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第八次十字军东征续篇,圣路易的染病与死亡

与突尼斯君主协商和平条约。法国十字军返回欧洲。

被罗马人称为特尼斯(Tenis)或特尼萨(Tenissa)的突尼斯城坐落于距迦太基遗址五古里的地方,其发达的手工业和密集的人口可与非洲最繁荣的几座城市媲美。城中有一万所住房,三处庞大的城郊,各民族的遗产和无数的商业产品让城市富饶繁华。城中的大道由塔楼和城墙防卫。为了着手围攻突尼斯城,路易九世一直等待着西西里国王的到来,他将带来一支舰队和一支大军,统治突尼斯的穆斯林君主曾经承诺改信基督教,虔诚的君主也期盼着他皈依基督教,避免战争的苦难。不幸的是,西西里君主拖延了几个星期迟迟不到,突尼斯的统治者并未改变信仰,反而召集了大批兵力。终于,信使们带来了消息,突尼斯统治者决定“来寻求战场上的洗礼”。七月末、八月初的这段时间,大批摩尔人和阿拉伯人不断在十字军附近出现,他们设尽各种埋伏,却从来不敢正面袭击。圣十字的战士不屑于与这样的敌人较量,然而在他们驻军的地方,有比战争更可怕的危险等着他们。这片土地曾经如此丰饶,如今只剩干涸炽热的荒野,十字军刚刚到达的几天,就出现了缺水的问题,而食物又只有咸肉,传染性的痢疾和高烧为基督徒的营地带来了巨大的灾难。首先不幸殒命的是旺多姆、拉马什的伯爵们,接下来还有蒙特莫朗西、皮耶纳(Pi-enne)、布里萨克(Brissac)等地的领主们。最终,无数人死去,尸体被横七竖八地抛进沟壑。路易九世试图用他的言辞和隐忍重新激起将领和士兵们的活力,然而自己却染上了痢疾,他尽力保存自己的体力,时刻关注着军队的需求,当疾病加重,他感觉到大限将至,路易叫人在他面前摆上十字架,伸出双手,向曾为人类受难的耶稣祈祷。军队上下一片哀恸,士兵们失声痛哭。这时,路易叫来即将继承王位的儿子腓力,告诫他该如何统治自己留下的王国。路易建议他的儿子尊敬宗教,礼敬朝臣,并让百姓也心存同样的敬意,永远敬畏上帝,切莫亵渎上帝,然后,他又补充道:“我亲爱的儿子,如果你继承王座,就要用你的言行向世人证明,你配得上法国国王加冕时接受的圣油……当你成为了国王,要向世人表现出你处处公正,一切都无法让你远离真理和公平……集中所有力量,平息王国内部爆发的纷争,因为和谐与太平的景象最能取悦上帝……对于底层人民的税收必须恰当,你要开明谦逊,让人民各尽其责……王国的律法若有不恰当之处,你要谨慎地修改……忠诚地维持稳固的权利和自由……你的臣民越幸福,你就越伟大……你的统治越无可指摘,你的敌人越不敢侵犯。”就这样,在一次十字军东征遭受的灾难中,王国的福音书被传承下去,它由一位即将作古的法国国王传出。遗憾的是,接下来十字军东征之旅中,在路易九世留下遗言的同一个地方,人们并没有重新审视这些话。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把金玉良言留给儿子以后,路易九世一心只想着上帝,与聆听他告解的神父单独在一起。一位目击者说,他一刻不停地说着,“日以继夜地赞美我主,为他带来的人们祈祷”。在战场上,他常常向圣丹尼祈祷,弥留之际,有几次,他恳求圣丹尼,为这支即将群龙无首的军队带来上天的援助。八月二十五日,星期一,早上九点,他突然闭口不言,然而他还宽厚地看着人们。“在九点的第三时日课经和祷告之间,他好像睡着了,闭起双眼,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然后,他突然回光返照,睁开双眼,望向天空,说道:主啊,我进入了你的圣殿,我将在你的圣墓中对你顶礼膜拜。”夜里三点钟,他断气了。腓力本人也生着病,在众人的哀痛中,他接受了在场将领、贵族和领主们的效忠和誓言。三位修士见证了路易的逝世,他们负责向西方宣布这悲伤的消息。他们把消息带给“所有的教士和王国上下善良的人们”。在所有的信徒面前,教士们朗读了腓力的书信,在信中,他请求人们为他父亲的灵魂祈祷,并承诺,他将效仿这位“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永远热爱法兰西王国的君主。

阅读 ‧ 电子书库

1270年八月二十五日的夜晚。圣路易逝世,法国士兵们为他们杰出的领袖之死黯然泪下。

西西里国王恰好在路易九世去世的时候到达了非洲海岸,人们把军队交由他统帅:战争又开始了,一个月以来,圣十字的士兵们心中挂虑着将领与战友的死亡和葬礼,在战斗中心不在焉,许多次遇到大批摩尔人和阿拉伯人,他们都落荒而逃。突尼斯君主也在城中惊惶不安,他向十字军东征的将领们派去使者,负责请求谈和,他允诺成为西西里国王的封臣,还承诺将他的一部分财富送给基督徒,充当战争的开销。十月三十一日,双方商定了十五年的停战,其中一方是哈里发、伊玛目和信士们的大团长阿布·阿巴达拉-穆罕默德,另一方是法国国王,上帝赐福的杰出君主腓力,西西里国王,杰出的君主查理,还有纳瓦拉国王,杰出的君主提伯尔特。条约规定,双方归还对方的囚犯和俘虏,基督教的教士与牧师可以在信使们的大团长的领土上安身,可以自由在教堂中传教,按照宗教习俗侍奉上帝,在突尼斯进行与他们本国相同的宗教活动。大多数跟随路易九世进行十字军东征的王公贵族,都曾在条约上留名。

舰队将悲伤的十字军残部带回法国,十月末扬帆起航。在西西里海域,船只被可怕的暴风雨袭击,超过四千名十字军在浪涛中丧生。纳瓦拉国王从特拉帕尼(Trépani)登陆后不久就去世了,她的妻子也没能幸免,很快在悲伤中死去。腓力在西西里停下,一月继续踏上回法国的归程,跟随他的年轻王后成为了十字军东征的下一个受害者,她在经过卡拉布里亚的时候突然去世。腓力国王独自一人,悲伤地继续上路,带着他的妻子、兄弟和父亲的遗体。他很快得知了普瓦捷伯爵与伯爵夫人去世的消息,在他们回隆格多克的路上,夫妻双双死于托斯卡纳(Toscane)穿过凯涅厄斯山(Cénis),腓力回到了他的王国,国内一片哀悼,对于法国来说,这是怎样的情景啊!下葬的骨灰盒,曾经壮大的军队如今只剩残部,年轻的王子由奇迹庇佑,才逃脱十字军东征的灾难!路易九世的遗体被带到圣丹尼修道院,在那里,人们看着他的骨灰随风而逝,他的心脏与其他内脏留在西西里,蒙特利尔修道院对其精心保存,抵抗着时间与动乱的侵袭。

阅读 ‧ 电子书库

为死亡祈祷。悲伤的法国士兵们带着圣路易的遗骨从突尼斯返回,他们进行了葬礼的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