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安条克的围城与攻克

(一〇九七年,一〇九八年)

安条克由长达三古里的城墙环绕,南部城墙内还有四座小山丘。在北部,奥龙特斯河从堡垒边流过,这一带的防御工事相比城市的其他部分较弱,因为奥龙特斯河已经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御屏障。安条克有一百三十座塔楼。城墙中都配有齿轮装置,根据一位阿拉伯史学家的观点,城中共有两万四千组齿轮。当十字军到来时,穆斯林从希腊人手中夺得城市的控制权已经有十四年。这座城市还收容了周边地区的大批撒拉逊人,他们因惧怕拉丁人的逼近,来到城中为他们自己、他们的家人和财产寻找庇护所。当时掌握城市最高统治权的是一位叫巴基锡安(Baghisian)或称阿锡安(Accien)的土库曼亲王,他调集了七千骑兵与两万步兵镇守安条克。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尽管冬季将至,十字军仍然做出了围攻安条克的决定。博希蒙德和唐克雷德在东门或称圣保罗门(porte de Saint-Paul)附近的高地上建起营地;在意大利人的右侧,奥龙特斯河左岸延伸到什安门(porte du Chien)的一块平地上,驻扎着两位罗贝尔,布卢瓦伯爵斯蒂芬,维尔芒多瓦(Vermandois)伯爵于格,以及他们带领的诺曼底人、弗拉芒人和布列塔尼人;接下来到达城市北方的是图卢兹伯爵和皮伊(Puy)主教,以及他们带领的普罗旺斯人;雷蒙德的队伍驻扎在两者之间,从什安门到下一个门,后来被命名为公爵门。从公爵门开始,是戈弗雷的行列,一直延伸到桥门,这支队伍直逼奥龙特斯河冲刷安条克城墙之处。至此,整个城市被三个方面包围,三支队伍分别在东方,东北和北方;十字军战士没能在南部进行包围,因为十字军难以接近那里耸立的山丘。对于围城军队来说,一个设在安条克西部的围攻点将相当重要,这样,穆斯林出城或接收储备物资的西门或圣乔治门(Porte de Sanit-George)就必须关闭。然而想要建立这个点,必须渡过奥龙特斯河。这就是基督徒军队的完整阵容。在六十万朝圣者中,有三十万人驻扎在城下准备战斗。

在刚开始围城的一段时间里,十字军战士们相信这座庞然大物迟早会乖乖打开它的城门,于是他们放弃战斗,无所作为。秋天的降临给他们带来了大量粮食,碧绿的奥龙特斯河,美丽的达芙妮丛林(bosquets de Daphné),叙利亚晴朗的天空,这一切都让他们心旷神怡,耶稣基督的士兵中出现了放纵和腐化。土耳其人却发动了几次突袭,杀死与俘虏了大量散落在原野上的朝圣者。见此情景,十字军战士们想要发起一次袭击,为同伴们的死报仇,然而他们缺少攻城云梯和其他作战的器械。为了阻止穆斯林的骑兵来到对岸,他们在奥龙特斯河上用船连接成一座桥。基督徒们守住了所有通往城内的通道,他们辛辛苦苦地试图拆除了一座建在沼泽上的桥,正是这座桥连通了什安门,也就是穆斯林们习惯进出的通道,进行了一些无用功以后,他们在那座桥上竖起巨大的木塔楼,然而木塔楼又被烧毁了。朝圣者们没有别的办法堵住这条通道,只好在什安门前,用双手堆起无数的石块和附近最粗壮的树木。

同时,勇敢的骑士们在营地周围巡逻。有一次,唐克雷德设下埋伏,让七十个敌人一下子跌进圈套,撒拉逊人大为惊奇。还有一次,唐克雷德只带了一个侍从骑行在原野上,几个撒拉逊人围住他,却发现他的利剑不可战胜。另一次英勇而低调的漂亮行军中,这位功勋卓著的骑士命令他的侍从不要把他的功绩告诉别人。

被困城中的穆斯林不再频繁地试图出城了,然而十字军方面由于缺乏战争器械,也无法向安条克发起攻击。骄傲的骑士们接到按兵不动的命令,等待着土耳其人坚持不住或者老天相助,好让十字军不战而胜。但是很快,凛冬降临,为几个月准备的物资在几天之内就消耗殆尽,可怕的饥馑出现在基督徒的营地,暴风雨席卷了他们的营帐,这些营地上从前总是充满了欢声笑语,此刻只呈现出一片恐怖的灾难。十字军决定尝试派人到周边地区寻找粮食。圣诞节之后,博希蒙德和弗兰德的罗伯特带领一万五到两万名朝圣者,向安条克东南几古里的阿朗克(Harenc)行军。他们带回来了一大群马和骡子,以及这些牲畜满载的物资。然而没过多久,这些粮食又被用尽了。十字军只好入侵了另外一个地区,却没能找到任何物资带回营地。日复一日,寒冷、饥馑和疾病让十字军战士们备受折磨,人们只好为不断死去的牺牲者们挖掘坟墓。为死者吟诵祷文的牧师们已经忙不过来了,也没有足够的空间用来下葬。历史学家们为我们描绘出了十字军为饥馑所困的景象:骑士们脸色苍白,衣衫褴褛,为了充饥,他们用尖锐的铁器挖掘植物的根,在沟壑里寻找种子,跟驮运物资的牲畜争抢野草。战马由于营养不良纷纷死去,在围城一开始时,约有七万匹战马,而现在只剰下不到两千匹。帐篷在冬雨中腐烂,幸存的马匹在那周围痛苦地苟延残喘。

