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得知路易九世在埃及的苦难,西方一片哀恸

国王在巴勒斯坦的停留。与开罗的马木留克谈判。路易回到法国。十字军东征结束。

(一二五〇年至一二五五年)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在整个西方,所有人都相信十字军已经占领了埃及;在法国,第一个说起国王与军队被俘的人被关进了监狱,最终处死。当人们得知了真相,整个基督教世界陷入绝望,教皇将写满悲哀的信寄给基督教世界的君主和主教们。教皇写道:“东方,充满谎言的地方啊,埃及,黑暗的大地啊,当战争开始的时候,你不是承诺了光辉的日子吗?为何将我们陷在沉重的阴翳中,为何将你自己丢进永夜,那里,你将长眠地下!”诺森又写信安慰布朗什太后,写信给路易九世,在困境中支持他。在他的信中,使徒彼得的继承人恳求上主“解释他神秘的怒火,好平息信徒们的愤怒”。马修·帕里斯(Mathieu Paris)记载,在意大利的一些城市,人们的呻吟不断积聚,已经形成了对宗教的亵渎,很多人的信仰开始动摇。英国的骑士与贵族对亨利三世极其不满,因为当他们的十字军兄弟在尼罗河畔遭受如此深重的磨难时,亨利三世却命令他们留在国内,腓特烈向东方派去使者,请求埃及苏丹释放法国国王及其不幸的战友。西班牙本身陷在与撒拉逊人的战争中,无暇顾及地中海对岸基督徒的灾难,而卡斯蒂利亚(Castille) [1] 王国发誓,将为东方的耶稣信徒复仇。

当路易九世到达巴勒斯坦,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使者去开罗,付清欠埃米尔们的赎金,要求那些仍然在异教徒的镣铐下受苦的十字军士兵们重获自由。使者们回来后,只带来了四百名俘虏,他们眼含热泪地描述,每一天,埃米尔们和埃及人是怎样“用尽种种酷刑”处死圣十字的贵族和骑士们。当路易一心想着与他一起被俘的悲伤的战友们时,他收到了布朗什太后的信,请他离开东方。有那么一刻,他也打算回到自己的王国。然而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们向他恳求,不要抛弃他们;如果他回到欧洲,那么圣地和基督耶稣的人民何谈安全,又剩下什么希望呢?还有什么力量可以解救仍被马木留克扣留的圣十字战士呢?国王询问了他的兄弟们和领主们的意见,大部分贵族尚有父母亲友留在埃及做俘虏,然而他们也渴望再次度过大海,重见被抛弃已久的城堡,强烈的愿望让他们的同情心沉默了。他们向路易表示,他们已经失去了军队,而国内的情形需要他们回到欧洲。许多人声泪俱下地表达了他们的想法,沙斯特奈(Chastenai)的老爷、博蒙的吉约姆(Guillaume de Beaumont)、法国元帅和好心的儒安维尔持相反的观点,国王不能放弃十字军东征,这样有失荣誉。长久的商谈后,路易开了口,他对与会贵族们说:“为了这片土地,欧洲付出了如此巨大的牺牲,如果我现在离开,在我之后,谁还敢再来?人们是否还愿意来此守卫耶路撒冷王国,人们是否会为它的毁灭而责怪我?因此,我必须留下,拯救我们剩下的一切,解救我们的战俘,如果可能的话,利用撒拉逊人的纷争扳回一局。”儒安维尔说,国王宣布了他的决定后,“许多人大为震惊,他们纷纷流下热泪”。安茹和普瓦捷的公爵们以及一大批领主准备离开。国王让他们带上一封写给全体法国人的信,在信中,他讲述了基督教军队的胜利和挫折,请求信徒们支援圣地。

