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从离开安条克到抵达耶路撒冷

(一〇九九)

战胜的十字军士兵们要求早日踏上前往耶路撒冷的旅途,然而将领们却暂时搁置了夏天的热情,等待秋天再出发。延迟的原因并非王公贵族们习惯拖沓,个人勃勃的野心让他们忘记了十字军东征的虔诚目的才是真正缘由。一场灾难首先延长了军队在安条克逗留的时间,恐怖的传染病从天而降,突然造成了大批朝圣者的死亡。这次瘟疫在一个月之内夺走了五万受害者的生命,其中最令人惋惜的莫过于主教埃德马尔的死亡。人们把其余的死者葬在了圣皮埃尔教堂。然而哀悼的场景和葬礼的情形并没有消解世俗的野心,埃泽萨亲王鲍德温与安条克亲王博希蒙德两人的财产令其他将领垂涎,引起了疯狂的嫉妒。图卢兹的雷蒙德在凯尔伯格战败的那一天就把自己的旗帜插在了安条克大本营上,拒绝移交给博希蒙德。为了让士兵们逃离安条克的瘟疫,也为了准备战争,首领们纷纷出城,在附近地区驻军。图卢兹的雷蒙德围困了卡赫拉曼马拉什(Marrah),该城坐落于哈马(Hama)和阿勒颇之间。当地军民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在弗兰德和诺曼底的贵族的帮助下,雷蒙德支撑了数周的血战,终于夺下了这座城市。攻克卡赫拉曼马拉什后,紧接而来的是对当地所有穆斯林的大屠杀。胜利者又一次遭受了饥荒的折磨,除了这些不幸,许多基督徒败给了他们与生俱来的野心。夺下卡赫拉曼马拉什又引起了新的争端,雷蒙德坚持自己占有这胜利的果实。许多朝圣者厌倦了没完没了的争执,自发地开始毁坏这座城市。很快,人们开始焚烧一切。雷蒙德与两位罗贝尔不得不放弃令人悲伤的卡赫拉曼马拉什,途经霍姆斯,穿过黎巴嫩的山脉,在一座腓尼基城市阿尔克(Archas)附近安营扎寨。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领主们在附近不断地南征北战,只能激怒不耐烦的基督徒民众,民众们一心只想前往耶路撒冷,完成心愿。秋天到来时,出发又一次被延误了,这次的原因是天公不作美,冬雨纷纷。直到一〇九九年三月,十字军才终于作出决定,离开了安条克。在这被历史铭记的一年,戈弗雷与弗兰德伯爵进军老底嘉,博希蒙德与他们一同行至这座城市,但是立刻掉头回到安条克,他总是担心有人要窃取他的城市。接下来的路线是,戈弗雷和弗兰德的罗贝尔夺下了塔尔图斯(Tortose),又围困了朱拜勒(Gibelet),他们在那里没有耗费太多时间,很快,所有的十字军都来到了阿尔克城下会师,雷蒙德已经围困这座城市多时了。就在围困阿尔克的过程中,人们开始怀疑在安条克发现的那根长矛的真实性。为了停止人们的争论,巴特勒密牧师不得不同意以身验圣物。人们在一片广阔的平原中架起火堆,当着基督徒军队的面,马赛牧师只穿了一件简单的内衣,带着用丝绸包好的圣铁,走进熊熊燃烧的烈火,过了一会儿工夫,又从火中出来。几天以后,巴特勒密死了,只能怪他为了热忱的信仰,把自己逼到了不得不验证自己言论的境地,而证据是致命的。在围困阿尔克的时候,有两位使者来访,一位是皇帝阿历克塞的使者,十字军对其敷衍了事,另一位是开罗哈里发的使者。哈里发的使者同意让出耶路撒冷,但是他对基督徒们说,圣城只为放下了兵刃的朝圣者而开。十字军战士拒不接受埃及哈里发的提议和威胁,并对其嗤之以鼻。这件事成为了一个信号,敦促军队尽快前往耶路撒冷。

在安条克城下的三十万基督徒军队又折损了五万战士。然而这支队伍接下来没有白白浪费一兵一卒,仍然令人闻风丧胆的黎波里(Tripoli)的埃米尔 [1] 败于一场血战后,用贡品买来了城市的和平。朝圣者穿过了贝鲁特(Beyrouth)、苏尔(Tyr)和赛达(Sidon)的土地,途中没有遭遇一个敌人。这些城市的掌权者纷纷为十字军送上粮食,他们言辞恳切表示臣服,希望得到和平。富饶的腓尼基大地在十字军眼前展现了它无尽的宝藏,在军队中散布了喜悦,应许之地的欢欣景象就在眼前,黎巴嫩的基督徒们纷纷前来欢迎他们的解放者和兄弟。军中充满了欢乐,在这充满活力的希望中,十字军再一次成为了纪律和虔敬团结的典范。在经过托勒密(Ptolémaïs)的时候,当地埃米尔承诺,一旦十字军夺下耶路撒冷,这座城市会立刻投降。迦密山(Carmel)、凯撒利亚(Césarée),卢德(Lydda)和拉姆拉(Ramla)—个接着一个出现在朝圣者的眼前。所有这些地方都有许多虔敬的遗迹,让基督徒们重新感受到了拉丁文化的主导力量。多么令人难以置信啊!领导者们在拉姆拉商议,是否应该去围困开罗或者大马士革。十字军的领主们离耶路撒冷只有不到十古里的距离,这座城市是完成他们此次艰苦而光辉的朝圣的终点,然而他们的勇气却在靠近这座城市的时候踟蹰了,置身险境的感觉很快被战功的回忆和圣地周围的景象吞没。最终大家一致决定,进军攻打耶路撒冷。

阅读 ‧ 电子书库

巴特勒密忍受熊熊烈火的煎熬。马赛的牧师巴特勒密为了证明自己的诚实,决定手拿圣铁走进烈火。

阅读 ‧ 电子书库

通往耶路撒冷之路。光辉的天使在黑夜引领十字军前进。

对于基督徒军队来说,到达耶路撒冷的那个夜晚是一个不眠之夜,他们已经战胜了多少困难,承受了多少苦难,才到达这十字军东征的神圣目标!十字军战士们虔诚又不耐烦地抱怨漫漫长夜。黎明的第一缕曙光到来之际,不止一个十字军战士已经举起了旗帜。耶路撒冷城看起来还很遥远,到达那里,才能体会到这座圣城的光辉。六万名朝圣者在犹大山地(Judée)行走了几个小时,视线始终盯着橄榄山(mont des Olives)将要浮现出来的方向。一路上,人们是多么热情洋溢,骷髅地之上,当这座城市的城墙和塔楼终于出现在眼前,人们又流下了多少欢乐的泪水!骑兵们跳下马匹,赤脚奔向圣城。人们喃喃自语,人们精疲力尽,祈祷和重复了一千遍的“耶路撒冷”的呼喊响彻大地,尽情表达十字军的感动和热情。

阅读 ‧ 电子书库

祝福。在繁星之下,十字军战士们聚集在一起祈祷。

阅读 ‧ 电子书库

十字军第一眼看见耶路撒冷时热切的激动。一〇九九年十月六日,十字军看到了耶路撒冷城,他们以胜利者的姿态高喊战斗的口号。


注释

[1] 阿拉伯国家的贵族头衔,此封号用于中东地区和北非的阿拉伯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