与这些不幸相伴的还有叛逃。诺曼底公爵躲到了老底嘉(Laodicée),直到十字军以宗教和基督耶稣的名义发出了第三次警告,他才肯回来。然而令人难以置信的反差是,腐败在灾难最严重的时期出现了。在十字军帐下,有人挨饿受冻,也有人骄奢淫逸。主教埃德马尔严厉地斥责了那些荒唐之人和渎神者,军中成立了一个临时法庭,由军队首脑和神职人员组成审判组,负责处理和惩罚罪犯。

春天的临近给基督徒军队带来了一线希望,疾病销声匿迹,营地接收到了许多粮食物资,分别来自埃泽萨伯爵、亚美尼亚的王公贵族和僧侣、塞浦路斯岛、希俄斯(Chio)和罗得岛(Rhodes)。由于严重的腿伤,戈弗雷曾经不得不长期呆在他的帐篷里,这一次也在士兵们的面前现身了,他的出现又振奋起军中萎靡已久的士气。这时,埃及哈里发派出的使者也来到了十字军的营地。十字军为了不让穆斯林敌人看出他们的不幸,特意表现得慷慨大方,假装愉快。埃及使者表示愿意为十字军提供哈里发的援助,前提是基督徒军队去耶路撒冷的这次行动必须限定为单纯的朝圣。法兰克战士们回答,他们前往亚洲不是来谈条件的,他们的目标是解放圣城。差不多同时,博希蒙德与弗兰德的罗贝尔带来了胜利的消息,他们拿下了阿勒颇,大马士革,沙扎尔(Schaizar)和霍姆斯(Emesse),军队正在前来支援安条克。至于对开罗使者的胜利,十字军战士们也不想任其默默无闻,他们已准备好从圣西蒙港(port Saint-Siméon)登船,用四头骆驼驮着两百穆斯林战士的头颅和人皮献给了埃及使者。

来到圣西蒙港的一支比萨人和热那亚人的船队,点燃了血战的导火索。一群博希蒙德和图卢兹伯爵麾下的朝圣者为获取粮食登上了欧洲的运货船,在他们回到安条克营地附近的海域时,遭到了穆斯林的袭击,接近一千基督徒丧生。残部被胜利的土耳其人追击,如果不是戈弗雷和其他领主飞速前来支援,他们也难以逃脱土耳其人的短剑。敌人调转队伍,想要过桥回到安条克城内,然而基督徒已经占据了这条道路,并且,之前逃亡安条克城北部黑山的基督徒也回过头来重新加入战斗,这样,穆斯林被困在奥龙特斯河与山地之间,只好放弃抵抗,求得速死。统治城市的阿锡安从他宫殿的高塔或是城墙上目睹了穆斯林部队的困境,于是迅速派出援兵。他在士兵们身后关闭了桥门,向他们宣布,要么胜利,要么战死。出城的穆斯林遭到了屠杀,当时在场的见证人在史书上记载了种种恐怖的细节。杀戮遍野,桥对面的小山埋葬了成千上万的土耳其人,时至今日,那里仍然是土耳其人的墓场。奥龙特斯河的河水在桥附近塞流,是无数的尸体堵住了河道。

接下来的战斗中,十字军在那座小山上修建起了一座堡垒,由勇敢的图卢兹伯爵镇守,这座堡垒迫使穆斯林从桥门出来,也确保了十字军得以在奥龙特斯河右岸安全通行。

现在,围城中只有一个门允许穆斯林接收粮食,并且通过这个门,他们可以在奥龙特斯河左岸附近自由活动。没有一个十字军战士涉足这一区域,那就是西门,也称为圣乔治门。领主们深谙在那一方向建起围城工事的重要性。大家一致认为应该在西门附近设营,可是这一举动十分危险,而且各位首领都犹豫不决,不愿掌管此事。唐克雷德挺身而出,但是这位战功赫赫的骑士缺少执行任务所需的钱财,图卢兹伯爵给了他一百马克 [1] 银子,其他王公贵族也各尽所能。一座名叫圣乔治的修道院建在附近的一座小山坡上,与城门的名字相同,唐克雷德把这座建筑修的非常坚固,带领着选拔出来的精英部队,他坚守在这一重要的位置上。