当时穆斯林各部纷争不断,这让路易九世心生几丝希望,让基督徒殖民地暂时安全。他的两位兄弟走后不久,国王接待了阿勒颇和大马士革苏丹派来的使节,苏丹向他提议,双方联合,与埃及作战,惩罚叛乱的马木留克。路易只是回答,他与埃及埃米尔之间有协约,而这些协约尚未生效,他愿意把自己的兵力与叙利亚苏丹的兵力联合起来。同时,他派瓦朗谢讷的让(Jean de Valenciennes)去开罗,负责为埃米尔们讲清楚战争与和平的形势,如果想要法国国王同意与他们联盟或协助他们,埃米尔们就必须再次兑现他们的诺言。很快,超过两百名骑士重获自由。大约在十月(一二五一年),这些十字军东征的可怜受害者们到达了托勒密:他们过去遭受了种种苦难的回忆,他们现在悲惨的情形,所有当场目睹的人都不禁流下了同情的眼泪。俘虏们还带回了一个棺材,里面装着雅法伯爵布里昂的高提耶(Gauthier de Brienne)的尸骨。布里昂的高提耶是被埃及人杀害的,他为了忠于基督教的信仰而殉难。他在加沙之战中被俘,后来,花剌子模人要围攻雅法,就把他带到城前,让他去说服居民们弃城投降,因为那曾经是他的城市;高提耶没有遵从异教徒的命令,而是鼓动城市的守卫者们,为上帝子民的安全战死沙场,经过痛苦的囚禁,他最终被处死,这是他为慷慨奉献付出的代价。路易九世十分尊敬这位爱国基督徒的典型,他亲自带着教士和托勒密的人民埋葬布里昂的高提耶的遗骨,他被葬在圣约翰骑士的教堂里。

阅读 ‧ 电子书库

当时穆斯林各部纷争不断,尊长的头颅被当众展示。

阅读 ‧ 电子书库

穆斯林内部纷争不断。

各种穆斯林力量纷纷谋求法国国王的联合,假如他手上还有一些军队,他本来可以弥补十字军东征中的挫折。然而在东方,他只得到了很少的士兵,而西方又没能为他送来援助。

卡斯蒂利亚国王已经领取了十字,却在将要出发时去世了。他的继承人指挥所有的兵力,抵抗非洲的撒拉逊人。腓特烈二世在那不勒斯王国去世,他的死并没结束教会向土瓦本皇族发起的战争。在日耳曼帝国和意大利,一些人为腓特烈的继承人康拉德而战,另一些人为荷兰伯爵吉约姆而战,他被教皇选为罗马国王。罗马教廷与曼弗雷(Mainfroi)争夺那不勒斯的王冠,而西西里王国一片混乱。在法国的许多地区,民众们的痛苦难以平息,最终爆发了牧人革命,乡村的平民们纷纷相信耶稣基督拒绝了大人物的侍奉,农民和牧人们聚集起来,一开始,布朗什太后支持村民集会,相信他们会营救路易九世和东方的基督徒。然而“牧人十字军”的旗子上只有一只羊羔,他们并没有领取十字,当时的史料也没有清楚地记载他们究竟有怎样的想法,怀着怎样的意图。他们的首领宣布反对教士,他们在教堂里布道,却既不提耶路撒冷,也不提圣地。一开始受到诱惑,聚集在他们旗下的民众们,最后转而反对他们,审查他们,控诉他们是撒拉逊人的同谋和联盟。

教皇鼓动英国国王亨利三世跨过大海,与异教徒作战。亨利三世在西敏寺(abbaye de Westminster)亲自为十字军东征布道。教皇允许他三年之内向教士征收十分之一的税款,然而马修·帕里斯认为,亨利三世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谋取六十万图尔金币的欲望。史料中还记载有另一种动机,路易九世在信中敦促他前往东方,并暗示,如果他为耶稣基督的事业尽职尽责,也许有一天,诺曼底地区可以作为他的报酬。如果我们引用的史料不假,那么亨利三世曾经就此事咨询过法国贵族们,然而法国人无不怒发冲冠,不可一世,于是,亨利三世惧于法国的力量,不再考虑十字军东征。

路易九世不再等待法国或西方的支援,他从伯罗奔尼撒、罗马尼亚和塞浦路斯岛征兵。这些花重金征来的军队来到了巴勒斯坦,然而这些战士的奉献精神难以保障,骑士们只是一时兴起渡过大海,而其中还有很多人将自己的勇敢效忠于蛮族。另一方面,已经被释放的十字军士兵又回到了埃及,他们蒙受苦难,难以维持,没有离开过国王的队伍也完全瓦解,儒安维尔说,皇家的宝藏还不够供应他们的军饷,这让他们烦躁不安。路易旗下只能召集到六百到七百名骑士,民兵也少得可怜,他无法尝试任何重大的出征。想当年,三百骑士聚集在圣十字旗下,让开罗、大马士革和摩苏尔无数的敌人闻风丧胆,那些光辉而绝妙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路易九世在东方停留期间,最挂虑的事情之一就是寻找联盟和守卫者,共同守护信徒们的福音,保卫基督徒的事业。隆格瑞莫的安德鲁(André de Longjumeau)接到命令,去寻找鞑靼人的大汗,根据儒安维尔的记载,安德鲁和他的战友们走了一年,每天走十古里,才来到蒙古人的都城,或者不如说他们的控制范围。同时,修士卢布鲁奇被派到一位鞑靼贵族那里,这位贵族控制着顿河(Tanaïs)两岸,他的臣民们尽以狗皮或羊皮为衣。法国国王希望这些蒙古人可以皈依基督教,成为十字军的盟友。

