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家庭互动的心流

工作之外,另一个影响生活品质的重要因素就是你现有的人际关系。一般而言,工作与人际关系会相互冲突——如果一个人热爱工作,就可能忽略家庭及朋友,反之亦然。发明家拉比诺表示,他的妻子经常觉得遭到冷落,他的这段话也可以反映所有全心投入工作者的心声: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我非常投入目前从事的工作。我太忘我了,完全只想到自己。我听不到别人所说的话……眼中看不见任何一个人,而且我会刻意脱离人群。如果我不是发明家,从事的是规律性的工作,我就会多花一点儿时间在家里,对家人多付出一些关怀。由此可知,厌恶自己工作的人,或许会比较爱家。

 

这段话相当实在,理由很简单:注意力是一种有限的资源,当你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单一目标,便没有办法兼顾其他事物了。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你忽略其中任何一项,也不容易快乐。许多献身工作的人都深谙其中之道,因此会想办法补救,例如,找一个懂得体谅的伴侣,或是仔细分配自己的精力。关于这一点,诺贝尔奖得主鲍林就说得十分明白:“我认为自己相当幸运,因为我太太觉得,生活上的责任与快乐都来自家庭,即她的丈夫与子女。她所能作的最大贡献,就是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因此,她会打理好所有问题,好让我全心投入工作。”然而很少人(尤其是男人)会认为,自己像鲍林那么幸运。

若更实际一点儿,不妨设法平衡工作及家庭带给我们的回馈。尽管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家庭是他们一生中最在意的事,但实际行为能符合这一点的人却少之又少,尤其是男性。不错,已婚男性大多认为,他自己将生命奉献给家庭,由物质的观点来看,这点并没有错,但要维持一个家庭的运转,并非只要冰箱有食物、车库有两部车就可以了。

新的家庭形式相当脆弱,除非它能对成员提供内在助益,否则难以维持。若家庭互动可以带来心流,在自利原则下,成员便可继续彼此的关系。然而,大多数人都视家庭为理所当然,不懂得将原本基于外在责任规范而凝聚的关系,转变为因家庭乐趣而凝聚的崭新关系。夫妻下班后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通常期望家人之间的相处是轻松、不费力、增进活力的。不过,要从家庭关系中获得心流体验,一如其他复杂的活动,同样需要许多技巧。

加拿大作家罗伯特森·戴维斯对自己54年的婚姻为何如此幸福,有如下的解释:

 

在我们的婚姻中,莎士比亚扮演着极不寻常的角色,他是我们开玩笑、引用、参照的来源。这点十分深奥难解。我觉得自己出奇幸运,因为我们相聚的时光快乐无比,永远是一场惊奇之旅,而且迄今尚未抵达终点。我们的话仍未说完。谈话对婚姻的重要性,犹胜于床笫之事。

 

对戴维斯夫妇而言,共享心流之乐的技巧来自于两个人对文学的喜爱及知识。但我们大可以将莎士比亚转换成其他事物,例如某对夫妻60多岁才因一起尝试马拉松运动而得以恢复感情,也有人借由旅游、园艺或繁育纯种狗,而重拾甜蜜关系。若夫妻能相互关心或热衷于相同的活动,家庭便会因心流而更加巩固。

养儿育女理应是人生中最具回馈性的体验。但你若不能秉持像体育或投入艺术时的那份关注之心,情况可能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在研究母亲的心流现象时,玛丽亚·阿利森及玛格丽特·邓肯举了很多例子,说明费尽心力养育儿女,的确能为母亲带来乐趣。以下是一位母亲的心流体验:

 

当我和女儿一起做事时,当她发现新事物时,当她自创饼干样式、完成一项引以为傲的艺术作品时,都是我的心流时刻。她很喜欢读书,我们会一起读,由她先读给我听,我再读给她听。此时的我常常进入忘我境界,忘了周遭的一切,完全沉浸在眼前的事物中……

 

要想体验如此单纯的养育之乐,你必须花心思了解孩子有哪些引以为傲的事、对哪些事有兴趣,还得多花时间参与孩子的活动。唯有亲子间的目标互不抵触,并将精力投注在共同的目标上,相处才有乐趣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