这样一来,基督徒掌控了城外的各个方面,信任与热情让十字军的阵营重现勃勃生机,纪律恢复,力量也随之增长。由于大批乞丐和流浪汉增加了战争的混乱和危险,十字军雇佣他们去修建围城工事,他们中间有一个发号施令的头目,称为“叫花王”或“乞丐王”。

安条克所有的城门紧闭,战争被暂时搁置,但是不时仍有野蛮行径发生,引起局部战斗。土耳其人发泄他们的怒火,对战俘尤其凶狠。历史上记载了一位基督徒骑士的名字,雷蒙德·鲍切(Raymond Porcher)。 土耳其人把他带到城墙上,威胁他说,要么请求十字军花一大笔钱赎回他,要么死。雷蒙德·鲍切站在围城者面前,恳请他们把自己当做一个已死的人,不要为他的自由做出任何牺牲,并且继续攻击这座城市,因为城市已经撑不了多久了。安条克的掌权者被这些大义凛然的言辞所感动,要求骑士立刻改信伊斯兰教,他向骑士宣布,如果骑士同意这么做,他就对骑士以礼相待,并给予好处,但是如果骑士不照办,那就立刻让他人头落地。跪倒的骑士双手紧握,拒不行礼,眼睛望着东方,这就是他全部的回答,很快,他的头颅滚落在城墙上。同一天,另外一位基督徒俘虏也被扔进点燃的柴堆里处死。

这时候,轮到被围困的穆斯林遭遇饥馑了。阿锡安提出停战,而这个提议被欠考虑地接受了。在这次和平期间,十字军首领之间出现了纷争,关于昂贵的礼物如何分配给埃泽萨伯爵鲍德温和其他贵族,人们争论不休。十字军战士们此时可以自由进入城中,撒拉逊人也可以进入拉丁人的营地。然而很快,随着一个骑士的丧生,停战中断,围城又重新开始了。

然而征服安条克靠的并不只是耐心和勇气,七个月艰苦的施工之后,野心和计谋在最后一刻帮助了十字军的事业。博希蒙德来到东方,为的是世俗的利益,对于鲍德温的钱财,他也并非毫无嫉妒,他大胆地把视线投向安条克城中,并且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见了一个能把这座城市拱手给他的人。这是个名叫菲鲁斯(Phirous)的亚美尼亚人,盔甲工匠之子。他曾经既担忧又心动地把信仰由基督教改为伊斯兰教,只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财富。菲鲁斯博得了阿锡安的信任,得以进入阿锡安的议会,并指挥着城中三座主要的塔楼。一开始,他热切地守卫着这些塔楼,然而很快,他厌倦了这种枯燥的信仰,如果背叛能为他带来利益,他绝对不是一个在背叛面前后退的人。

博希蒙德和菲鲁斯第一次见面就制定了计划。塔兰托的亲王给了叛徒最美好的承诺。为了向博希蒙德表示他的忠心,也为了给叛变找借口,菲鲁斯说耶稣显现了圣迹,要他把安条克交给基督徒。博希蒙德和菲鲁斯对执行计划的方案深思熟虑,最后终于决定下来。博希蒙德召集了基督徒军队所有的主要领导人,他绘声绘色地描绘大家曾经遭受的苦难,以及现在仍然面临的威胁,最后他总结说,必须动用一切必要手段进入安条克,只要能拿下这座城市,任何方法都不妨一试。有几个领导者看出来了博希蒙德心中所想,他们声称,让一个首领得到大家辛苦得来的胜利果实是不公平的,运用诡计和花招来获得这座城市的方案也被排除,人们认为那些花招都是女人发明的。

博希蒙德在历史上被称为拉丁人的尤利西斯,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又散播了新的恐慌。很快,基督徒们都得到了消息,摩苏尔(Moussoul)亲王凯尔伯格(Kerboga)正率军前往安条克,他的手下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流域征集的二十万士兵。领导者们又进行了一次集会。博希蒙德大谈十字军现在面临的巨大危难,他说,时间紧迫,也许明天时机就错过了。他向领主们宣称,几个小时之内,十字军的旗帜就能飘扬在安条克城墙上,然后,他给领主们看了菲鲁斯的信,菲鲁斯在信中承诺,把自己掌管的三座塔楼交给十字军。但是他强调,他只愿意跟博希蒙德交涉,而且作为条件,必须由博希蒙德掌管安条克。危机日渐紧迫,逃跑有失荣誉,作战又太莽撞,所有的利益争端在危机面前都沉默了。除了不知变通的雷蒙德,所有的领导者都聚集起来,同意让博希蒙德来执掌安条克城;塔兰托亲王把行动时间定为第二天。