阅读 ‧ 电子书库

为保卫基督宣誓。一个士兵和他的家人们宣誓在十字军残酷的战场上保卫基督。

东方的道德与习俗强烈地吸引了十字军的注意力,高山上的长老派使者来到托勒密,尤其引起了十字军的好奇和惊讶。阿萨辛君主派来的使者们得到许可,来到法国国王面前,问他是否认识他们的主人。国王答道:“我听说过他。”使者中的一位又说:“那么为什么您没有像德国皇帝、匈牙利国王、开罗苏丹和所有其他君主那样,谋求他的友谊,为他送去礼物?”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的两位将领听到了这番话十分恼怒,他们已将迈斯亚夫(Massiat)无畏的领主收为附庸并征收其贡奉,他们强烈指责这些使者,并告诉他们,如果高山上的长老不亲自送礼物给法国国王,他的傲慢无礼很快就会给他带来公正的严惩。使者们将这些威胁的话带给他们的主人,主人本想激发基督徒的畏惧,现在却自己恐慌不安,他派使者们带着华美的礼物回去,其中有一种棋子游戏和一头水晶石做的大象,阿萨辛的君主还在他的礼物中附加一件衬衫和一只指环,这是联盟的象征。路易对这次新的出使表示欢迎,并让使者们为他们的君主带回礼物,其中有金银的杯子,猩红色的织物和丝织品。沙特尔的伊凡(Yves)精通阿拉伯语,他将使者们一直送到迈斯亚夫。回来以后,他告诉人们,阿萨辛君主属于阿里教派,但他衷心信奉圣徒彼得,阿萨辛君主认为,使徒彼得依然活着,他的灵魂曾经接连从亚伯(Abel) [2] 传给诺亚(Noë),再从诺亚传给亚伯拉罕(Abraham) [3] 。沙特尔的伊凡尤其强调了高山上的长老为他的臣民们带来的恐惧,当他出现在公共场所时,一个军队的传令官就会高声宣布:“手中掌握所有国王生死的长老驾到。”

路易九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出仍然被穆斯林控制的俘虏,然而他们被俘,并不是令路易悲伤的唯一原因。上千的十字军战士接受了穆斯林的信仰,十字军东征中,还从来都没有这么多的弃教者。即使战士们在战场上都临危不惧,在威胁他们的种种酷刑面前,他们也无力抵抗!尼罗河畔盛产洋葱,埃及气候宜人,当年在沙漠中流浪的希伯来人时常后悔来到这里,而这片丰饶的土地又拖延和诱惑着一大批不幸的朝圣者!路易九世只能救出很少一部分俘虏,他派传道士向背弃了耶稣的人们传福音,为了维护信仰,他下令责骂重归基督教的弃教者,然而这一切都徒劳无功,所有背弃了信仰的人们留在埃及,儒安维尔说,他们日日担忧被称为叛徒。

阅读 ‧ 电子书库

基督徒骑士在开罗做俘虏。一位年老的撒拉逊人询问俘虏们的基督教信仰。

既然没有战事,十字军战士们就纷纷开始朝圣。贵族和骑士们放下武器,重新拿起朝圣者的干粮袋和手杖,来到那些曾经出现神迹,耶稣基督和圣使徒现身的地方。儒安维尔告诉我们,他去了塔尔图斯圣母院,路易九世拜访了塔泊尔山、加纳(Cana)的村庄、拿撒勒城。但是他没有看到耶路撒冷,尽管穆斯林贵族们盛情邀请,他依然坚持,只有胜利才能为他打开通道,一位基督教君主只有用武力解放圣城,他才有资格进入城中。

