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间的心流差异

米兰大学的费弗及马西米尼在阿尔卑斯山某社区所作的研究显示了心流是如何由工作转移至休闲的。他们访问了蓬特雷塔兹村某个三代同堂大家庭的46名成员。这个偏远山村的居民虽已拥有汽车与电视,但从事的工作仍是传统的牧牛、木工及种植果树。研究者要村内的祖孙三代说出,自己如何及何时感受到生活中的心流(见图2)。

阅读 ‧ 电子书库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图2 意大利格里苏尼谷蓬特雷塔兹村某个三代同堂大家庭的心流活动分布图

由祖父母辈的报告显示,心流出现频率最高是在工作期间,大部分的心流体验都与工作有关,例如割稻谷、修谷仓、烤面包、挤牛奶、在菜园劳动。父母辈(包括年龄在40~60之间者)的报告则表明,工作与看电视、度假、看书、滑雪等休闲活动的心流频率不相上下。年纪最轻的子女辈在模式上正好与祖父母相反,他们的心流出现频率最低,而且多半来自休闲娱乐,如跳舞、骑摩托车、看电视等都是他们的最爱(图2并未显示各组受访者的心流频率,只能看出工作及休闲的个别心流比例)。

蓬特雷塔兹村三代间的落差并非完全来自社会变化,有些是各世代都会经历的正常发展模式,例如,年轻人多半偏爱人为冒险或刺激的娱乐。然而,这种常见的差异若发生在面临社会或经济变迁的社群中,情况必定更加严重。在这种情况下,老一辈仍能在传统生产工作中寻得意义,但子女或孙子辈却视此为无关痛痒的劳务,且日渐生厌,最后只好以娱乐作为防止心灵紊乱的方式。

在美国,例如亚美派(Amish)或门诺派教徒(Mennonites)等传统社群,都能将工作与心流结为一体。在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中,工作与休闲的界限并不明显,大多数的闲暇活动为编织、木工、歌唱或阅读,不论从物质、社会或精神角度看,这些活动都兼具实用性及生产性。当然,这项成果所付出的代价是维持古风、停步于科技与心灵发展的某一定点。难道这是同时兼具乐趣与生产的唯一方法吗?人们是否可能开发一套结合两者的生活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