阅读 ‧ 电子书库

博希蒙德独自登上城墙。士兵们不愿登上城墙,博希蒙德就独自一人攀登上去,胆怯的士兵们没有陪伴在他身边。

为了确保守城的士兵不生疑虑,一队十字军战士在夜幕降临前几个小时离开营地,佯装沿着摩苏尔亲王要来的路打探情况。夜幕降临以后,他们又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安条克城墙下,停在了城市西侧,靠近菲鲁斯掌控的三姐妹塔(tour des Trois-Soeurs)。当安条克的守军都已经陷入沉睡,趁着夜幕,一个叫培扬(Payen)的伦巴第人按照博希蒙德的指示,借助皮革软梯爬上了三姐妹塔。菲鲁斯保证一切都准备好了,为了顺利实现计划,他刚刚还杀了一个他不信任的兄弟。博希蒙德亲自用皮革软梯登上去,其他的战士紧随其后,很快,十字军战士涌进了安条克的街道。超过一万居民在那天晚上丧生。阿锡安从东北部的一个小门出城,被一群亚美尼亚伐木工人认了出来,他们砍下了他的脑袋,并献给安条克的新主人。从那个时候起,博希蒙德的红色旗帜就飘扬在了城市最高的塔楼上。至于菲鲁斯的命运,他既没有从这次背叛中获得热情赞扬,也没有从中获得喜悦,他重新变成了基督徒,跟随十字军去了耶路撒冷,两年后以穆斯林的身份死去,一生被他反复背弃两方所厌弃。

就这样,在一〇九八年六月初,安条克城被攻克了。围城持续了将近八个月。十字军们用宴飨和舞蹈来庆祝他们的胜利,然而艰苦的日子还在等待着这座叙利亚城市的征服者。很快,城市被凯尔伯格的大军包围,基督徒们遭受了可怕的饥荒。这时,人们得知,阿历克塞皇帝正在安纳托利亚行军以援助安条克的基督徒,现已到达阿克谢希尔(Philomelium),然而,朝圣者绝望的境地被误传,皇帝又折返君士坦丁堡。

安条克被拿下了。这座城市的大本营建在东部的第三座小山上,此时仍然在土耳其人的控制之下。通过东北部的一个小门,土耳其守军每天都能得到凯尔伯格的支援,有时甚至跑到安条克的街上屠杀基督徒。可惜这些挑衅毫无用处!饥荒已经让朝圣者们变得忧郁颓废,对一切漠不关心。与灾难相伴而生的是宗教的救赎。深重的苦难激发了人们虔诚的幻想,这些幻想通过种种奇观得以落实;梦境和幻想都蒙上了一层宗教和先知的色彩,圣母玛利亚,基督,使徒和殉难者纷纷出现,宣称他们即将得到解脱。有一天,一个名叫巴特勒密(Barthélemy)的马赛穷苦牧师出现在了领主的议会上,他声称,圣安德烈三次出现在了他的梦里,使徒叫他到安条克城中的圣皮埃尔教堂,挖开主祭坛附近的地面,会找到当年刺穿救世主肋下的铁矛,把这件圣物高举在军队前面,就会让基督徒赢得胜利。首领们没有忽视这个建议,在指定的地方,果然找到了一支长矛。看到这样的神迹,所有的灵魂都迸发出了热情、希望、力量和欢乐,这些被饥荒吞噬的苍白游魂突然变成了无敌的战士。人们决定向凯尔伯格开战,营帐遍布安条克城东部的高地与奥龙特斯河两岸。

阅读 ‧ 电子书库

基督徒军队从桥门出发,分为十二组,听从军令铺展开来,占据从桥门到黑山的整片山谷,在安条克北部等待了一个小时。这种布阵,让十字军战士得以阻止敌人接近他们包围起来的区域。很快,军号响起,战斗开始;扛旗兵们冲上前去。基督徒们曾经因饥饿而垂死,此刻却以奇迹般的热情发起猛攻,与摩苏尔苏丹旗下不计其数的战士短兵相接:胜利属于十字军战士;人类的勇气总能引起不同凡响的效果。根据历史学家的统计,在安条克和黑山之间的山谷、奥龙特斯河两岸以及通往阿勒颇的路上,有十万穆斯林丧生。凯尔伯格靠一匹快马得以逃生。四千十字军战士丧生。这一天,十字军得到了无数的战利品。他们花费了好几天才把所有战利品都运回城里。

十字军胜利以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安条克城里重建耶稣基督的祭坛,撒拉逊人的一部分宝藏被用来装饰基督教的神殿。然后,军中的王公贵族、安条克的大主教和高级拉丁教士一起写了一封给西方人民的信,向他们讲述了朝圣者的艰辛和胜利。


注释

[1] 旧时金、银币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