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休闲时光

要想让闲暇得到最妥善的运用,就得付出工作般的专注与才智。主动式休闲有助于个人成长,但过程却不轻松。过去,休闲的正当性来自于带给人们试验或发展技能的机会。事实上,在科学及艺术成为专业之前,绝大多数的科学研究、诗歌、绘画及乐曲创作都在闲暇时间进行。

奥地利遗传学家孟德尔著名的基因实验原是他的嗜好;美国物理学家富兰克林研磨镜片、试验避雷针,也是基于个人兴趣,而非工作需求;美国诗人埃米莉·迪金森创作出无与伦比的诗词,目的也是为了寻求生活的宁静祥和。如今,却似乎只有专家才对这类议题有兴趣,外行人若想涉足这些专有领域,肯定会遭人嘲笑。然而,这些业余人士基于喜爱而去做,反而为自己的人生与别人的生活带来了乐趣。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并非只有出类拔萃的人才会善用休闲时光,所有富于文化个性的歌曲、纺织品、陶器及雕刻等民俗艺术,都是平凡人利用工作及维持类活动的剩余时间,将才能加以发挥的结果。倘若我们的祖先闲暇时只进行被动式娱乐,不将它视为发掘知性与感性的机会,真不敢想象世界会变得多么呆板单调!

现今我们所使用的消耗性能源,如电力、汽油、纸张、金属制品,约有7%是用在休闲娱乐上。像高尔夫球场的建造与灌溉、杂志的印制、搭乘飞机远赴度假胜地、电视节目的制作与播出、快艇的建造与燃料添加,样样都要消耗大量的地球资源。讽刺的是,我们从休闲中所获得的愉悦与乐趣似乎与消耗的能源量毫无关系——就算有,也是负面的。

必须动用人类技能、知识及情绪的低科技活动,并不比使用大量器材、靠外在能源代劳的活动差——事实上,两者的回馈相差无几。畅谈、读诗、园艺、担任义工或学习新事物所消耗的资源相对要少,但乐趣却不下于耗去10倍资源的活动。

既然个人生活的优劣大半取决于闲暇的利用方式,社会的优劣自然也受成员休闲活动的影响。可以想见,拥有如茵草坪、华美住宅的郊区居民,他们的生活可能一成不变、味同嚼蜡;如果你与某国的社会精英聊天发现,对方除了金钱、家庭、时尚、度假及闲言闲语,对其余话题都不感兴趣,你对这个国家的整体状况也不难窥知一二。然而在有些地区,我们仍可看到,退休的专业人士在吟诵图书馆的古诗,农民在弹奏乐器、撰写乡土的点点滴滴,继承和发扬先人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