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与恶魔

“我不会阅读。”才讲完,我看他脸上的笑容快速消褪,回归原有的暗沉,于是赶紧说:“我可以学吗?”

这句话稍稍挽回那笑容,接着他望向别处。

“阅读是危险的,玫茉。”他说,并非把我当成小孩在对话。

“因为阿兹人害怕阅读。”我说。

他重新注视我。“他们是害怕没错。他们必定会害怕。”

“阅读不是恶魔或妖术。”我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恶魔或妖怪。”

他没有直接回应我,只望进我的眼睛;一个灵魂衡量着另一个灵魂。

“如果你喜欢,我会教你。”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