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的两难情境

我们如何学会这种矛盾的工作态度?现代的年轻人又是如何学习成人生产工作所需的技能与纪律?这是很重要的问题,因为随着世代推移,工作逐渐变成模糊的概念,年轻人越来越不清楚自己以后可以做哪些工作,也不明白该如何准备。

过去在阿拉斯加、美拉尼西亚等渔猎社会,甚至今天的某些地区,儿童仍会自幼即参与父母的工作,此后循序渐进,终至和成人一样。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如今情况已全然改观。最近的一项研究中,我们询问了数千名美国青少年他们长大后希望从事哪些工作,结果见表3。

表3 美国青少年期望的工作

阅读 ‧ 电子书库

由表中可以看出,青少年想成为专业人士的比例比实际情况高出很多,如17%的人希望成为医师或律师。根据1990年的统计资料,这个数字较实际上医师及律师在劳动力市场所占的比例还高出15倍。此外,许多想成为职业运动员的青少年恐怕也要大失所望,因为他们高估自己的概率达500倍之多。尽管美国某些城市的非洲裔青年失业率高达50%,市区的少数族裔青少年期望拥有专门职业的比率仍不输给郊区富裕家庭的子女。

青少年之所以会对未来就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成人职业的快速变迁固然是原因之一,但也有一部分是因为他们远离工作机会,以致无缘认清成人的工作模式。

ESM结果显示,年轻人似乎很早就从长辈身上学会了这种对工作又爱又恨的矛盾态度。大约在10~11岁时,一般的社会模式便已在他们内心定型。一旦询问他们:现在做的事情比较像“工作”还是“娱乐”(或两者皆是、两者皆非),六年级的学生几乎会异口同声地回答:上学是“工作”,运动是“娱乐”。

有趣的是,只要被青少年认定为“工作”,他们通常都会说,此事关系自己的未来,需要十足的专注力,而且可激发高度自尊心。然而,在从事所谓的“工作”时,他们并不比平时快乐或有动机。另一方面,凡是他们认定的娱乐活动,虽然重要性较低、无须十分专注,但却往往令他们心情愉快、动机强烈。换言之,青春期末期的孩子已深具一种观念:工作是必需的但不愉快的,娱乐是愉快却无用处的。而且,这种观念还会随着他们进入高中而逐渐加强。

童年的态度会影响日后人生的体验与感受。不过,男女对家庭外的工作却有不同的体验与感受。

传统男性的角色认同与自尊是建立在向外撷取资源以养活自己与家人的能力上,不论男性由工作所获得的满意度是部分天生还是全部来自后天文化的熏陶,由事实可以看出,各地的男性若无法扮演养家之人的角色,多少总觉得不对劲。另一方面,女性的自尊则建立在创造适宜子女成长、让成人感到舒适的身心环境之能力上。不管我们如何努力摆脱对性别的刻板印象,男女角色之别始终无法彻底抹除。10来岁的男孩儿仍然希望将来成为警察、消防员或工程师,现代的女孩儿虽然也希望从事医生、律师等职业,但她们希望成为家庭主妇、护士或教师的比例仍远高于男孩儿。

话说回来,家务工作固然有益于妇女的自我形象,对情绪却帮助不大。妇女在烹调、采购、开车接送家人、照料子女时的情绪虽不好不坏,但打扫房子、整理厨房、清洗衣物、修理屋内器具及计算开支等,却一向是她们一天中感觉最差的时候。

工作固然具有严重的缺憾,但没有工作更糟糕。古代哲学家对无所事事虽有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但这种说法只适用于家有无数奴仆的地主,如果是收入不丰的人无事可做,恐怕更会导致自我形象的恶化及意志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