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从戈弗雷当选到亚实基伦(Ascalon)之战

(一〇九九年)

战利品的分配并没有引起动乱,根据在最后一次进攻之前敲定的协议,占领一座房子或其他建筑的第一个人对其拥有所有权。一个十字、一个盾牌或者挂在门上的任何标志都可以表明征服者对其享有的所属权。耶稣基督的神职人员、孤儿和穷人可以分得一部分从敌人手中夺来的财产。奥马尔的清真寺里藏着无数宝藏,十字军发现了这些财富以后,将其分给了唐克雷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短短几天之内,耶路撒冷城中更换了居民,更换了法律,也更换了宗教。拉丁人首先想到,必须任命一位国王来维护和保持他们的战果。王公贵族们召开了议会,被提名可以胜任掌管耶路撒冷的人中,最有可能当选的有戈弗雷、弗兰德的罗贝尔、诺曼底的罗贝尔、图卢兹的雷蒙德和唐克雷德。弗兰德的罗贝尔一心希望返回欧洲,他因为在圣战之中的赫赫功绩而得到了“圣乔治之子”的头衔,对此他已经心满意足;诺曼底公爵的勇武永远多于雄心;至于唐克雷德,他所追求的只是军中的荣耀,认为骑士的头衔远远好于国王的头衔;剩下的就是戈弗雷和图卢兹的雷蒙德了。图卢兹伯爵的野心和顽固的骄傲没有赢得朝圣者的信任和爱戴,看来有机会当选国王的,就只有比利时公爵了。最终的结果由十人的议会选出,投票的十个人都是神职人员和军队中有口皆碑的公正者。议会仔细斟酌了军中每个领导者的意见,甚至还走访了王位候选人的亲信和侍从,最终宣布由戈弗雷登上王位。选举结果得到了大家的热烈赞同,戈弗雷拒绝了王冠和国王的头衔,说他不能在救世主以苦难为冠冕的城市里接受一顶金子做的王冠。最终,他同意使用圣墓守护者或圣墓爵士这样谦卑的头衔。

新王国的首脑被选出来了,现在还要选择一个耶路撒冷教堂的领袖。在归于拉丁人管辖的城市里,当人们选举主教职位时,大部分候选人都用阴谋和手腕代替了道德和虔诚。自从随军漂泊的教士们失去了埃德马尔主教,他们就失去了智慧的指南,失去了虔敬的导师,几乎没有德行和智慧都可以胜任这个职位的人选。最终,诺曼底公爵的神甫阿尔诺(Arnould de Rodès)被任命为耶路撒冷的主教,然而他的德行也并非无可指摘。他一登上这个神圣的职位上,就对所有人宣称,唐克雷德在奥尔马的清真寺里发现的巨大财富应归圣墓教堂所有,唐克雷德只能从清真寺的宝藏里抽取七百马克。

耶路撒冷被基督徒攻占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东方。叙利亚、奇里乞亚、美索不达米亚和卡帕多细亚的基督徒们大量涌入耶路撒冷,有些人是为了寻找安身立命之处,有的人是为了参观圣地。福音书的信徒们都欢欣不已,然而开罗、大马士革和巴格达则笼罩在沉重的忧郁之中。伊玛目和诗人为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哭泣,一位伊斯兰教的诗人说:“昔日叙利亚的主人,我们的兄弟,再也无处安身,骆驼背上才是他们的家,抑或是秃鹫的腹中。”底格里斯河两岸和大马士革的穆斯林很快集结成一支人数不断增加的埃及大军,准备攻打巴勒斯坦的新主人。戈弗雷得到消息,不计其数的敌人组成了军队,已经穿越了加沙地带,三天之内就可以到达耶路撒冷的城门下。十字军战士决定主动迎战。

十字军在拉姆拉集结,军队向南方行进,左边是犹大山地,右边是海岸上不断累积的沙洲。他们穿过伊波林(Ibelin)(迦特老城),以革伦(Ekron)和阿什杜德(Azot)的土地。十字军从俘虏口中得到情报,穆斯林军队就在亚实基伦平原驻军,与基督徒相隔仅一个小时的行程。八月十四日,天色刚亮,传令官就宣布了作战的消息,耶路撒冷主教在行伍之中展示了真十字架,这是征服圣城的拉丁人眼中最宝贵的战利品。很快,十字军就来到了亚实基伦平原上,出现在敌军面前,阵营东部靠着连绵的山峦,西部直抵拦住大海的高地,西南延伸至无垠的沙洲。亚实基伦城就建在西方的高地上,埃及军队在平原西南的沙山脚下列阵。

阅读 ‧ 电子书库

真十字架。十字军战士一看到真十字架就迸发出满腔热情。

阅读 ‧ 电子书库

找到真十字架。人们在耶路撒冷找到了真十字架,并把它安置在复活教堂,十字军对真十字架顶礼膜拜。

戈弗雷、图卢兹的雷蒙德、唐克雷德和两位罗贝尔分别占据着最适宜进攻的位置。基督徒战士总计还不到两万人,穆斯林军队旗下却集结了三十万人,而且还有一支埃及舰队在海上待命。尽管如此,当十字军勇敢地从天而降,突然出现他们面前时,穆斯林还是措手不及。当拉丁人的第一批长矛呼啸着飞入敌军的队伍,埃及军队内部已经乱作一团。因此,战斗没多久就结束了。十字军将领们刚刚与敌军短兵相接,穆斯林军队就开始溃逃。大批敌人慌不择路,去往加沙的路上尘埃飞扬。有些人为了登上埃及舰队的船只跑向海边,他们中的大部分不是死于十字军剑下,就是被波涛吞没。许多穆斯林队伍表示愿意归顺。戈弗雷冲进敌军阵营,挥舞他的拉丁利剑,在这次新的战斗中上演了一场可怕的屠杀。根据历史学家记载,他屠杀敌人正如收割田垄上的麦穗,牧场上的草料。战场上留下的战利品充实了胜利的基督徒的财产,但是粮食并没有被带走,丢弃在败军的阵营。图卢兹的雷蒙德想要把亚实基伦据为己有,他和戈弗雷之间爆发了一场争执,军队本应立刻将征服的土地归给耶路撒冷的新王国统治,但雷蒙德为一己私利阻止了这项程序。

从亚实基伦回来的路上,走在基督徒军队最前面的图卢兹的雷蒙德带兵袭击了阿尔苏(Arsur)城,这座城市位于海边,与拉姆拉北部相距几小时的行程。阿尔苏的守军顽强抵抗,雷蒙德只好放弃继续围城。在离开时,他派人给守军带去口信,叫他们无需害怕耶路撒冷国王的攻击。没过多久,戈弗雷出现在阿尔苏城下,当地居民下决心死守这座城池。耶路撒冷国王得知,他们遭遇的抵抗是雷蒙德通风报信的后果,他气愤地以武力威胁雷蒙德,唐克雷德和两位罗贝尔试图让这两位兵戎相见的领主和解。最终,基督徒军队搁置内部矛盾,重新踏上回耶路撒冷的路。在圣城,迎接军队的是热情的欢呼和神圣的赞美歌。人们从亚实基伦带回了埃及军队的旗帜和军官的宝剑,并把它们挂在了圣墓教堂的柱子上。

阅读 ‧ 电子书库

戈弗雷要求凯撒利亚、托勒密和亚实基伦的埃米尔们缴纳供奉,以示对戈弗雷的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