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小事,重大发现

要想将缺乏挑战与变化的工作加以转变,符合人们求新求变及成就感的期望,还有一种类似的做法,但仍需要动用额外的精力,否则无法达成所愿。此法很简单,就是仔细注意工作的每一步骤,然后自问:这个步骤是必要的吗?谁需要它?如果真的不可省略,是否可以做得更好、更快、更有效率?还有哪些做法可使这工作更受重视?

通常,人们的工作态度是花很多心思去寻找捷径,以及设法减少工作量。但这种策略相当短视,假如能将等量的注意力花在寻找提高工作效率的方法上,人们想必能享受到更多的工作乐趣,甚至可能更加成功。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有些重要的科学发现就是这么得来的,这些科学家因为不敢对例行工作掉以轻心,以致留意到其中有不寻常的新现象,进而才获得重大发现。德国物理学家伦琴因注意到有些底片在黑暗中也会曝光,进而发现了辐射线。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留意到细菌在不洁、挥发的培养皿中生长欠佳,进而发现了青霉素。美国医学专家雅洛观察到糖尿病患者吸收胰岛素的速度比一般病人慢,与大家原先所想的正好相反,因而发现了放射免疫测定法。

在这些例子中(其他的科学发现也大同小异),原本平凡无奇的事都因当事者的留心而得以扭转,进而获得改变人类生活的重大发现。假如阿基米德坐入澡盆后只想到:“真糟糕,我把地板弄湿了,不知太太要怎么说我!”那么,人类可能还要再花数百年才能了解阿基米德原理。正如雅洛描述自己的经验时所说:“一旦有现象出现,你就知道事情发生了。”这听来简单,但因一般人多半不够专心,就算真有事发生,也会视而不见。

既然些微的改变足以带来重大发现,小小的调整必能让我们厌恶的例行工作转变成每日早晨引颈期待的专业化表现。

首先,我们得集中注意力,以便彻底了解发生之事及肇因。其次,不可消极认定眼前的方法是完成工作的唯一途径,而要考虑有哪些不同的做法,并加以试验,直到找出更好的方法。某些员工之所以能获升迁,接受更具挑战性的职位,通常就是因为遵循上述步骤行事。即使你不曾获得旁人的注意,若能采取此法,依旧可在工作上获得满意的成果。

我所见过最显著的例子,是一家影视器材组装工厂。厂内装配员大都觉得工作无趣,十分瞧不起这份工作。但后来我碰到李科,发觉他的态度截然不同。他打心眼里认为,这项差事很艰难,必须具备高超的技巧才做得来。事实证明他是对的。虽然他也和别人一样,必须做这些无聊的工作,但他训练自己像大师般气定神闲、巧妙伶俐。每天大约有400台摄影机传送至李科面前,他有43秒的时间检验音响系统是否符合规格。多年来,在试验各种工具及移动模式之后,他已能将检验每台机器的时间缩减至28秒。他就像打破奥运纪录的选手,深以自己的成就为荣。

李科虽未因这项纪录荣获奖牌,缩短组装时间也没有提高产量(因为整个装配线还是维持旧有的速度),但他仍为自己可以充分运用自身的技巧而兴高采烈。他说:“这比任何事情都还要好,比看电视好太多了。”由于目前的工作已达到他的能力极限,李科于是利用晚上的时间进修学位,希望在电机方面另开崭新大道。

若说缓解工作压力也必须利用这种方法,一点儿也不足为奇。压力是心流的障碍,在一般用法中,“压力”一词既可指我们感受到的张力,也可指外在成因。正由于这种模棱两可,人们就会错误地假设:压力必导致精神不适。

我要再次申明,这两者并无必然的联系:外在压力不见得会导致负面感受。当然,力不从心会令人备感焦虑,而且会不计一切避免焦虑,但人们对挑战或能力的认知相当主观,随时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