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货币形式

当这种特殊商品的自然形式同等价形式紧密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这种特殊商品就成为货币商品,也就是可以执行货币的职能。在商品世界中,这种商品特有的社会职能能够起到一般等价物的作用,不仅能够在第二种形式中充当麻布的特殊等价物,而且可以在第三种形式中把各种商品的价值体现出来,从而形成它的社会独占权。然而,在历史过程中,有一种商品就是金和银,可以夺得这个特权地位。因此,在第三种形式中,我们可以用商品金代替麻布,就得到以下公式:

20码麻布=2盎司金;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1件上衣=2盎司金;

10磅茶叶=2盎司金;

40磅咖啡=2盎司金;

1夸脱小麦=2盎司金;

1/2吨铁=2盎司金;

x量商品A=2盎司金。

当金代替麻布成为一般等价物的时候,一般的交换的形式即一般等价形式,可能会由于社会习惯最终地同商品金的特殊形式结合在一起。因此,在第一种形式向第二种形式过渡的时候,尤其是在第二种形式向第三种形式过渡的时候,麻布简单的相对价值表现就是在执行商品的货币职能。此时,等价物发生本质的变化,形成价格形式。

货币形式的出现,使商品内在的矛盾,即使用价值与价值、具体劳动与抽象劳动、私人劳动与社会劳动之间的矛盾,完全转变成为商品与货币的对立。因此,一切商品只有换成货币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商品的拜物教性质

从使用价值来看,商品是一种很古怪的东西。实际上,不论从商品自身的属性来满足人们需要的角度来考察,还是从它作为人类劳动产品具有属性的角度来考察,商品的神秘性质不过在于商品形式的本身,而不是来源于商品的使用价值。如果劳动产品采取商品形式的话,人类劳动的等同性就会获得劳动产品等同价值物的形式。因此,用劳动的持续时间来计量人类劳动力的耗费,就是取得劳动产品价值量的形式。当然,那些社会规定可以帮助劳动产品实现生产者的社会关系。

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下,劳动产品可以采取物与物关系的虚幻形式,转换为商品,就是成为可感觉的物品。当劳动产品一旦作为商品来生产的时候,商品就感染了拜物教的性质。当商品的价值可以用货币形式来表现的时候,拜物教同商品生产就分不开了。以上分析已经表明,商品世界的拜物教性质,是来源于生产商品的劳动所特有的社会性质。

阅读 ‧ 电子书库

淘银热

马克思说:“金银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金银。”金银是商品,也有价值,当它们越来越多地扮演了一般等价物的角色时,它们就成为了货币商品。图为冒险家们蜂拥而至当时秘鲁境内的波托西,征集印第安人去开采这个珍贵的银矿。在1550—1650年间,波托西的矿藏提供了全球60%的金属银,开拓了拉丁美洲和欧洲之间的贸易往来。

在它们的交换中,劳动产品可以与各不相同的使用对象性相分离,并取得社会等同的价值对象性。实际上,当商品交换已经十分广泛和重要的时候,劳动产品就可以分裂为有用物和价值物,而生产者的私人劳动也就真正取得双重的社会性质。一方面,生产者的私人劳动必须是有用劳动,是能够满足一定社会需要的劳动和社会分工体系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每一种有用的私人劳动只有在同任何另一种有用的私人劳动相交换的时候,生产者的私人劳动才能满足生产者本人的多种需要。当不同劳动的实际差别被抽去的时候,它们作为人类劳动力的耗费和人类抽象劳动所具有的共同性质,可以把私人劳动的双重社会性质,即私人劳动的有用性和社会有用性反映在劳动产品对别人有用的形式中,反映在实际交易和产品交换的过程中。

