易九世在杜姆亚特城前。在攻打杜姆亚特时,圣路易和他的军队英勇地跳入海中与异教徒作战,战胜后,圣路易稍作休息,向上帝致谢。

十字军愉快地度过了这个夜晚,第二天,黎明降临,几个战士来到杜姆亚特城下,竟没有遭遇任何敌军,他们走过架在尼罗河上的木桥,进入城中,发现那里只是一座荒城。他们马上回到基督徒营地,报告了这个消息;全军排成战队,向杜姆亚特行军,占领了这座被抛弃的城池。接着,由主教们领头,法国国王与所有的朝圣者在清真寺里唱起《上主,求你垂怜》,这座清真寺被第二次改造成供奉圣母的教堂。

杜姆亚特陷落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埃及各地。一位开罗的阿拉伯历史作者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所有的穆斯林陷入恐惧和悲伤,得知埃及的危难,连最勇敢的人也灰心丧气。苏丹奈吉艾丁在尼罗河边的一个小村子里身染重病,无法上马,守卫杜姆亚特的战士们弃城而逃,苏丹命人砍掉了其中许多人的脑袋,然而死刑的景象无法消除人们心中的恐惧,只能让他们更加畏惧法兰克人的到来,十字军停留了几个星期,却没有见到一个敌人。

许多贵族建议路易利用穆斯林人心惶惶的契机,向埃及首都进军。国王想要等待后续部队,再继续进攻,他的兄弟,普瓦捷公爵,已经带着征兵诏书从法国登船出发。然而这个决定引起了巨大的灾难,基督教军队的无所作为在军中引发了最可怕的混乱。无所事事对战士们来说是致命的,它让圣十字的骑士们忘记了自己骁勇善战的品德,也忘记了圣战的目标。领主和贵族们早就觊觎埃及和东方的财富,他们迫不及待地大摆筵席,挥霍着他们封地或城堡的财产,将领与士兵们都热衷于赌博,他们甚至赌上了自己的头盔和宝剑。在十字军旗帜的阴影下,战士们甘于堕落,已经到最可耻的境地,为军队提供物资的商人遭到他们的抢掠,整个营地里到处是纠纷和争吵,尤其不幸的是,人们不再遵从国王的命令,甚至连他的兄弟们都对路易的命令充耳不闻。贵族们的不忠,王公们的放纵,让混乱达到了顶点,甚至很少有人看守尼罗河西岸平原的营地。基督徒士兵毫无纪律,这让穆斯林战士们重拾勇气。每一天,都有阿拉伯贝都因人来到营帐前,偷袭酣睡的哨兵,把他们的头带给开罗苏丹。军队的前哨完全暴露给敌人,不断遭遇袭击,十字军进行了一次勇敢却莽撞的抵抗,结果只是增加了伤亡,除此以外,军队没有任何抵抗行动。

在此期间,苏丹回到了曼苏拉,重新召集部队,援兵从埃及各地源源不断地到来,穆斯林让一些俘虏们游街,还把几个砍下的脑袋挂在开罗的城墙上示众,曾经令人畏惧的十字军仍然长期无所作为,这一切化解了穆斯林的深深恐慌。在所有的清真寺里,人们感谢上苍,没有让法兰克人乘胜追击,所有的埃及人蓄势待发,准备扳回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