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谢

要写出一本书来,既少不了独自一人默默耕耘,也少不了团队的帮助支持,而我将永远感谢所有帮助我完成这本书的人。感谢本书的经纪人克里斯·达尔(kris Dahl),他旺盛的精力和非凡的效率让人佩服;感谢本书英文版的主编安迪·沃德(Andy Ward),他促使我对全书思路作了更深刻、更透彻的思考。感谢《纽约时报》的芭芭拉·施特劳赫(Barbara Strauch)多年来给予我的支持和建议,感谢《科学时报》的同事们给予我的帮助。感谢里克·弗拉斯特(Rick Flaste),是他在几十年前看到了行为科学是一个值得报道的主题,并把我带进一家长期坚持对这类科学研究作深入报道的杰出报社。

我的工作令我有机会接触到许多科学家,是他们的科学研究形成了本书的骨架。我借此感谢苏珊·科金、迈克尔·加扎尼加、丹尼尔·威林厄姆、菲利普·凯尔曼、史蒂文·史密斯、道格·罗勒、马修·沃克、亨利·勒迪格三世、哈里·巴利克、龙达·戴夫利,还有伟大的托德·萨克特(Todd Sacktor)。我尤其感谢罗伯特·比约克和伊丽莎白·比约克,他们不但帮我审核了很大一部分书稿,更帮我弄懂了一些让我最感吃力的科学原理。我还要感谢哥伦比亚大学社科图书馆及其工作人员,感谢他们协助我查找了诸多科研文献。如果书中还有任何错误,那都是我个人的疏忽。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我的每一个进步都离不开亲人以及朋友的帮助。感谢我的父母詹姆斯和凯瑟琳,以及我的姐姐蕾切尔,感谢他们给予我无限的关爱与支持,包容我的写作、自言自语和来回踱步。感谢我的兄弟西蒙和诺厄,还有我的女儿蒂比和弗洛拉,感谢他们帮我度过写作中的艰难困苦。感谢我的妻子维多利亚几乎天天帮我审稿,给我提了无数建议。特别感谢我的朋友马克·扎伦巴为我绘制书中的简图,还有汤姆·希克斯和约翰·黑斯廷斯,感谢他们在酒吧里倾听我一小时又一小时地诉说写作中的苦水,宽容我哪怕分摊结账时都停不下来的唠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