要考察劳动的社会化,我们没有必要回溯到文明民族的历史初期去讨论这种劳动的原始形式。举例来说,农民家庭为了自身的需要而生产的粮食、牲畜、纱和麻布等产品,不过是家庭劳动的不同产品,而不是用于交换的商品。当然,生产这些产品的劳动,如耕、牧、纺、织和缝等,不仅像商品生产一样,在这个家庭中形成自然的分工,而且会形成这个家庭的社会职能。虽然家庭内的分工和家庭各个成员的劳动时间可以由性别年龄上的差异以及季节的改变来调节,但是用时间来计量个人劳动力的耗费,个人劳动力就成为家庭共同劳动力发挥作用,从而表现出劳动本身的社会性。

设想在一个由自由人构成的联合体中,他们不仅会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而且会自觉地把他们的个人劳动力当作社会劳动力来使用。换而言之,只不过是鲁滨孙故事在个人身上的重演,而且是在社会范围内的重演。虽然鲁滨孙的产品只是他个人的产品,是他直接使用的物品,但是联合体的总产品一部分可以重新用作社会的生产资料,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当然,他们之间进行分配会随着社会生产机体本身的特殊方式和生产者相应的历史发展程度而改变。如果假定每个生产者在生活资料中得到的份额是由他的劳动时间决定,那么劳动时间的分配就调节着各种劳动职能同各种需要的适当的比例,能够起到双重作用,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商品生产之间的对比。作为计量生产者个人在共同劳动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劳动时间无论在生产上还是在分配上,都可以简单明了地计量生产者个人消费在共同产品中所占的份额。实际上,我在下面明确指出这种做法存在的前提,而且在计划经济时代里形成工分制的理论基础。当劳动生产力处于低级发展阶段的时候,劳动时间的双重作用就会激起存在于社会内部的矛盾,比如有人想超出计划分配的时间劳动,有人想少于计划分配的时间劳动,必然要通过外在的形式表现出来。

阅读 ‧ 电子书库

电视进入家庭

电视是劳动者生产出来的劳动产品,它的出现奇迹般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没有电视的现代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但电视作为商品,不管它的使用价值多么卓著,都不能让其产生神秘性质,唯有进行商品交换,使私人劳动在事实上转化为社会劳动的一部分,才会产生商品拜物教性质。

在商品生产者的社会里,生产者把他们的产品当作商品,而且通过这种物的形式,把他们的私人劳动当作等同的人类劳动来交换。在这种社会中,崇拜抽象人的基督教,特别是在资产阶级发展阶段形成的基督教,如新教、自然神教等等,都是最适当的宗教形式。实际上,在古亚细亚和古希腊罗马的生产方式下,产品可以变为商品,并把人作为商品生产者处于从属地位,从而使共同体走向没落。当然,真正的商业民族的确只存在于古代世界的空隙中,就像伊壁鸠鲁的神存在于世界的空隙中一样,比如犹太人只能存在于波兰社会的缝隙中。和资产阶级的社会生产机体相比,这些古老的社会生产机体尚未脱掉同其他人的自然血缘联系,是以直接的统治和服从的关系为基础的。随着计划经济时代的阶级斗争扩大化,直接的统治和服从是以维持计划经济为基础的,而劳动生产力的低级发展阶段和物质生活生产过程内部的关系是它们存在的条件。在古代的自然宗教和民间宗教中,这种实际的狭隘性常常反映在实际日常生活的观念中,反映在人与人和人与自然之间极明白而合理的关系中。当现实世界的宗教反映消失以后,社会生活过程即物质生产过程的形态,不仅需要有一定的社会物质基础或一系列物质生存条件,而且是在长期痛苦的历史发展过程中,一直处于人的有意识有计划的控制之下,形成劳动力自由结合的产物。

阅读 ‧ 电子书库

农耕家庭

冬季农耕人家仍从事着家庭分工后各自不同的劳动。人们周而复始的共同劳作正是直接社会化的劳动。图中是来自荷兰的每日祈祷书上的手抄本绘画,描绘的是15世纪晚期北欧的农耕人家。

5秒钟经济学
货币
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或其价值符号。人类社会起初并无货币存在。货币是商品交换的长期发展过程中分离出来的特殊商品,当一般等价物逐渐固定在特定种类的商品上时,它就定型化为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