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人际互动

在大多数的社会里,社会文化对人们的影响与塑造要比西方科技来得深。我们大多认为,个人潜能的开发一般来自于闲暇,至少在卢梭之后,我们是将社会视为个人充分发展的障碍。不过,传统上则认为,个人只有通过与别人的互动,逐步成型与修正,否则难以成器。这种观念尤以亚洲最为普遍,印度正是个很好的例子。

传统印度文化为了让人们在成长过程中循规蹈矩,着实费了很大力气。林恩·哈特在文章中提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在印度,人是在一连串的集体活动中被刻意、谨慎塑造出来的,这些活动被称为“生命循环”,对印度人的一生而言,它是最基本且必要的。

 

“生命循环”教导每个人新的行为规则,帮助他们度过人生的每个阶段。正如印度心理分析家萨达尔·卡卡尔半开玩笑的说法,“生命循环”是种适时且适当的仪式:

 

这种观念化的人生循环,遵循着一连串的阶段进展。各阶段各有其特有的“任务”,一旦开始,就必须循序渐进度过每个阶段。这项观念已在传统印度人的思想中根深蒂固……这种仪式的最主要动力在于,利用“生命循环”使儿童逐渐融入社会,以谨慎妥当的时间流程,带领他们脱离原有的母子共生状态,变成完完整整的社会成员。

 

社会化不仅能塑造行为,也能使个人的意识符合文化的期望与要求。当别人见到我们失败时,当我们达不到他人的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内疚。同样,各人心中对于自己是否符合社群期望的感受,也随文化不同而有巨大差异。例如,日语在独立、责任、义务等方面,拥有不同轻重程度的字眼,这些字义很难转译为英文,因为欧美社会中的个人并未经历到相同程度的感受。根据日本一位观察敏锐的记者龙新太郎的说法,一般日本人总是“跟着别人走,即使到海边游泳,也会避开空旷处,刻意选择一处拥挤的地点”。

由此可知,我们的身心都深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即使是我们的灵长类亲戚——住在非洲丛林及草原的类人猿也知道,自己若不被群体接受,就别想活太久,因为一旦被孤立,立刻就会成为花豹或土狼的猎物。早在远古时代,我们的祖先便已了解,自己是群居的动物,群居不光是为了安全,也是为了享受生活中的人际互动之乐。

希腊文的“idiot”(英语中是“白痴、傻瓜”的意思)一字,原意是“独居的人”,可见在他们的观念中,人若是断绝社群的互动,心智上便会陷入低能。近代文盲社会也认为,喜欢独居的人必定为女巫之流,因为正常人除非受外力所迫,否则绝不会离群索居。

既然人际互动对于意识的平衡稳定十分重要,我们不得不查清其中的道理,并学习将这种互动化为正面的体验与感受。就像做所有事情一样,要享受人际关系,必须付出代价。

若想充分享受人际互动,让心念常常保持条理分明,必须符合两项条件。首先,找出自己与别人目标的一致性,但这在原则上总是不易做到,因为互动的双方必然会追求各自的利益。然而在多数情况下,如果你认真找,至少都能找出一丁点儿共同的目标。其次,必须愿意关心别人的目标。这也不容易,因为每个人的精力都十分珍贵,一定不想浪费在别人身上。但唯有做到以上两点,才有可能从人际交流中得到无价的收获,体验到完美互动关系带来的心流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