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速度的需求

由于这种针对速度的转变,我们通过对调研的分析,希望识别那些最有能力快速提供洞察力并依据洞察力采取行动的企业。为了有效地满足日益增长的对速度的需求,企业需要加快行动,并且最大限度缩短从原始数据向基于洞察的行动转换的时间。这要求在企业内广泛采用分析技术,以及具备相应的技术能力,快速依据数据洞察采取行动。

·分析的普遍性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5 美元

——更全面地使用分析使整个企业能够快速而且精准地采取行动;

——数据多样性使企业能够创建更强健、更有意义的洞察,从而提高对业务产生更大影响力的概率。

·支持分析的技术能力

——速度驱动型企业必须能够管理可用数据的数量、多样性和速度;

——数据架构中的敏捷性和灵活性是提高速度的关键特征。

增强这两方面的能力是从企业文化层面接受大数据和分析,这需要企业领导层的支持、领导和投资。4

四个能力小组

通过对与分析能力相关的31个数据点进行聚类分析(详见:“关于本研究”),我们确定了四个独特的企业分组:领跑者、慢跑者、参与者和旁观者。

领跑者 占受访者的10%,大中华区领跑者占受访者的13%,这些数据驱动型企业在大多数业务职能部门中通过分析技术推动业务流程。

慢跑者 占受访者的14%,大中华区慢跑者占受访者的21%,主要利用分析技术实现运营的自动化和优化,但不会全面使用分析技术。

参与者 占受访者的45%,大中华区参与者占受访者的35%,这些有分析头脑的企业利用分析技术在多个业务职能部门中推动或改进某些业务流程。

旁观者 占受访者的31%,大中华区旁观者也占受访者的31%,在业务流程中仅使用最少量的分析技术,但期望——通常是不现实的——在不远的将来增强分析能力。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些分组,我们将它们绘制在一个行动速度矩阵中。横轴表示分析能力使用的广泛性,指出了分析能力在企业中使用的广度。纵轴表示支持分析的技术能力。在“广泛性”和“技术能力”的交叉点,我们发现了企业的分析速度与行动的程度,代表了企业在其数据生命周期内快速行动的能力(图6.4)。

阅读 ‧ 电子书库
资料来源:IBM商业价值研究院2014年分析研究。n=1086

图6.4 企业根据其快速管理数据和分析能力的准备程度而被分为四组

最有能力满足速度需求的是领跑者,它们创造了巨大的业务价值:

·69%的受访者表示分析对业务表现产生了显著影响。

·60%的受访者表示分析对收入产生了显著影响。

·53%的受访者表示分析使他们获得了显著的竞争优势。

另一组也不能忽视。尽管领跑者有深入的技术能力,并且在企业内全面使用这些能力,而另一组——慢跑者——有类似的深入技能,但仅在少数业务职能部门中。慢跑者通过分析影响业务表现(48%受访者表示有显著影响)和收入(49%)的能力不及领跑者,但分析对其盈利能力的影响最大:43%的受访者表示分析对盈利有重大影响,而对于领跑者,该比例为40%。

关于本研究
IBM商业价值研究院2014年全球分析调研全面考察了全球的企业、政府和其他机构的数据和分析能力使用情况。我们调查了67个国家的超过1000名业务和IT主管(图6.5)。
阅读 ‧ 电子书库
图6.5 本次调研受访者构成
本次在线调研持续了8周(7—8月),并使用了6种语言:英语、简体中文、法语、日语、俄语和西班牙语。有些受访者根据对主题的兴趣而自己选择,而且基于IBM的客户关系,我们也发出了更多调研邀请。调研主题包括高管活动、业务流程、数据管理实践、人力资源管理、能力衡量、软件使用和硬件实施。
调研设计的问题旨在帮助我们了解企业目前为何以及如何使用数据和分析技术。为了确定哪些能力最有助于通过使用数据创造价值,我们进行了广泛的调研,考察了50多个分析流程,并且了解了18种数据的收集程度,针对关键分析技术的数据分析技能水平,以及硬件、软件和数据管理组件的实施程度。
我们对调研数据进行了有机聚类,以确定这些企业从分析中创造最大价值的关键能力。
聚类分析——尤其是K-Means分割式聚类法——是当前社会科学和商业研究的最重要工具,用于产生功能性的、事后绩效细分。聚类分析的目标是开发功能性细分——即对衡量工具的反应与其他受访者不同的分组。用户不再被视为单一用户,因为受访者都被分组,也不按照先验描述(性别、婚姻状况、收入等),而是按照他们对调研问题的明确回答。

稍高于40%的参与者和稍低于40%的旁观者表示,他们通过分析技术对业务表现产生了影响,或者获得了竞争优势,这表示他们对分析技术所投入的资源的优化欠佳。

大中华区企业在分析对业务表现和收入产生的影响,以及创造竞争优势方面都与全球领跑者有较大的差距。这表示大中华区企业在分析领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