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相对剩余价值

到现在为止,工作日生产劳动力价值的这一部分通常被看作是不变量,是在一定的生产条件下,尤其是在现有的社会经济发展阶段上,必要劳动时间之外的工作日时间决定剩余价值率和工作日的长度。换而言之,必要劳动时间是不变的,而整个工作日是可变的。假定一个工作日的总长度以及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划分是已定的,用ab段代表10小时必要劳动,bc段代表2小时剩余劳动。那么,怎样生产才能增加剩余价值或延长剩余劳动呢?

尽管工作日的界限ac已定,bc仍然可以延长,可以越过它的终点,甚至是越过工作日ac的终点。举例来说,一个12小时工作日ac中,b可以移到b',而bc就延长到b'c,剩余劳动就增加一半;虽然工作日仍旧是12小时,但是必要劳动时间可以从ab缩短到ab',就是从10小时缩短到9小时,而剩余劳动就从bc延长到b'c,就是从2小时增加到3小时。显而易见,必要劳动的缩短同剩余劳动的延长是相适应的,而工人也使一部分为自己耗费的劳动时间转变成为资本家耗费的。当然,这里改变的不是工作日的长度,而是工作日中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划分。

广告:个人专属 VPN,独立 IP,流量大,速度快,连接稳定,多机房切换,每月最低仅 10 美元

一般来说,在工作日长度已定的情况下,剩余劳动的延长必然是由于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劳动力的价值必须降低1/10,必要劳动时间才能减少1/10,也就是从10小时减到9小时,从而使剩余劳动从2小时延长到3小时。

假定一个鞋匠一个工作日内可以做一双皮靴,如果使他的劳动生产力提高一倍的话,现在就可以做两双皮靴。因此,劳动力价值的降低要求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当然,把劳动生产力提高一倍不需要改变劳动资料或劳动方法,只要求劳动生产条件或生产方式发生革命。一般来说,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指劳动过程中的这样一种变化,不仅能够缩短生产某种商品的社会必需劳动时间,使少量劳动获得生产较大量使用价值的能力,而且可以变革劳动过程的技术条件和社会条件,从而变革生产方式本身。总之,通过提高劳动生产力来降低劳动力的价值,就可以缩短再生产劳动力价值所必要的工作日部分。

通过延长工作日而生产的剩余价值,叫作绝对剩余价值;通过缩短必要劳动时间而生产的剩余价值,叫作相对剩余价值。因此,要降低劳动力的价值,就必须提高这些产业部门的生产力。然而,商品的价值不仅取决于劳动的价值,而且还取决于生产该商品的生产资料,比如皮靴的价值不仅取决于鞋匠的劳动,而且还取决于皮革、蜡和线等的价值。另外,那些为生产必要生活资料提供不变资本物质要素的产业部门生产力的提高,尤其是那些生产日常生活资料能够决定劳动力价值的部门,它们商品的便宜也会降低劳动力的价值。

阅读 ‧ 电子书库

吹氧法的应用

通过劳动变革过程中技术条件和社会条件的改善,提高劳动生产力,缩短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以较小的劳动量获得较大的使用价值。英国发明家亨利·倍斯麦吹氧法是用一股氧气烧去熔铁中多余的碳从而制造出高强度的钢,其应用使人类迈进了钢铁的时代。图为1948年在伯利恒一家钢铁厂里,所熔铸的一块2200吨重的磁铁,其吸力能使原子以每秒16万英里的速度移动。

当然,便宜的商品只是相应地按照该商品在再生产中所占的比例去降低劳动力的价值而已。举例来说,衬衫是一种必要的生活资料,却是多种必要的生活资料之一,它的便宜只会减少工人购买衬衫的支出,不能减少必要生活资料的总和。实际上,由各种商品和产业部门的产品构成的生活资料总和中,每种商品的价值总是劳动力价值的相应部分。随着劳动力再生产所必要劳动时间的减少,劳动力价值也会降低,而且这种劳动时间的全部减少等于所有生产部门劳动时间减少的总和。当然,我们会把这个总结果看成是个别场合的直接结果和直接目的。因此,一个资本家提高劳动生产力来使商品便宜,绝不是抱有降低劳动力价值和减少必要劳动时间的想法,但是他最终促成一般剩余价值率提高的结果。当然,我们必须把资本同这种必然趋势的表现形式区别开来。