路易九世没有中断他与马木留克的谈判,最终,双方达成协议,除了加沙与达伦(Daroun),圣城与巴勒斯坦的所有基督教城市重归法兰克人控制,十字军与埃及统治者相互承诺,一同侵入叙利亚,分享战果。协议签订后,埃米尔们将穆斯林手中控制的基督徒孩子们送回路易九世身边,一起送回来的还有十字军东征中殉道者的头颅,它们曾经被挂在埃及的城墙上。两支军队本应在加沙会合,然而埃及人却没有行动;路易等了一年多,才知道开罗苏丹和大马士革苏丹之间已经达成和平,他们要联合起来,向基督徒宣战。这样,十字军此前与埃及签订的协议被打破了,十字军只能保卫腹背受敌的基督教城市。路易九世没有忘记巩固雅法、凯撒利亚、托勒密和赛达的防御工事:为了这次修缮,路易斥以重金,这让异教徒们体会到,法国国王是最富有、最强大的君主。他亲临现场,鼓舞工人们的士气,儒安维尔说,有时,人们看见他“亲自背上背篓,请求人们原谅自己曾经的疏忽”。当人们重建赛达的城墙时,两千名工人被来自巴尼亚的土库曼人偷袭并屠杀。路易从雅法赶来,看见尸横遍野,没有坟墓,没有人愿意靠近,这位神圣的君主就亲自抬起一具已经发臭的尸体,把它带到国王为之祝福的地方,他说:“来吧,朋友们,来用一点尘土覆盖耶稣基督的工人们吧。”跟着他来的人们赶紧效仿他的做法,所有的死者都被埋葬了。什么样的胜利能与这种善行相比啊!

在赛达停留期间,国王接到布朗什太后逝世的消息,没有任何不幸比这一件更让他痛心,从此以后,他一心只想着返回法国,他确实有必要回国,基督徒殖民地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在巴勒斯坦停留了三年后,他从托勒密登船,满怀遗憾,后悔没能弥补他在埃及遭遇的挫折。

这就是第七次十字军东征的来龙去脉,这次东征一开始充满了基督徒人民的欢乐,而后却让整个西方陷入悲痛:在圣战之中,十字军从来没有为保证胜利而准备得如此充分,也从来没有遭受过如此惨痛的挫折。从没有一位圣十字的君主受到战友们如此的爱戴,也从没有一支基督教军队比这支军队更加放纵,更加不守纪律,如果这次十字军东征胜利,那么埃及很有可能从那时起就成为法兰克殖民地,历史学家记载,路易九世随军带着许多工匠和农民,在另一个时代,人们为了商业或文明的利益而做的事,正是在这个时代,人们为基督教的利益而做的努力,结果往往相同,因为在这个时代,宗教就是政治。就像巴里昂的约翰和佩拉奇领导的出征,路易九世为埃及的基督徒引来了巨大的困扰。杜姆亚特老城被拆除,在距离尼罗河口两古里处重建新城。正是在圣路易的这次出征中,马木留克建立了他们独特的王朝,经过各种各样的革命,这个王朝统治埃及超过五个世纪,直到法国人的另一次征战,马木留克王朝完全倾覆,灰飞烟灭,这次战争的统帅正是拿破仑·波拿巴。

尽管这次十字军东征带来了巨大的不幸,我们仍然不能说法国因此受害。当整个欧洲困于圣座与帝国的战争时,圣战的意识保护了百合花的王国 [4]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当路易回到法国,他的形象比离开时更加高大,他的臣民更加崇敬他,在同时代的人看来,他无疑是最伟大的人物,十字军东征之后十五年中,他时时不忘挫折的教训,这十五年,对于他的人民来说,是一个繁荣而光辉的时代。

当路易九世在东方时,欧洲以圣十字的名义继续发动了几次出征。在北欧地区,基督徒对异教徒和偶像崇拜的异端发起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人们兴建城市,蛮族皈依福音书,由于十字军战士的胜利,西方的基督教家族迅速扩张。

注释

[1] 西班牙历史上的一个王国,由西班牙西北部的老卡斯蒂利亚和中部的新卡斯蒂利亚组成。它逐渐和周边王国融合,形成了西班牙王国。

[2] 该隐之弟,亚当和夏娃的次子。他是一个牧羊人,上帝接受他的祭品。但是后来却被兄长该隐杀死。

[3] 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先知,是耶和华从地上众生中所捡选并给予祝福的人。同时也是希伯来民族和阿拉伯民族、闪族的共同祖先。

[4] 通常来说,百合花为法国国花,但其实为香根鸢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