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 电子书库

第四章

休闲的利弊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休闲并不比工作更令人快乐,

拥有自由时间也不见得能提升生活品质,

除非当事人知道如何有效利用空闲时间,

但这份能力绝不是与生俱来的。

阅读 ‧ 电子书库

如果说此刻历史所面对的问题是人类尚未学会明智地运用闲暇时间,听来未免有些荒谬。然而,这却是20世纪中叶以来许多人关切的议题。1958年,精神病学进步工作组在年度报告的结论中提到:“对众多美国人而言,休闲是有害的。”还有人宣称,美国是否能成为文明大国,就要看人们如何运用空闲时间。

这些严重的警告究竟有何根据?在回答休闲对社会的影响之前,我们必须先探讨休闲对一般人的影响。由于历史是个人经验的总和,要想了解历史,必得先了解个人经验。

基于先前种种因素,我们知道,闲暇是人类最企盼的目标之一,工作是大家心中摆脱不去的恶事,若能放开一切、闲下双手,人们大概就能迈向快乐大道了。一般人认为,休闲娱乐无须动用任何技能,人人皆可为之。但有证据显示,事实恰好相反。休闲并不比工作更令人快乐,拥有自由时间也不见得能提升生活品质,除非当事人知道如何有效运用空闲时间,但这份能力绝不是与生俱来的。

20世纪初,心理分析师桑多·费伦茨注意到,他的病人在周日爆发歇斯底里症及忧郁症的概率远高于其他日子。他将这种症状取名为“周日精神病”。此后也有报告指出,法定假日或假期同样也是令人心神不安的时段。对一生献身工作的人而言,退休常导致慢性忧郁症。我们在ESM研究中发现,有目标可追寻的人,连生理状况也会比较好。由此可知,周末若碰巧独自一人、无事可做时,人们较易出现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