为理解相对剩余价值的生产,我们会用6便士或1/2先令来表示一个劳动小时的价值,而12小时工作日的价值就用6先令来表示。在一定的劳动生产力的条件下,假定12个劳动小时内能够制造出12件商品,每件商品用掉的生产资料和原料的价值是6便士,每件商品花费1先令,其中6便士是生产资料的价值,6便士是加工时新加进的价值。如果资本家使劳动生产力提高一倍的话,就是12小时工作日能够生产24件商品,每件商品的价值就会在生产资料价值不变的前提下降低到9便士,其中6便士是生产资料的价值,3便士是劳动新加进的价值。当然,一个工作日仍然同从前一样只创造6先令新价值,只不过现在这6先令的新价值只是原来分摊在每件产品上总价值的1/2。就每件产品来说,生产资料变成产品不再像以前需要一个劳动小时,而是半个劳动小时。此时,这个商品的个别价值低于它的社会价值,就是说这个商品所花费的劳动时间少于社会平均的劳动时间。在生产方式发生变化以后,每件商品平均花费1先令,但是商品的现实价值不是它的个别价值,而是它的社会价值。换而言之,商品的现实价值不是用生产者在个别场合实际花费的劳动时间来计量的,而是用所必需的社会劳动时间来计量。因此,采用新方法的资本家会按1先令的社会价值出售自己的商品,就是通过提高劳动生产力来获得3便士的超额剩余价值。

阅读 ‧ 电子书库

劳动资料的供给

商品的生产不仅取决于劳动力,而且还受制于提供劳动资料和劳动材料的生产。原料生产力的提高,或低廉的价格,会使商品的价格也随之下降。图中家庭出产的羊毛就是生产材料的来源。

虽然剩余价值的增加依靠必要劳动时间的缩短和剩余劳动的相应延长,比如12小时工作日的产品价值是20先令,其中12先令属于生产资料的价值,8先令体现一个工作日的价值,但是生产力特别高的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所创造的价值要比同种社会平均劳动的要多。因此,12小时的同类社会平均劳动只表现为6先令,而生产力高的工人用不着像过去那样,需要10小时去创造5先令的劳动力日价值,只需7.5个小时就够了。由此可见,资本家采用改良的生产方式不仅可以在一个工作日中占有更多的剩余劳动,而且可以促进新的生产方式的普遍采用,降低商品的个别价值和社会价值之间的差额。由劳动时间决定价值的规律,使采用新方法的资本家感觉到,他必须使自己的商品低于社会价值,迫使他的竞争者也采用新的生产方式。当然,只有当劳动生产力的提高扩展到同生产必要生活资料有关的生产部门,构成劳动力价值要素的商品才会便宜起来。

阅读 ‧ 电子书库

工人阶级的贫困生活

近代科技不断发展,机器大量普及,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失业,也加剧了工人阶级的贫困。图为20世纪上半叶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正处于失业危机中的家庭,其乐融融的家庭气氛掩饰不了木板房的简陋和生活的贫困。

阅读 ‧ 电子书库

英国炼铁工人

资本家提高劳动生产力是为了缩短生产商品的必要劳动时间,相对延长剩余劳动时间,他们所得到的利润都来源于工人在生产商品过程中所创造的价值和剩余价值。图中英国炼铁工人长达十五六个小时的工作日,却收入微薄,常处于失业、饥饿和贫困之中。

商品的价值与劳动生产力成反比,而由商品价值决定的劳动力的价值也是如此。随着生产力的提高,相对剩余价值会与劳动生产力成正比,并随着生产力的降低而降低。一般来说,在货币价值不变的情况下,12小时社会平均工作日总是可以生产6先令的价值,而不管这个价值额在劳动力价值和剩余价值之间的分割。由于生产力的提高,劳动力的日价值会从5先令下降到3先令,而剩余价值就从1先令增加到3先令。当然,再生产劳动力的价值从以前的10个劳动小时转化到现在的6个劳动小时,而空余的4个劳动小时可以并入剩余劳动的范围。因此,提高劳动生产力来使商品便宜,并使工人本身便宜,是资本的内在的冲动和经常的趋势。

当然,生产商品的资本家不会关心商品的绝对价值,他关心的只是商品所包含的剩余价值。虽然剩余价值的实现本身就包含着预付价值的补偿,但是由于相对剩余价值的增加和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成正比,商品价值的降低和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成反比。换而言之,使商品便宜的过程会使商品中包含的剩余价值提高,而只是关心生产交换价值的资本家也会力求降低商品的交换价值。这个谜底也就是政治经济学奠基人之一魁奈用来为难论敌的那个矛盾。因此,在资本主义生产中,发展劳动生产力的目的是为了缩短工人为自己劳动的工作日部分,并以此来延长工人无偿为资本家劳动的工作时间。

5秒钟经济学
超额剩余价值
同一生产部门的资本主义企业之间,在生产技术和经营管理等方面存在着差别,因而这些企业生产出来的商品的个别价值也必然是参差不等的。但商品不是按照个别价值、而是按照由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社会价值出售的。那些采用先进技术、劳动生产率较高的企业,其商品的个别价值低于社会价值,但仍按社会价值出售,因此它会比其他企业多得到一部分剩余价值,这就是超额剩余价值。